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95章 棺中人(三)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他们吵吵闹闹,步选领着我们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想要继续刚才棺材故事。

途中,我看到一个女孩扶着慕容易坐在了凉亭里,慕容易惊魂未定、脸色难看。

女孩是慕容家的家政女服务员,换作以前叫做女仆。

女孩像是在安慰慕容易,只是……举止有些亲密。

随着步选进了阅文斋,那其实就是一个图书馆。

“刚才我说到哪儿了?”他抓腮挠耳地回忆。

我最喜欢听鬼故事了,尤其是真实的鬼故事,提醒他:你说那口棺材又回来了。”

“麻烦你讲重点,我没什么耐心。”贺弘睿很不给面子地说。

步选清清喉咙又开始讲了:“那口棺材居然回来了,而且……”讲到这儿,步选的表情就像是看到鬼似的惊悚。

步选讲得正投入,一声“呯”的巨响,门被人大力推开,慕容凝冲了进来。“小薇。”

这会儿,江昊毅有了被打扰的不耐,黑起了脸,贺弘睿也显得无奈。

见到凝儿,我整个人开得得跳起来,冲过去与她抱了个满怀。

“臭丫头,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来见你家薇爷?”我把凝儿的脸蛋当杮子捏了。

慕容凝拉下我的手,脸色有点不对劲:“我不是吩咐接线员捎信让你千万别来的吗?”

“啊,她没说啊?”这事奇怪了,“我也让捎了我要来的口信给你了,你没收到吗?”

“他们是故意的。”慕容凝气愤地说。

“为什么?”合伙故意不帮我们捎口信?不过两个小丫头片子的友情而己,至于吗?

“你们不知道。”慕容凝一脸愁容:“我们家出大事了,我是怕连累你,小薇。”

当然是出了大事了,否则怎么会请来华义堂两员大将?

“你这么说是不把我当姐妹,还是小瞧我了。”我故作生气地说:“就算你要小瞧我,也不能小瞧我们江师叔啊?”

我指着江昊毅,故意忽略贺弘睿,江昊毅那个没有感情的“老爷爷”竟然也会害羞,虚心地回了一句:“贺师侄的天资才是我见过最好的。”

“别说了,别说了。”在门外张望半天的步选跑了进来,“没时间聊天了,太晚了,要过门禁了,除了贺天师和江天师,大家还是各自回门房休息,记住,不管听到什么声音,千万别出来。”

“为什么我师父和江师叔不能回房休息?”我不解地问。

贺弘睿把我推向慕容凝:“废话,人家是请我们来驱魔的,可不是来作客的,你去慕容凝房里跟她睡,不许出来。”

贺弘睿做他该做的事去了,临走前突然停住,不放心地回头看了我一眼:“答应我,不许出来。”

我犹豫了一下,用力点头:“知道了。”

那晚,风很大,露很重,夜很冷,我躺在床上心系着屋外的贺弘睿。

门禁后的慕容府又静又黑,伸手不见五指,凝儿还不准我开灯,说门禁后禁止任何有光的东西。

外面的温度比刚才降低了十几度,像个大冰库,我们躺在电热毯上都还觉得冷。

“凝儿,步选没把棺材的事说完,后来棺材怎么了?他打开棺材看到了什么了?”我睡不着,闭着眼睛问凝儿。

凝儿没有回答我,难道睡着了?

“凝儿,你睡着了吗?”我转过头问凝儿,“好吧,你睡着了。不知道弘睿怎么样了,捉到东西没有?”

终于有点困了,我打了个哈欠,刚翻了个身,隐约感觉到床前站着一个人。

我努力地睁大眼睛想看个清楚,眼皮却变得艰涩且沉重,意识逐渐模糊,沉沉地入了睡。

睡着睡着,我好像做梦了。

梦里也是夜晚,我看不见自己的身体,但视线在前进。

走过长长的走廊,飘过一汪荷花朵朵的荷花池,穿过清幽宜人的花园,我看到了江昊毅。

他正站在眺望台上俯瞰整个慕容府。

贺弘睿呢?我到处找了找,镜头很快的移动,最终停在一口井边。

贺弘睿就站在井边,他正在往井里倒白粉末,脸上阴森诡异,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戾气,几天前他强要我的时候也是这种表情。

我惊呆了,一定是融凝血珠开始复苏了,他在往井里投放什么?

我想靠近他,并阻止他,可是身不由已,转眼间好像被一阵强风吹走。

当周围不再变换的时候,我已经在凉亭了。

环顾周围,一个穿睡衣的女孩背对着我走在孤独的小道上,女孩光着脚,垂着双臂,了无生气,像个活死人。

忽然,她身后慢慢地出现了一个穿包臀红裙子、红色高跟鞋的卷发女鬼。

女鬼身材火辣,红皮鞋发出响亮飘渺的“笃笃”声,“笃,笃,笃,笃……”

在幽静死寂的黑暗府邸里,显得格外的诡异悚惧。

如此响亮的脚步声,前面那个女孩居然听不见,

女鬼伸出她涂满红蔻的手,搭在了女孩的肩膀上。

女孩浑身一震,像是清醒了,慢慢地回头,这使我看清了她的脸,她不就是跟慕容易一起在凉亭的女孩吗?

女孩看清女鬼的脸后,惊恐大叫:“啊——有鬼啊!”

“桀桀桀桀……”女鬼抖着双肩诡异地笑了起来。

女孩踉踉跄跄地跑开,边跑边哭,跌跌撞撞,女鬼一闪一闪地跟着。

女孩摔在地上,匍匐而行,一边回头哭道:“丁小姐,你饶了我了吧?不是我害的你呀!啊啊啊……”

女鬼的右手突然像橡皮筋一样变长,一把抓住了女孩的脸,慢慢地,女鬼的红指甲陷进女孩脸上的肉里,五条血注柱直淌。

“嘶”的一声,女鬼撕下了女孩的脸皮,并把脸皮高高地举了起来,狂笑:“啊哈哈哈……”

“啊——”女孩满地打滚,疼得浑身抽搐。

女鬼停止了狂笑,围着女孩飘转了起来,这会儿,我看清了她的脸。

女鬼没有脸皮,腥红的血肉凹凸不平,两只眼睛很大却充满仇恨与妒忌,面容狰狞。

下一个画面,惊悚到我的每一个神经,相当恶心恐怖,女鬼仰起头,将那张脸皮慢慢地往嘴里塞去,边塞边嚼,嘴边不断地流出鲜血,一脸的陶醉。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