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71章 笔仙(十五)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保安告诉我们,本来那里是没有装监控设备的,是这两天才装上的,梁校长可能还不知道。

角落里很黑,隐约能看见一个白衣女人背对着监控站着。

梁校长走了过去说了句话,应该是在问她是谁,女人缓缓转身,如我所料,她是巫铭雪。

梁校长见是巫铭雪顿时变得很是生气,校长的架式立马拿出来了,指着大门疾言厉色。

即使被骂,巫铭雪的情绪仍不泛半点波澜,瞪着梁校长,阴森鬼魅地冷笑着。

突然,楼顶上掉下一个白影,就掉在梁校长的脚边,一摊血慢慢化开,越来越大,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以致梁校长一时之间愣了神,待他看了清地上的“尸体”后,吓得连连后退。

接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地上那个女人突然动了,并慢慢地站了起来,浑身的骨头就像碎了似的,一节一节僵硬的支撑着,举起皮肉外翻的手臂,来朝校长趔趄(lièqie)走去。

梁校长惊耳骇目,腿一软坐到了地上,挣扎地倒退爬着,吓得面容扭曲、嚎啕大哭。

女鬼东倒西歪走了没两步,突然扑倒抓住了梁校长的双脚,不过就这么一碰,女鬼便好像受到强烈电流冲击似的,浑身抖动大叫一声被弹开。

梁校长想起自己身上有东西,从脖子里拿出一包护身符,那是关帝爷的香灰。

之前辛永思说过,冯雨竹之所以一直报不了仇,是因为两个凶手有关帝爷的保护。

视频里跳楼而死的女孩应该就是冯雨竹,冯雨竹碰不了梁校长,梁校长抓住机会连滚带爬、苍皇而逃。

冯雨竹仇恨地看着梁校长,一脸的不甘,看了旁边意识模糊的巫铭雪,身形一闪进入巫铭雪的身体里。

巫铭雪浑身一震,双眼绿光闪闪,精神回来,勾起嘴角冷冷地笑,整个人充斥着十足的戾气,追起梁校长毫不含糊。

梁校长跌跌撞撞地跑开,嘴里好像在喊救命,十分狼狈。

我在屏幕前看得紧张,屏幕上出现鬼魂,按理一起观看的社员与区保安会相当惊骇才对,但他们去却异常的冷静,我悄悄瞟眼一看,这才发现他们早已被定了身。

贺弘睿不看鬼,却用一种怎么看都看不够的神情,慵懒优雅地翘着二郎腿在看我。

“他们怎么了?”我指了指被定了身的梁校长家人。

“被屏蔽了呗!本少主也是为了他们好,免得他们精神错乱。”贺弘睿一副干了好事不留名的潇洒样,让人哭笑不得。

我点点头:“嗯,说得也是。”

他捏了捏我的脸轻笑出声,“你怎么跟果果一样可爱?”

我心里一个悸动,有些羞涩,终于有人夸我可爱了。

这时,频幕上的画面突然发生了灵异现象,自动切换到了楼顶上,我们赶紧回神注意。

画面里,楼顶上,梁校长神情恍惚地爬上了最高处的天台,爬上去后,他似乎恢复了意识,顿时吓得腿软蹲下抱住护栏。

“求求你,饶了我吧?”梁校长的声音竟从监控设备里传了出来。

巫铭雪满身黑气,不屑地冷笑,指了指万丈高楼下面,阴阳怪气地说道:“跳,你死;不跳,全家死。”

“怎么能听到他们讲话的声音?”我很是惊讶。

贺弘睿蹙起了眉头,说:“我们已经被她发现了,她这是在向我们挑衅。”

贺弘睿话音刚落,监控里的巫铭雪突然侧过脸,阴狠地瞪了我们一眼,桀桀地笑了起来。

这女鬼长发诡异悬浮飘起来,青白的脸色,泛绿光的眼睛,黑嘴唇就像魔鬼的血,举起长长的五指黑指甲,优雅地轻轻一挥,梁校长的脸上立即多了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

梁校长捂住脸痛苦大叫:“啊——我的脸——”

巫铭雪,哦不,是冯雨竹,她的黑色长指甲上突然鲜血直流,那是校长的血。

她将指甲上的血放进嘴里含住,随即陶醉地闭上眼睛,两行血泪从她眼角流出,她突然狂笑起来,周围大风起,“哈哈哈……原来,这就是血刃仇人的滋味,痛快,痛快,哈哈哈……”

“这是哪里?”我指着屏幕里的天台问贺弘睿。

贺弘睿竟环着双臂没有救人的打算,打量了一下画面里的天台:“好像是艺校教学楼的天台。”

我吃惊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那是艺校教学楼的天台?”

贺弘睿说:“在来之前堪察过了,这是我们华义堂弟子接单后首要做的事情。”

“啊,华义堂接单了?”我惊诧道。

贺弘睿耸耸肩:“听说某神棍只知道混吃混喝,没给人家解决事情,还多死了两个人。”

我尴尬了一下:“哪、哪儿有这样?这是诬蔑。”

“诶,那你现在是人家高价请来驱魔的,还好意思不管啊?”我臊了他一句。

贺弘睿这才站了起来,不慌不忙:“我不让他死就是。”后面那句说得很轻很随意:“这种人,该!”

他说完,突然打横抱起我。

我惊问:“你干嘛?”

“带你装逼,带你飞!”他潇洒地眨眨电眼,保安室的门窗突然“呯”的一下打开。

我们悬空飞起,慢慢地飞出保安室,在夜色下腾空飞翔。

“抱紧我,否则掉下去,梁校长就死定了。”他说。

“我掉下去,关他什么事?”我不解地问。

他严肃地拧起眉头,愠色说道:“你要是受伤了,他死一万次都是轻的,还想救他,做梦吧?”

“……”我咬唇白了他一眼,其实心里美翻了。

不稍片刻,我们降落在艺校教学楼的楼顶天台。

冯雨竹肯定已经变态了,她不马上杀了梁校长,而是让他处在高楼边缘,在他身上划了一道又一道的不深不浅的口子,血慢慢地无止境地流着,慢慢地折魔他。

“啊啊啊,我跳下去还不行吗?”梁校长痛哭流涕,悔不当初:“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了,杀了我吧?全是我一个人的错,不关我家人的事,请你不要伤害他们。”

占据着巫铭雪身体的冯雨竹此时此刻就是复仇的魔鬼,她怎么可能会放过仇人?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