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35章:宝贝回家(上)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他的吻细细密密地分布在我的细脖子上,大手滑进裤子里头,胯/下那物顶着我的臀b部。

不是吧,这家伙,给了点颜色就要开染坊了。

我大惊,赶紧把他已经滑进我内n裤里的手抽了出来,心儿万马奔腾般狂跳,压着声音羞愤道:“你、你想干嘛?再这样,明天的约会就取消。”

他俊脸一垮,压抑地说:“摸摸都不行,这么小气?”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我,眼睛却还盯着我的胸,“那里可以吗?”

我吓得连忙伸手护住胸,“不可以。”

他困难地干咽了一口,喉结上下动了动,“那什么时候可以?”

“哎呀,色s狼啊你!”我娇嗔骂道,撒腿跑了出去,身后传来贺弘睿爽朗的笑声。

回到房间,夏真背对着我睡着,我默默地躺下,也用背对着她。

“都看到了吧?他不是人,而且随时都有可能黑化,既然想跟他在一起就得接受他的身份,以后记得多督促他念清心咒,他体内的融灵血珠随时会控制他的心智。

我会留张绝情信给他,等我上机后,你再替我给他,他会在电影院等我,你去那里找他,看着他,实在劝不了,就去找清歌和华掌门……”

从头到尾,我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自说自话,夏真看似睡得很沉,一句没搭理我。

次日中午,我拖着行李箱,带着飞机票来到了**机场,而此时的贺弘睿应该在去电影院的路上。

我是早上以做头发为名,事先离开了酒店,其实我去了另一个地方,找了一个熟人,因此我们不同道。

机场大厅。

我在焦急地等待中,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来回徘徊,一转身撞上了一个老奶奶。

“老奶奶,你没事吧?”差点把老奶奶撞倒,还好我手快扶住了她。

老奶奶驼着背,柱着拐杖,头上包着一条黑色丝巾,声音沙哑:“没事。”

她说着抬起了脸,我看着有点眼熟。

“灵石呢?”她压着声音悄悄地说,目光阴森,表情狠毒。

这一句话使我认出了她,她是蓓夭夭。

蓓夭夭脸上虽多了许多皱纹,背也驼了,但五官未变。

“我女儿呢?”我说。

她看着我冷冷一笑,还是那个搞笑的口音:“你美有资格跟偶谈条件,挤能选择给或不给。”

我嗤之以鼻道:“你好像也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吧,叫你们老大来。”

她大写的尴尬了一下,瞪了我一眼,看向大厅里正在扫地的保洁大叔。

我跟着细细一瞧,保洁大叔抬了抬他的帽子,露出脸,向我投来一记阴狠而危险的狼白眼,那竟是贾东升乔装打扮的。

一名穿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走到他面前,没好气地说:“你怎么搞的?不是让你去通一下男厕所吗,乘客都投诉了。”

贾东升汗一脸,不情不愿地向厕所那边移动。

工作人员催促道:“快呀,顺便把厕所洗干净。”

“你们老大真是聪明,不假扮等机乘客,非要假扮一个保洁人员?”我冷嘲热讽,心里暗爽。

蓓夭夭嘴角抽了抽,没好气地说:“快拿来吧你?”

我咬了咬嘴唇,把女娲灵石碎片给了她。

见到女娲灵石,蓓夭夭两眼放光,一把就抢了去,另一只手把两本护照放在了我手上。

那是我和果果的新护照,我们有了新名字,我叫祈念薇,果果叫祈果果,这贾东升还真是神通广大,竟然给我们重做了身份。

蓓夭夭忙将灵石收了起来,瞬间又变回了老态龙钟的老巫婆:“你这年轻能,走路肿么不攒眼睛,偶老能家阔没有医保哦,没个几百万阔不要乱撞能!”

她边说边走,这次走得快多了。

“哎——你怎么就这么走了,果果呢?”我追了两步,看到候机厅的左侧围着一些人。

那些人在讲:“这是谁家的孩子呀,让航空公司播报一下吧?

“麻——麻——”人群里突然响起惊天动地的叫喊声。

这是果果的声音。我飞奔过去,慢慢地挤进人群。

果果穿着一身带有兔耳朵的连体冬装,小脑袋装在兔帽子里,露出粉嫩粉嫩的小肉脸,两只乌黑的大眼,滴溜溜地看着围着她的大人们。

引起大家注意的是她背后的大旅行包,那旅行包比果果整个人还要大,有人怕包太重,想帮果果提,果果以为别人要抢她的包,气乎乎地嘟着嘴,挥着小拳头,拼死保护。

“小朋友,我带你去找爸爸吧?”有人提议道。

“爸爸是什磨,能吃吗?”果果立马露出一脸的馋样。

有个小朋友捂嘴笑,对牵着她手的爸爸说道:“爸爸,她好傻哦,连爸爸是什么不知道。”

小朋友的爸爸把她抱了起来,教育道:“不能这么说小妹妹,人家妈妈听到会生气的。”

“果果麻麻会生气的。”果果顿时泪光闪闪,扁起了小嘴。

“那我们带你去找妈妈吧?”又有人提议道。

“坏人。”果果指着人家说。

“让一下,让一下!”我终于挤到果果面前,“果果,妈妈终于找到你了。”

我喜极而泣,蹲下去就要去抱果果,她疑惑地看着我,躲了躲。

“哎,你是不是她妈妈呀?”有人质疑我。

果果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即熟悉又陌生的目光。

我想了想便明白了,果果出生后与我相处了仅一个小时后便分开了,之后跟了两只青鸟五天,跟游仇千他们又五天,小孩的记忆很容易被覆盖,尤其是换了一个新环境的情况下。

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果果又不认得我,等会儿把机场警察引过来可就麻烦了,我心急如焚。

这时,我想起了那件白毛衣,从背包里拿了出来,递到果果面前,“果果,你看……还记得吗?这是你穿着的第一件衣服,当时你被青鸟抓走了。”

果果摸了摸白毛衣,凑近闻了闻,小鼻子吸了吸,接着眼睛顿时亮了,抱住毛衣把整张脸都埋了进去,“哈哈哈……次果果哒。”开心得又跳又叫。

小肉脸蹭完白毛衣,一下子跳进了我怀里,搂住我的脖子大叫道:“麻麻麻麻麻麻……次果果的麻麻,哈哈哈……”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