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51章:地狱之行(三)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反正果果现在还算安全,贺弘睿又还没来,我先躲在墙角静观其变。

“你拍一,我拍一……”十五分钟过后,她们还在玩,我蹲得腿都麻了。

她们反反复复、不厌其烦地重玩,女鬼一声没吭,始终配合果果的要求。

啧啧啧,这耐性,多想向她讨教讨教!

“奶奶,果果还要玩,还要玩。”果果嘟着粉嫩的小嘴,扭着小屁股在撒娇。

“果果,再玩下去,奶奶的头顶都要长草了,咱不能换一个游戏吗?”白衣女鬼语气柔软,声音比之前的好听多了,抱起了果果,塞给她一瓶装满牛奶的奶瓶。

果果拿到奶瓶十分激动,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塞,咕咚咕咚地喝着,一边小手直接摸到女鬼胸前去,一脸的惊讶,含着奶嘴,口齿不清地说:“奶奶的nienie跟麻麻的一样大诶,麻麻都不给果果喝nienie,奶奶你……”

“奶奶也没有啦!”女鬼捂住胸前大吃一惊。

我一听,差点没给笑出来。真不明白,人家年纪轻轻的,果果为什么要叫她奶奶?

果果三两下就把牛奶喝光了,无聊地瞎逛荡:“奶奶,麻麻怎么还没有来接果果?弟弟还没钻进麻麻的肚子里吗?”

女鬼拨开脸前的长发,露出两只大眼睛,往路口那边看了看:“是啊,怎么还不来?”“不过,果果,你那么想离开奶奶吗,不能留下来陪奶奶吗?奶奶舍不得你啊!”

听到他们的对话,我总算是有一些明白了,这女鬼估计跟少鵹一样,思子心切,得了疯病,把果果当成她的孩子了,哦不,是孙子。

不过,这奶奶也太年轻了吧?除非她是古代修练成精的鬼,把自己变年轻那可是易如反掌。

“可是……”果果好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算了算了,先不管了,珍惜当下,现在开心才要紧,无聊是吧?”女鬼托着下巴凝思,“啊,那我们来跳健康舞吧?奶奶最近编了一支既能陶冶性情又能锻炼身体、修身养性的健康舞。”

居然还有这种舞,我很期待!

女鬼说着站了起来,打了一个响指,“啪”的一声,同时说道:“music!”

女鬼话音刚落,劲爆的音乐突然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

“听,这可是现下最牛的音响,不错吧?”女鬼说着话,突然扯下了遮脸的长发,随手一丢,接着帅气一个转身,脱掉了身上的白长袍,“eo'sgo!”

头发刚好飞到我这边来,落在我的头上,再看那女鬼,一身清爽的t恤牛仔裤加马尾头,五官精致,身材姣好,有一双机灵仿佛会说话的眼睛,精神气十足,活力四射。

我去,明明长得如此标志,之前为何要把自己装得那样恐怖?

看她跟着劲爆的音乐扭动着全身每一个关节,那舞街舞不像街舞,拉丁舞不像拉丁舞,还有一小段居然还是农民的扭秧歌,似乎还加上了一些中国功夫的元素,整体看起来相当雷人。

“eon,果果。”女鬼双手一会儿上一会儿下跳得十分卖力,嘴里还哼起了歌,“哦咧,哦咧哦咧哦咧,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减手臂呀减手臂,三二三四,四二三四,减屁股呀减屁股……”

噗,我下巴差点掉地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鬼大姐啊,你能不能尊重一下鬼的操守,说好的恐怖呢?你确定你不是来搞笑的?

果果见女鬼跳得那样欢,体内隐藏的“舞蹈”基因瞬间被激活,拍着手又笑又跳,“咯咯……棒棒,棒棒,果果也会……”说完两手一插小蛮腰,扭起了屁股,晃起了比身体还要大的脑袋(幼儿正常现象)学着女鬼跳起了四不像舞。

我哭笑不得。

我的果果从此在逗比的路上,一去不返!

我坐在地上,手撑着地面,突然感觉到手心里黏黏的,还有东西在动。

借着微光举起手来一看,五指上有东西缠着,那是一大撮长长的黑头发,黑头上沾满了不知名的黏液,十分恶心。

我倒吸一口凉气,忙甩手,岂料头发没甩掉,还拔出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人头慢慢地动了动,眨了眨已经烂掉的眼睛,嘴巴没动,却阴森森地说起了话:“小心警报,有奸细,小心警报,有奸细,biubiubiubiubiu(警报器拟声)……”

抓着一颗血肉模糊且还在说话的人头,那骇人的惊悚,从脚底直窜背脊,“啊——”

我叫着站了起来,一边跑一边用力甩手,头发缠得紧甩不开,人头被我一下又一下地甩在地上又弹起,“咚咚”直响。

不知不觉跑到了女鬼和果果面前,嘴里还在叫唤。

女鬼和果果一脸错愕地看着我,音乐停了下来。

“哎哎哎,别甩了,再甩就成渣了。”女鬼劝道。

我停了下来,再看人头,他还挂在我手上,但已经哭晕:“呜呜呜……鬼也打,太过分了……”说完泪流满面地看着女鬼说:“夫人,我这算是公伤吧?”

被叫做夫人的女鬼直干笑:“算算算,肯定算,如果你因公殉职了,本宫就追封你为警报大将军。”

这女鬼莫非就是大鬼法口中的“夫人”,我心中暗自猜测。

“谢谢夫人,那我先回去疗伤了,看看会不会再死一次?”人头可怜巴巴地说完,又瞪了我一眼,最后一秒遁地,消失不见。

“不送哈!你安心地去吧?”夫人手掌放在嘴边高喊道。

“麻麻,次果果的麻麻。”果果万分欣喜,一个跳跃跳进了我怀里。

我抱住果果欣喜若狂,“太好了,果果没事就好,果果有没有想妈妈?”

果果的眼睛顿时泪眼汪汪的,点头:“嗯,想!”

“哪里想了?每天照吃照喝照睡呗!”女鬼好笑地说,拿掉了假发和白衣后,亲和力还挺强的,说到这儿,她好像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易容,慌里慌张地捡起了白袍,然后到处找东西。

我早就把假发拿过来了,举到她面前:“是这个吗?”

女鬼拿走我手上的假发,清清喉咙说:“你不懂,这是我们这儿阴间的规矩,越让人感到恐怖就越强大,长相不恐怖的就得靠化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