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55章:地狱之行(七)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十分钟后,我们在叶蕾灵的带领下,走了一条秘密小道,很快便来到最后一道地狱大门那里。

“凡凡,看你的了。”叶蕾灵对凡凡说。

在即将要走出瑞雪阁的时候,贺弘睿的宠物狗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后来才知道凡凡是叶蕾灵叫去的。

我很奇怪,凡凡居然听她的。

被叫醒后的果果十分生气,刚要张嘴大哭,一看到可爱的凡凡马上就不哭了,开心地跟它玩到了一起,甚至爬到凡凡的背上不肯下来。

这吉娃娃狗身型可是很小的,可它竟然能背起果果四处跑。

果果今天穿的是雪白的毛茸茸的卡通连体服,戴着有耳朵的帽子,只露出一张萌脸,再骑着比她还要小的吉娃娃狗,那样子特别逗,小家伙嘴里不停地喊:“冲冲冲,世界拯救……”凡凡直接成了果果的“坐骑”,拯救世界的“战友”了。

“果果,快下来,凡凡要去执行任务了。”我拉着果果说。

果果紧紧抱住凡凡的脖子,还是不肯下来:“不嘛,不嘛!”

“算了,那她待着吧?凡凡有办法藏住她。”叶蕾灵说。

凡凡摇了摇尾巴,神情特别傲娇,高高抬着下巴,转身朝地狱门走去,接着发生了神奇的一幕。

凡凡一边走一边竟然慢慢地变大了,身上的毛也越来越长,一龇牙便露出又长又锋利的牙齿,长相也从萌态十足的q样,变成凶恶霸气十足的地狱狗。

我恍然惊醒,原来凡凡就是地狱狗,那只打败狄连的红夜狼的地狱狗。

对啊,当时它们都在昆仑山出现,只是相差太多,我实在无法将它们联系到一起。

地狱狗起码长到三米之高,一身漂亮的黑鬃毛,戴着霸气的头盔和钢蹄,步步生风,威风凛凛,不愧是名振三界的地狱狗。

小小的果果骑在如此庞然大物的背上,竟出奇的和谐,画风唯美浪漫,就像身处童话世界。

果果看呆了,但没有一丝的畏惧,反而弯起了眼睛,咧开了嘴,开心得把脸往地狱狗绒毛上蹭,刚要放声大笑,“哧溜”一下掉进了毛缝里,两只小脚蹬了好几下最后也没了下去,小家伙被凡凡给藏了起来。

地狱狗原本就是看守地狱门的,但我想可能是因为贺弘睿的关系,凡凡的工作量较小,这才能兼当他的坐骑。

现在它一走过去,看守地狱门的鬼差立马两眼放光了:“帕洛斯,你今天要守门吗?”

原来凡凡还有个很洋气的名字叫帕洛斯,它身形高大,加这鬃毛蓬松,往地狱门那儿一站,很容易挡住看门鬼卒的视线。

我和叶蕾灵就是在那个时候偷溜出去的,溜出去的时候,身后已经传来了搜索队伍找来的声音,我后怕不已,不知道是来追叶蕾灵的,还是来追我的。

正急着帕洛斯和果果还没出来,帕洛斯已经昂首阔步地走了过来。

“快跑!”叶蕾灵拉着我狂奔。

她带着我们跑到了外围冥河边,帕洛斯又变回了凡凡,驼着是果果跑在最前头,最后我们上了一般渡船。

那就是传说中的冥河摆渡,叶灵蕾早就预备好了渡资,渡者只是阴森森地看了我们一眼,什么也没问就让我们上了船,听说冥河摆渡者只认渡资,原来是真的。

“坐稳了,否则掉下去,可就尸骨无存喽!”摆渡者从头到脚全藏在黑袍内,只露出两只撑杠的手,还有两只发着绿我的眼睛,声音阴沉得让人不寒而粟。

红色冥河水散发着一股强烈刺鼻的硫酸味,那侵蚀性十分强,水里不断地冒着泡泡,时不时地突然伸出白骨手吓人,吓得我好几次差点要掉下去,亏得叶蕾灵拉住。

她不但不安慰我,反而一阵挑剔,“连鬼都怕,你以后怎么当弘睿的夫人啊?”

虽然没想过要当冥界的少主夫人,但我可是驱魔师,这多少有点尴尬,可是突发状况,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啊,无言以对,只能打起精神振作起来,接下来的任何恐吓都没吓到我。

可就在上岸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个小意外。

我是最后一个上岸的,脚才跨过一只,冥河里突然跳出一具被禁锢的骷髅鬼,抓住了我的脚踝,使劲一拽,我整个人往前扑倒,接着被鬼往冥河拉去。

在紧急时刻,我死命地抓住岸头,用力地踢鬼,可踢掉一只,又跳上来两只,越来越多,爬满我的两只腿。

叶蕾灵见状,神色一凝,冲了过来,双手划开,左手做咒手印,右手画符,口中速念:“昭昭其有冥冥其无,视之,听之,将逐令行,急急如律令!”

咒语一出,一道金符打去,骷髅鬼全部被飞落入冥河。

这、这不是华氏驱魔术吗,她怎么会?看她娴熟的程度与深厚的功底,我惊讶极了。

没了鬼拖身,我的身体轻许多,迅速爬了上去。

爬上去一看双腿,这才发现整个被斩断的骷髅手还挂在我小腿上,尖尖的指头已插入小腿肚子的肉里,血顺着小腿肚流淌着。

我心头一惊:“糟了,我的血肯定落进冥河里去了。”我往冥河下看了看,红河变得更红了,波涛汹涌地翻滚着,底下的骷髅鬼蠢蠢y欲动,一张张鬼脸在红河下撕扯着,嚎叫着,不知是痛苦还是兴奋。

“他大爷的。”叶蕾灵一声低咒,回头对凡凡说:“凡凡,保护果果!”

果果一脸慒圈,接着挥起右手给我们加油,“奶奶加油,麻麻加油……”

我腿上的骷髅手拔不出,一扯便疼,叶蕾灵也没打算过来帮我,她说要我自己解决。

“我也又没叫你帮忙。”我想起这鬼物自然不能硬性拔除,在骷髅手上画符念咒:“昭昭其有冥冥其无,敕就等众急急消!”三下五除二就把那鬼手消除了,再用手帕绑住伤口止血,伤口并不是很深,很快就止了血。

没喊一声疼,我一站起来就念起了佛经想要平息这些怨鬼的怒气,叶蕾灵把我推到身后,说:“就你这么念,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上去,我来!”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