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47章:速战速决生弟弟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女鬼不抖肩了,缓缓地抬起头,拉着果果朝红轿子走去,声音飘到上空:“按这孩子说的去做……”

红轿子的帘子自动打开,女鬼牵着果果的手上了轿子,果果还回头朝我挥手说:“麻麻再见,来接果果哦!”

果果啊,那可不是郊游啊!我泪崩!

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果果再一次离开我?绝对不行。

情急之下我咬牙再度出手,直取红轿,孟婆跳出拦住了我,还叫出一群的长相丑陋的夜叉鬼帮忙,他们举着狼牙棒密密麻麻地朝我打来,呼呼作响。

“你们别伤着她。”孟婆居然提醒他们。

青夜叉将我团团围住,奈河桥边的红轿子已经离去,我心急如焚,丢弃尊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孟婆奶奶,您可是鬼神呐,我知道,您肯定不会不讲道理的,求求你,让我去救我的孩子吧?她才那么小!”

孟婆眼神闪烁了一下,阴森森地瞪我:“我们夫……付大姐不是说了,让你照孩子的话去做就把孩子还你,你回去照办不就行了。”

我站了起来质问:“你们付大姐为什么要抓我女儿?”

孟婆突然笑了,跟所有的夜叉慢慢地消失,夜空中传来这样的话:“照孩子的话去做就对了。”

“你去哪儿?快回来,告诉我我女儿被带到哪儿去了?”我对着夜空大喊:“快回来啊……”

“快回来,快回来!”我叫着醒了过来,睁眼一看,竟然还在自家床上躺着,难道是做梦?

“孩子呢?”贺弘睿摇着我问道,我这才发现他在我们房里。

我往身边一看,是空的,心中一惊,连忙跑到窗边往下看,下面没人,天已经亮了。

“天呐天呐,这是真的!果果又被绑架了。”我抱着头惊恐叫道。

贺弘睿脸色沉了又沉,抓起我的手问:“你就睡在她身旁,她被人绑架了你都不知道吗?”

“我知道,我也尽力营救了,可是对方是鬼,而且数量又多,我打不过他们。”我急得眼泪吧哒吧哒地掉落:“我记得在哪里,我带你去救果果。”

我拉起贺弘睿的手往外走,没走两步又停住了:“那地方我到不了啊!”

贺弘睿说:“你先别急,先告诉我他们长什么样,那是什么地方?”

“是阴间的奈何桥,我刚才好像灵魂出窍了,跟着那个白衣女鬼,不知怎地就到了阴间,那个老太婆有可能是孟婆,孟婆好像很怕那个白衣女鬼,叫她‘付大姐’,她们要给果果喝孟婆汤,不知是何居心?还好被我及时拦下。对了,是一顶由夜叉鬼差抬的轿子,把白衣女鬼和果果带走的。”我气愤地描述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奈何桥,孟婆,白衣女鬼,付大姐,夜叉鬼差抬的红轿子?”贺弘睿蹙眉分析,随即两眼放光,神情恍然大悟,无奈地笑了起来:“我知道是谁了,白衣女鬼,夫大姐,她以为化个妆易个容,就能蒙混过关了?笑死人了。”“既然是‘绑架’,那一定有要求吧?她的条件呢?”

说到赎人条件,我羞得开不了口,实在是条件太奇葩了,搞不好别人还以为是我想要,所以故意撒的谎的呢!愁死宝宝我了。

见我忸怩万状,他等得不耐烦了:“你倒是说啊?”

不管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丢脸就丢脸了,救人要紧,我一股脑地把话丢出:“她说只要我们按照果果说的去做,做到后就可以去接果果了。”

“做什么?”贺弘睿在等我把话说清楚。

我羞得抬不起头,看着自己的鞋面,小声说:“给、给果果生、生弟弟……”后面越说越小声,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空气仿佛瞬间凝结,他怎么没反应?我刚要抬头看他,他突然捧腹爆笑,眼泪都笑了出来:“哈哈哈……”没见他笑得如此不淡定过,真是奇观!

我尴尬极了,两颊的温度飙升滚烫,羞涩解释:“不是我说的,是、是那女鬼说的。”

“亏她想得出来。”贺弘睿无奈地摇头笑道,收了笑后他双手搂住我的腰,俯身低头,在我耳边喷着热气,声音暗哑:“那我们赶紧速战速决吧?”

“什么?”一时没理解他说的话,我随口那么问道。

“睡你啊,不然怎么给果果生弟弟?”他妖魅俊逸的脸孔扬起一抹勾魂摄魄的迷人笑容,近在咫尺,看得我心跳漏掉一拍,那一瞬间滞了时光。

直到感觉下腹被某硬物抵住,我这才恍然惊醒,羞愤地瞪他。

他眼里写满欲望,深深地看着我,意有所指地说:“他已经准备好了。”说完一手按住我的后脑勺俯身低头索吻,一手撩起了我的裙摆,大手探了进去,钻进棉质内裤里。

我小腹紧张地紧缩起来,张嘴就咬了他一口,拉出他正肆虐我私x处的手,用力掰他手指。

“战你个头,睡你个毛线!”我顿时炸了毛:“你少假公济私,我又不傻,鬼浦他们少主少主地叫你,你的势力肯定不比那女鬼低,你快给我去要人啦!”

他看着被我掰弯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回弹反握住我的手,撇撇嘴悻悻然地说:“太轻了,平时怎么教你的都忘了吗?还得多练练。”

我抽出手,没心情再闹了,咬牙切齿地说:“不要开玩笑了,少主殿下。”

他明明是疼爱果果的,可紧急关头,他却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好像果果只是去做客似的,气得我都快要吐血了。

见我看穿他的“诡计”,他面露惊诧,抱紧我:“可以呀,我的女人还挺聪明的嘛!”

“谁是你女人。”我使劲地去推他,在他怀里挣扎扭动。

“别动,再动就真得滚会儿床单再出门了。”他声音黯哑,呼出的热气滚烫滚烫地打在我的脖子上,胯下比刚才更嚣张。

我吓得再也不敢乱动,任由着他抱着,心跳快如捣鼓,下腹电流般灼热。他将脸埋在我的脖侧细细地吻着,闻着我的秀发,轻声说道:“要不是急着出去,今天你肯定逃不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