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33章:吃货小魔女(下)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偶呸,随四你老婆,叫散瘾了四吧?”蓓夭夭白了他一眼,又想打他。

游仇千急中生智大叫:“嗖机响惹,嗖机响惹,有阔能四老大打来的。”

“那不快接?”说完还是给了游仇千一个盖头。

游仇千在地上零食堆里找到了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后,不禁喜极而泣:“老大,你什磨时候把那小魔吕带走啊,再不带走,偶们不饿洗也会疯嘀啊……”

“美亚……心点……啊哈哈哈……”果果继续发出魔音般的笑声,喝下一大鑵牛奶,还打了一个饱嗝。

蓓夭夭抢过手机:“老大,你把结界打开,放偶们粗去,也是阔以嘀呀!千万憋把偶们和介个魔吕换在一起啊!偶再也受不了了。”

分身尴尬地看了我一眼,我耸耸肩表示同情。

“你们俩给老、子闭嘴。”分身勃然大怒:“连一个小孩都搞不定,让你们买几天的食物自己吃,你们居然全把食物给人质了,饿死活该。”

视频里,果果突然变得很兴奋,她看到动画片里的小女孩妮妮在跟蜡笔小新他们玩过家家。

她放下爆米花,一脸期待地走向游仇千和蓓夭夭,“嗖”的一下,把两个奶嘴塞进了他们嘴里,开心地说道:“家家,过家家。”

游仇千和蓓夭夭转身便跑,果果扑跳到游仇千脖子上,揪住他的头发和耳朵,“过家家,果果打坏人。”

意思就是:陪果果过家家,否则果果就打坏人。

分身再也看不下去,气愤地关掉了视频,“两个饭桶。”

我和夏真抿嘴偷笑。

“哼,上官向薇,你别太得意。”分身怒言:“我在那房子里设了结界,还安装了炸药,只要我不打开,她就会永远被困在里面,如果你没按我说的去做,那我就引爆炸药,你永远也别想再看到她。”

“少说废话,快把你们的目的说出来吧?”为了取得他的信任,我当着他的面把灵符给撕了,夏真的也撕了。

“把你体内的女娲灵石交出来。”分身提出了我预料到的要求。

我急得焦头烂额:“我曾经试过的,真拿不出来。”

“贺弘睿那里有一块,我不管你是用骗还是用偷的,明天你上机之前,必须你把那块女娲灵石给我,一手交石,一手交人。”

分身说着给了我两张飞机票,那是两张飞往西班牙的机票,时间是明天下午两点的。

“这是什么意思?”我举着飞机票问。

“你和你女儿必须永远离开贺弘睿,若是敢暗中相见,你女儿还是没有好下场。”他邪恶地勾着爪子,做出杀人的动作。

“那可不行,姐姐你不能走。”夏真握住我的手,眼泪吧哒吧哒地掉落。

转头怒瞪分身,厉声喝道:“你拿了我身上的还不够吗,还要拿贺大哥的,我可不答应。”

分身突然捏住夏真的下巴抬起,“你自身难保,还在担心你的竹马哥吗?等拿了他的女娲灵石,老、子再把他杀了,到时候融灵血珠和你都是我的了,哈哈……”

“快,打电话给贺弘睿,把他叫回来。”分身拿出一个摇控器:“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那房子炸弹的无线远程摇控器,只要我……”

“我立即打。”我吓得魂飞魄散,拿起手机就拔通了贺弘睿的电话。

贺弘睿接起电话说:“怎么,分身出现了么?你拿灵符打他,我已经抓到真身了,现在就带他回去。”

分身晃了晃摇控器,大拇指放在开关键上,作势要按下去。

我立即冲电话里大叫:“我和夏真都被分身抓住了,他说你要是不放了真身的话,他就杀了我们。”

为了果果,我只能这么做,没有选择。

“贾东升,你敢伤她们一根汗毛,本少主会剥了你的狼皮,抽了你的狼筋,让你的魂永生永世偿尽十八层地狱的酷刑,永不超生!”

贺弘睿在电话那头威胁那边的真身。

真身和分身同时哈哈大笑,出现两个声音:“哈哈……贺弘睿,你斗不过我的,因为你有弱点,哈哈……”

贺弘睿放了贾东升的真身,分身化作一团黑气从窗户飞走。

我瘫坐在地上,不知所措,夏真抱着我痛哭不已。

“我不明白,他们要女娲灵石我完全可以理解,可为什么要让我和果果离开贺弘睿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贾东升没有理由让我和果果离开贺弘睿,除了她……

我脊梁骨一阵冰寒,心如死灰。

“姐姐,明天你真的要走吗?”夏真边哭边问。

我站了起来,心里虽苦,但意志坚定:“我本来就打算要离开的,所以你不必担心。”

“姐姐,你在说什么?”夏真含泪无辜地看着我,一脸的不解。

我伸手替她拭去两颊的泪水,自己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说什么,你肯定懂……夏真,命里该有的东西,是你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夏真越哭越厉害了:“姐姐,你怎么说胡话了呀?你别这样,我害怕!”

“害怕?我还是那个夏真依赖的姐姐吗,夏真失去姐姐也没关系吗?”我轻轻地问。

夏真先是愣了愣,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我,在我耳边摇头哭道:“不——不是这样的,姐姐,不管你在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请你好好地活着,别让夏真成为孤儿。”

夏真的眼泪湿了我的肩膀,我瞬间都明白了。

推开她,深深地看着她,她要伸手替我擦拭眼角的泪水,我脸一偏躲开了。

转过身,背对着她说:“夏真,姐姐只想守着果果过完下半辈子,如果再有一次……”顿了顿做了一个深呼吸,“咱们姐妹就恩——断——义——绝——”说完眼泪决堤流出,我用力地擦掉,决不示弱。

爷爷啊,请原谅我对夏真说出这样的话,因为我不是圣人。

透过窗户玻璃的倒映,我看到夏真僵在原地,一动不动,表情由悲伤变为木然,隐约有几缕黑气从她头顶钻出来。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