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91章 失踪的X档案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我倒吸一口冷气,紧张地看四周,可能是陌生地方,有一种被人偷窥的感觉,很没有安全感。

“不行,你……你给我出来,我、我又没答应你,你怎么……能……”

“你是我的,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他在我胸前含糊不清地说,说完一下子将我扔到了床上,瞬间就压了上来,面目竟有些狰狞。

我总觉得此时此刻他变得有些不一样,可以说可怕。

“啊,好痛,弘睿你弄疼我了,你干嘛?”我的双手被按在头顶上方,没有丝毫的前戏,干涩撕扯,强行进入。

虽然我们只做过两次,但从没有像今晚这样蛮横霸道,不留一点的温柔。

我求了他几次,他不但没有减轻力道,而且反而加大强度,我越叫他越兴奋,我艰难地转身看他,顿时惊呆了。

他的眼睛变红了,浑身散发着黑气,那是血凝珠的心魔在作祟。

血凝珠已经安份了挺长一段时间了,今晚怎么会突然觉醒?

见他似乎比我还能苦,我放弃了挣扎,任他在我身上驰骋,一个晚上。

凌晨天还未亮,我趁贺弘睿还未清醒,悄悄地下了床,脚踩在地上,又酸又疼,回到自己的房间,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上午九点半,是孤儿院的小朋友吃点心的时间,我帮忙给小朋友打点心装牛奶,果果表现得非常棒,这次她没有争抢着拿食物,而是先帮忙摆碗筷,别的小朋友差点把碗给摔破,她凌空一脚轻轻一踢,碗飞了起来,她帅气接住。

“哇,果果好厉害啊!”小朋友对果果祟拜极了。

我看了看外面的院长和老师,还好他们没看见果果耍绝技,否则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时,吕院长走了进来,对我说:“小薇,你让我找的资料我找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找着。”

我让吕院长帮我找有关于卓颜希在孤儿院的一切资料,结果她就给了我这样一个令人失望的答案。

“没有找着,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每家孤儿院的资料远到百年,应该都存档的吧?”

吕院长递给了我一本厚厚的资料本:“我们这是小地方,地处偏僻,九年前我们孤儿院还没有电脑呢,都是手写的存档资料,这是小柔和小希那一界的,我记得是记载了的,可是小希那页却不见了。”

“是不见了,不是找不着?”这下才听懂了吕院长的话,打开她夹了书签的那一页,那一页果断有被撕毁的痕迹。

“怎么只少了这一页?不会是有人撕了吧?”我说着,翻了翻前面的档案,前面那一页就是白千柔的。

“看来,有人不愿意让我们找到小希的过去。”贺弘睿神情凝重地走了进来。

我突然想起昨晚的事,顿时一阵尴尬。

吕院长听了有些着急:“你们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们美童孤儿院一地秉承延伸爱的宗旨,怎么会在一张旧资料上耍阴谋,我们这儿孤儿多的是,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吕院长,您误会了,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我们只是怕有外人要破坏孤儿院的宁静。”我干巴巴地解释道。

“谁要破坏孤儿院的宁静?”一说到有人要破坏孤儿院的宁静,吕院长顿时怒了,一把抢走了我手中的档案薄,警惕地看着我:“人你们也送到了,我看……你们差不多可走了吧?小柔是我们的家人,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多谢你们费心帮我们送回来,不送了。”

吕院长说完冷冷地瞟了贺弘睿一眼,低着头走了。

“这老女人,心理变态了吧?怎么一会儿睛天,一会儿阴暗的?”贺弘睿真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很随性。

“那我们怎么办,人家都赶人了?”我懊丧地说。

“那就走呗,活该被鬼盯着。”贺弘睿话里有话地说。

“你说什么?”我关小音量重新问:“这里面有鬼吗,难道是鬼撕的资料?”

贺弘睿看了看外面的人,俯身凑到我耳这,声音低沉,富有磁性:“昨晚我们是不是真做了?”

简直就是晴天霹雳,郁闷得我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白了他一眼赶紧跑。

他立马抓住了我:“你还没告诉我呢?不告诉我,是不可能会放你走的。”

我的脸肯定很红,可不能让他看到,我故意转开脸,故作无所谓:“没有,肯定是你做梦了。”

他怔了怔,怀疑道:“不可能啊,怎么会有这种情况?我虽然记忆凌乱,但是……那感觉是不会骗我的,我昨晚肯定上过你,而且好像很多次。”

居然能一本正经、极度坦然地说出这种事,我真是服了。

“不说这事了好不好?”我红着脸央求道:“现在何去何从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

贺弘睿叹了一口气,“能怎么办?明天就离开呗,快去找果果和伪娘吧,勉得跟小朋友混熟了,明天舍不得走。

贺弘睿居然就这么轻易地妥协离开了?太令人惊讶了,本以为他一定会用霸道的手段强行留下,再让方圆十里的鬼魂都来告诉他,有没有看到很不要脸的小鬼来偷孤儿院的档案资料?

可是他没有,而是选择静静地离开。

晚上,我去找了白千柔,坐在她旁边和她说了好多话。

我拿着梳子帮小柔梳头发,一边梳一边说:“小柔,我本来是来找你帮我一件事的,想让你对着我念一句咒语,可是你现在病了,帮不了我了,吕院长也不欢迎我们继续陪你,所以明天我们得走了。你想知道咒语是什么吗?我念给你听哈?”

我清了清喉咙,念道:“交错光明与黑暗,请光明化解黑暗的牢笼,将她深埋于心底深处的记忆解放吧?”“怎么样,不难吧?如果你没病的话,肯定会一下子就背下来对吧?”

给小柔梳头发的感觉好熟悉,好像我以前就这么做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胡思乱想。

想着想着,突然感觉身后有股凉意,心头揪了揪,浑身发毛。

夜路走多了,经常遇鬼,只要一有可疑的感觉,我就能想到是鬼,很可怕的感觉。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