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57章:笔仙(一)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我们是来找人的,我们没胡说……”

我正想说明来意,叶蕾灵突然合起双掌一本正经地吐出六字真言。

“南无阿弥陀佛。”“我们是专业的驱魔大师,路过此地,见你们学院教学楼阴气冲天,本大师掐指一算……”

叶蕾灵掐着手指还真在算,别说,还真有大师的风范,把那位男老师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男老师看了看四周,生怕被别人看见,然后紧张地问:“怎么样?”

叶蕾灵倏地瞪大了眼睛,停止了掐算的手指动作,一副大大不妙的神情:“孽债啊,你们院是不是已经有学生出事了?”

男老师脸色大变,但还是有所怀疑:“这、这事,你是听别人说的吧?”

我连忙举起手来:“我们今天是第一次来这里,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你们艺术学院的事,我发誓。”

男老师神情惊恐地看了看中间那幢黑气冲天的教学楼,脸色煞白。

叶蕾灵趁热打铁说道:“这可是只恶鬼,如不及时收服,恐怕还会死更多的人。”说到这儿,她的目光变得阴沉,凑近一些男老师,阴森森地说道:“包括你。”

男老师腿一软踉跄了好几步,额上直冒冷汗:“大师,请你务必要救救我的学生,救救我呀?钱不是问题的。”

我已经明白了叶蕾灵的用意了,她想挣钱。

叶蕾灵严肃地点点头:“安排我们进校吧?本大师要会会这厉鬼。”

男老师说:“好,我这就去安排,不瞒大师您,我们校长早就想找你们行内人处理了,可是……你也知道……”

“明白,不能公开相信鬼神之说,驱鬼之事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会破坏你们学院的名声嘛!”我完全明白世人的想法,艺术学院这么做也是在情理之中。

男老师一副一言难尽的丧气样。

我悄悄地在叶蕾灵耳边问道:“你看出是哪路恶灵了,可有制服的把握?”

叶蕾灵淡定地小声说道:“看不出来,房子有阴气有可能是恶鬼作祟,也有可能是风水问题,谁知道是哪路恶鬼?咱先进去再说。”

“……”我扶额擦汗,转头问男老师:“对了,老师,我们要找一个亲戚,她是你们学院的大一新生。”

我还是把来意说明了。

“我姓顾,是大一表演系的声乐老师,说说你亲戚叫什么名字?”顾老师约莫四十岁,成熟稳重,外形俊,气质也不错,就是显得有些忧郁,再加上发黑的印堂和黑眼圈,就像是吸了du的瘾君子。

“她叫白千柔。”我回答道。

叶蕾灵突然插嘴说道:“不能算亲戚,是她曾经的养父母托我们来看她的。”

一说到白千柔这个名字,顾老师神色更惊恐了,叹气又摇头:“我就说了,她不是孤儿吗,怎么会有亲人?你们呀,来晚了。”

“此话怎讲,小柔她怎么了?”叶蕾灵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进去吧,我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诉你们。”顾老师神色凝重,请我们进了艺校。

因为是周末,艺校里很安静,偶尔有几个住校的学生在湖畔边、在公园里、在操场上闲逛着。

公园一角有一棵高大的百年老榕树,特别的显眼。

我边走边观察那棵榕树,树下站着一个长发女孩,女孩穿着一身白色针织半身裙,背对着我们,仰着头在看树顶。

她一直在看,一动不动地在看,直到我们离开,她都没有改变姿势。

“大榕树下有个奇怪的女孩,她也是你们艺校的学生吗?”我问顾老师。

“榕树乃是阴物,鬼怪聚集之所,不过……本大师刚才也看见了,她没有鬼气。”叶蕾灵正神说道,因为是“大师”说话都变得严谨古板了。

顾老师侧过脸回答我们:“一般外人是进不来的,应该是学生,那棵榕树还未建校之前就有了,据说有上千年的树龄了。”“校长办公室到了,我先带你们去见见梁校长吧?”

顾老师带着我们进了校长室,校长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后,直言不信鬼神之说,但也不会管我们驱鬼的事,说全部由顾老师负责,说白了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置身事外把事情撇得一干二净,坐享其成。

从顾老师的口中,我们得知,白千柔和她的另外三个室友相继失踪了,警察找了半个月也没找着。

她们的东西全在404寝室里,不像是出走。

她们失踪的前一天晚上,有的在寝室里留下了才吃了一半的泡面;有的笔记本电脑还开着机,网络游戏里的消息停止在凌晨一点;有的电泡脚盆机还开着,泡脚盆的水还是热的。

最令人费夷所思的是,桌子上摆着一张纸和一把笔,在她们出事不久前,失踪的四人曾和同学说过,她们玩了笔仙。

“现在学生失踪的事还未公开,我们对外宣称她们全部休学离开了,他们的家人也一直在安抚。”顾老师说:“因为想请你们帮我们解决困难,我这才把这秘密告诉你们的,你们可别给我出去乱说啊!”

“除了玩笔仙,她们失踪之前艺校还有没有发生过其它奇怪的事情?比如有学生说看到奇怪的人或事。”教学楼阴气那么重,我想不可能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顾老师眼神闪烁,一副欲言又止的纠结模样,叶蕾灵一急“呯”的一声拍桌喝道:“你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你想急死谁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

叶蕾灵说完,刹那的时间便往顾老师的额头上贴了一张“真言符”,然后慵懒地环胸抱着自己,“说吧,在白千柔和她的三个室友出事之前,你们艺校都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

“有奇怪的事情。”顾老师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了,“值班的保安在巡逻的时候见过鬼,就在教学楼的阳台上,还总是看到舞蹈室里的灯总无缘无故地亮起,有时候会看见里面有人在跳舞,刚想确定的时候,舞者又不见了。”

顾老师正跟我们说着这些事,教务处主任斐彬郁听到了非常生气,直接就对顾老师发了脾气。

“顾承轩,我看你该去校心理咨询室找幻(yuàn)仙拿点精神药吃了,这世上哪有鬼?”斐彬郁气得太阳穴青筋爆突,看起来就像是有暴力倾向的人,不禁让人心里发毛。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