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29章:孩子消失了(二十)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好啊!”是很久没有一起走走了,夏真因为有严重孝喘没有什么朋友,我是她的姐姐也是她的朋友,那时候她可黏我了。

我们是步行去医院的,夏真坚持我也只好由她了。

路上,我们虽然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手拉着手走在阳光下,看着彼此笑,像小时候一样。

夏真,我们要是一直像现在这样该多好啊?

到了医院,护士告诉我们袁医生今天没来上班。

我向护士要了袁医生的电话,可电话一直没人接。

“算了,下次再来吧?”夏真拉了拉我的衣角,看起来有些疲惫。

“只好这样了。”我挂掉了电话。

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武警官手里拿着报告资料找我来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妙。

“姐姐,这个武警官好凶,女人也凶神恶煞得跟个男人似的,我不喜欢她。”夏真偷偷在我耳边说。

我笑了笑,“其实表面凶的人反而坦荡,没事的。”

“你是上官向薇吗?”武警官走过来一脸严肃地问,明明昨天才见过面。

“是的。”我回答。

“这是你们的dna检测结果。”她说着扬了扬手上的报告结果。

看着报告,我的心跳开始毫无章法地乱跳,紧张到不能呼吸。

都跟自己说过好多遍了,她肯定不是果果,可到了公布的时候,我还是害怕到不行。

“检测结果显示,游仇千和蓓夭夭才是游果果的亲生父母。”武警官宣布完,脸色却更差了。

听到结果,我一直悬起的心这才完全落下,吐出一口长气,“我就说嘛,我不是……”既然那尸体不是我的果果,那之前我们报的失踪案可就不能消了,“武警官,那你们警方可一定要继续寻找我女儿啊?”

“上官向薇,我现在郑重地警告你,不要再去骚扰游家夫妻了。”武警官说着就教训起我来了,“你都说那不是你女儿了,那你们干嘛还要跟人家抢……抢魂魄?当然,现在我们要讲求科学,不能迷信,但是你骚扰人家就是你们的不对了,人家的孩子才刚死哎!”

“我们哪儿骚扰他们了,昆仑山是他们家开的吗?只准他们祭奠死者,就不准别人祭奠了?他们还用明火了呢?烧山可是要坐牢的。”我有理有据地辩驳着,把武警官给说得一愣一愣的。

武警官面露尴尬,“用明火的事情,我待会儿就处理。”说到这儿,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眼睛一亮,拍着大腿说道:“嘿,差点被你给骗了,我都听说了,你有流、产抑郁症。”

这位女汉子还真是心直口快,当面说别人的隐私却是一脸的耿直。

夏真死死地盯着武警官,眼底闪过一瞬即逝的杀气,我吓了一跳。

夏真站出来维护我:“这位警官,你怎么能探人稳私呢?太过分了。”

我说过,夏真是属于林黛玉型的那种女孩,说话轻声细语、楚楚可怜,像今天这样勇敢强势是前所未有的,她好像变了,可能是长大了吧,我想。

而我除了尴尬,亦是生气的,原因不是隐私被人知道,是因为被冤枉,“武警官,我的精神很正常,我可没疯。”

武警官两手插腰,挺直身板,一板一眼地打起了官腔:“抱歉哈,我是陈述专业医生的结论事实,也没有要故意探你的隐私,实在是案情需要。

既然你报了案,那我们就得为你的案子负责,首先自然得先确定你的女儿是否真实存在,结果显而易见,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你这可是报假案,如果造成扰乱公共秩序,可是要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你是我们的调查对象,病史自然也是调查范围,现在医生证明你有抑郁症,那这案子自然也就该销了,至于报假案的你,我们也只能请你的监护人好好看管了。”

我一听傻眼了,“销了,那怎么行?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疯。”转身问护士:“霍医生在哪儿,他凭什么认定我有抑郁症?”

“算了,姐姐。”夏真挽住我的手臂,担忧地看着我劝我,“反正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好吧,他们确实是帮不上什么忙,可多一个人寻找总多一份力量啊!

“你们会后悔的,等我找到我的女儿,你们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我气得说话都幼稚了。

“铃铃铃……”这时护士台的电话响了起来。

护士与对方通了几句话后,脸色大变,“什么,袁医生死了?”一个噩耗令她震惊不已。

护士放下电话,悲痛不已:“天呐,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死了?他还不到三十岁啊!”

“怎么死的,死哪儿了?”武警官惊讶地问道。

“难怪电话没人接?”实在太突然了,我刚想找他问夏真的病,他就死了,好巧!

就在我们为袁医生的死感到惋惜与哀悼的时候,来了两个民警,出示证件后对护士说:“我们是负责调查袁旬医生死亡案的警务人员,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他们是武警官的同事,今天是来勘察走访的。

医院是袁医生死前最后待过的地方,也是他的工作单位,他们要调取医院的监控器,查看昨天袁旬医生都跟谁有过接触。

……

后来据了解后我才知道,袁旬医生自昨天回去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门,今天也没来医院上班,就连医院最重要的会议也没有出席,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加之电话也一直没人接,于是科室主任兼好友的万主任派了人过去探访,这才知道袁医生出了事。

袁医生是拿着手机死在家中浴缸里的,初步确认是触电而死,但奇怪的是,手机很正常,并没有出现烧板或者漏电的情况。

确认他是触电而死的是法医,因为袁医生身上有电流斑。

手机里有一个通话记录,通话记录是案子告破后,我才听到的。

内容是这样的。

袁旬医生:“你好!我是袁旬。”

对方:“卡卡,卡卡,卡卡……”

诡异古怪的声音,像是骨头的摩擦声。

袁旬医生:“喂,说话呀?不要装神弄鬼,我是医生,可不怕这些东西。”

对方:“嗞嗞嗞……哈哈哈……”

先是一阵类似的电流声,接着隐隐传来飘渺的诡笑。

袁旬医生:“你、你有病吧?”“啊——”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袁旬医生的声音。

而对方还在“卡卡卡”的响,声音越来越小,就像是骨头爬远离开。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