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25章:孩子消失了(十六)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是。”鬼浦毕恭毕敬地接令并迅速离开。

安排好一切,血也采集好了,贺弘睿拉起我的手就要走,“我们去看看夏真的吊水挂完了没有。”

“我自己会走。”我把手抽了出来。

狄连接了很久的电话,这会儿放了下来,一脸严肃地对贺弘睿说:“狼堡出了一些事……”说完看了我一眼。

贺弘睿秒懂狄连,“那还不快回去,你那融灵血珠本少主可不稀罕,一拿出来立即差人送还,至于……”也看了我一眼,“这边的事就不劳烦狼王了,我们自己会想办法解决。”

我点点头,“快回去吧,狼堡才刚经历大劫,不能再有动荡了,你身为狼王,保护狼子狼孙才是你的责任,要以大局为重。”

“什么,公孙迅你要去哪里?”慕容凝和花之云异口同声地问道。

司徒宝呛声道:“我们队长要去哪里还要跟你们报道啊?女人真是麻烦。”

他们只知道公孙迅还有一个外号叫“狄连”,并不知道公孙迅的身体里住着一只千年狼妖,依旧把他当探险队领队的队长。

“哟,我还以为你也是女人呢?”慕容凝盯着司徒宝的胸看,趁他不注意,迅速用指头戳了一下。

司徒宝大惊,捂着胸口一副被侵犯的委屈,“讨厌,谁是女人了?人家不过是比较有品味罢了,是你这男人婆不懂得欣赏。”

慕容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揪住司徒宝的耳朵,抓狂地骂道:“死娘娘腔,老娘现在这么有女人味,头发都烫成大波浪,妆也画了,丝袜也穿了……”

“都闭嘴吧,等会儿把那母夜叉护士长又给招过来。”狄连说。

吵架的二人赶紧分开,互相把眼睛白的地方露给对方看。

教训完咶噪的小伙伴,狄连把目光又移回到我身上。

“好,那本座先回去一趟,你小心点!”狄连满脸写着“不放心”,瞟了一眼贺弘睿,突然坏心大起,勾起坏笑说:“哥一办完事马上就回来,不要太想哥,三餐要照常吃,觉要好好睡,否则要是瘦了,哥可是会心疼的。”

“不要开玩笑了,快去吧?”我心累极了,一点开玩笑的心思也没有。

“快滚,最好不要再回来。”贺弘睿气得鼻子都要冒烟了。

狄连笑嘻嘻地跑了。

“鬼浦走了,出院手续我们得自己办了。”贺弘睿扬了扬手上的医生同意出院单,信步离开。

“我跟你一起去。”说着跟了上去,与他并肩而行。

医院门诊大厅里人来人往,迎面走来几个病人家属,与我擦肩而过。

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突然闪进我的脑子里,我情不自禁地回头。

一个穿灰色夹克的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戴的黑色鸭舌帽上印有一个小小的白色骷髅图,整张脸都藏在鸭舌帽下,很神秘的感觉。

很快的,男子走远,没入人群当中,我仔细地找了找,没再看到他。

“在看什么?”贺弘睿办好手续过来找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注意那个男子,记忆里没有认识这样的人,“在看一个男人,感觉他有点神秘。”

回答得毫不避讳,贺弘睿倒是有些不满了,看了看那走远的背影,进而幽深地看着我,眯起眼睛让自己看起来也能神秘一些,然后自我补脑:“神秘?是那种好像别人都欠了他一个亿似的傲慢之人吗?你喜欢那种类型的?”

“那叫高冷男神!”我随口补充加以纠正。

“那玩意儿我也会。”他说完立马变得冰冷,一双眼睛仿佛蒙上一层冰霜,把话说得非常的严肃。

噗,我清了清喉咙,“咳咳,去看夏真吧?凝儿他们不想去,先回酒店了。”

“好!”贺弘睿帅气甩头,先我一步走了,举手打了一个响指:“let`s~go!”

突然发现贺弘睿认真甩帅的样子好可爱,他的脸跟果果的脸在我心里重合,使我不禁莞尔,想到果果,担忧、难过的情绪再次袭卷而来。

天知道,我多想任着性子自己满世界地找果果去,可是理智告诉我,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找到果果的机率小之又小,我需要大家的帮助。

想要大家帮我找果果,我就不能变成疯子。

看着他那闲庭信步的样子,我郁闷地叹了口气,随即跟上贺弘睿。

大厅停留了这么一小会儿,耽误了一些时间,当我们去找夏真的时候,她已经吊完瓶,准备出院了。

夏真整装坐在床沿,眼睛一直盯着门口,病房的大门是敞开的,我们一出现,夏真喜出望外,“贺大哥,你怎么才来?”

小碎步跑了上来,亲昵地挽住贺弘睿的手臂,笑若春华,明媚动人,一点也不像病人。

贺弘睿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脸色,转头对我说:“夏真的脸色不错,看来那石头虽然被贾东升给拿走了,但对夏真的病还是起到了一点作用。”

这么多年,我和爷爷挣的钱大部分都花在夏真的病上了,这病有多难治,我是最清楚的,现在夏真的病有起色,那真的是一件大喜事。

“嗯,确实好了很多。”我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希望以后不会再复发。”眼睛不由自地的偷看夏真攀在贺弘睿手臂上的手。

说到复发,夏真又有些沮丧了,“医生说了,还是有可能会复发的,毕竟治标不治本。”

“你的主治医生是谁?我去问问。”我看了看夏真床头上的记录表,主治医生叫袁旬。

夏真说道:“他已经下班走了。”

贺弘睿不着痕迹地拉开了夏真的手,抬起手看手表说:“还没到下班时间怎么就走了?”

“可能家里有事吧?”夏真乖巧地笑着,又想去挽贺弘睿的手臂。

在夏真的手还没碰到贺弘睿之前,我推着她往外走:“那明天我再来找他问问。走,先回酒店吧?”

我好像是故意的,当时想也不想的就那么做了,做完后又觉得后悔,他们是青梅竹马的“兄妹情”,有一些兄妹间都会有的挽手动作,其实挺普遍的,可我怎么就不舒服了。

说好的放手呢?

走出病房后,贺弘睿去给夏真办出院手续了,他这一走,夏真的神情便开始有些失落,再也没笑过。

停车场里,贺弘睿还没出来,我和夏真在安静的等待中渡过,与夏真独处的感觉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多了尴尬少了以前的欢乐,不再融恰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