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97章 棺中人(五)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我刚要探头看棺材,贺弘睿抱住我,捂住我的眼睛:“不要看!”

此时,周围一片尖叫,步选说:“这、这是谁?”

“她是巧儿,是巧儿,今天一大早巧儿就不在房里了,我到处找不到她,那睡衣是我跟她一起去买的。”一个女孩哭着说:“呜呜……肯定是鬼杀死的,我不干了,我要回家……”

慕容寒厉声说道:“这世上哪儿有鬼?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昨晚住在慕容府里的所有人都有嫌疑,谁都不能走,等着警察来盘问吧?”

我使劲掰开贺弘睿的手指,刚好看到慕容易冲到墙边大吐特吐,不知道他是觉得恶心,还是害怕,或者伤心难过。

他跟那女孩的关系好像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掰出贺弘睿的手指缝后,我看到了棺材里的画面,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棺材里躺着一个穿睡衣的女人,脸皮没了,惊恐的眼睛死不瞑目地睁着,血淋淋的脸,血淋淋的睡衣。

她就是我梦里被鬼杀死的女孩,我震惊得无以复加,趁贺弘睿不注意,我偷偷地拉开他的领口看里面,一个红掌印映入我的眼帘。

我慢慢地放开他的衣领,拉下贺弘睿的手,不敢置信地抬眼看他。

贺弘睿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搂紧我,眸光温柔地看着我:“吓到了吧?让你别来的。”

再看旁边的江昊毅,他一脸惭愧,对慕容寒说道:“是我们疏忽了,抱歉!”

贺弘睿冷漠地接话:“这不能全怪我们,是你们慕容府有内奸,他似乎知道我们的全部作战计划,我看慕容二少你还是先除除你们府上这只蛀虫吧?敌在暗我们在明,就算我们身手再好也没用。”

江昊毅点点头:“这话倒不假,这个黑衣人手身不凡,与凶手有脱不开的密切关系,二少还是仔细地想想,慕容家都得罪过谁,谁最有可能作案?”

“眼红我们慕容企业的对手多的是,这社会游手好闲的渣子又多,要不是我们安保好,可能我们家的人三天两头是要被绑架勒索的,这让我们怎么猜?是不是让警察把几百号人统统抓起来盘问?我看就是你们没用,抓不到脏东西,就说是我们得罪别人才得到的报应。”慕容易擦着刚吐过的嘴角,跑过来语气恶劣地大声咆哮。

贺弘睿厉眼一凌,冷冷地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另请高明。”

贺弘睿拉着我就要走,慕容凝赶紧跑过来张开双臂挡住,着急地对她的两个哥哥说:“哥,我们慕容家危在旦夕,如果华义堂救不了我们,那这世上就没有人能救我们了,我相信,只要我们配合江大师和贺大师,就一定能渡过难关。把那件事告诉他们吧?”

“哼,我就知道,他们有事瞒着我们,还让我们来背黑锅。”贺弘睿眼底闪过一抹黑暗的邪恶之光,不禁让我不寒而栗。

慕容易顿时露出尴尬之色,默不作声地低下了头。

慕容寒一张冰冷的脸也有了一丝歉意之色,拱手说道:“委屈二位大师了,稍后我定将事情的原委一并告之,请先劳烦二位大师指点迷津,教教我们如何处理这棺材和棺材里的尸体吧?”

贺弘睿看着尸体,眉眼之间闪烁着睿智的光芒,给了江昊毅一个眼色,江昊毅立即走近棺材,在棺材和尸体的脑门上,都贴了几张符咒,用手在尸体上方感应着什么。

贺弘睿说:“这尸体当然是要交给警察,等我们做好善后工作后,警察也差不多要来了,先让他们散开吧,死人有什么好看的?”“怎么,嫌自己命太长,也想躺进去吧?”

贺弘睿这话一出,嘴里说害怕又忍不住好奇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

待江昊毅用眼睛做完侦察工作,他说:“我行走灵界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这样的鬼,真是太奇怪了。”

“此话怎讲?”慕容寒问道。

江昊毅神色凝重地说:“昨晚与我交手的是人,他使用的功夫类似驱魔派,但又不像,这尸体身上有明显对方留下来的鬼气,却没有本身的任何怨气,三魂七魄也全没了,鬼是不可能做到这点的,这是会驱魔术的人才能做到的,而且还是个高手。一个驱魔界的人怎么会和厉鬼同流合污,这难道不奇怪吗?”

昨晚和江昊毅交手的人竟是驱魔界的人,可是他当时正在跟江昊毅动手,怎么可能又出现在另一边杀巧儿呢?会是谁呢?

我做着猜测,眼睛的余光不由自主地看向贺弘睿,心头一惊,自己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不可能,不可能,我在胡思乱想什么?怎么可能是贺弘睿,他当时不是在桥墩上跟自己打架吗?

“所以,杀这女孩的不只是鬼,还有一个会驱魔咒术的驱魔人?”贺弘睿猜测道。

“不排除这个可能。”江昊毅说。

这时,步选跑了过来,对慕容寒说道:“二东家,警察来了。”

慕容寒点点头:“请他们进来。”然后再对我们说:“剩下的就交给警察吧?你们随我来,我把事情的前后全告诉你们。”

慕容易悄悄地在挪步子,被慕容寒发现:“大哥,你可是慕容家的长子,理应以身作则,再说了,这祸可是你闯的,这事你怎么能置身度外?这事我到现在还没告诉爸呢,你是不是想……”

“你敢威胁我?”慕容易气得脸色一阵红来一阵白:“我、我上趟厕所不行吗?马上就来。”

慕容易跑了,慕容寒不放心,让步选跟上去。

“一看就是个孬种。”贺弘睿鄙夷地看着慕容易说道。

对于贺弘睿当面对自己弟弟无礼,慕容寒显得一点也不生气,毕恭毕敬地邀请:“两位请随我来。”

“有劳带路。”江昊毅文绉绉地拱手说道。

我对棺材故事可是好奇得很,不让我知道可是要憋死我的,从贺弘睿的怀里钻出来,急忙说:“是三位,是三位。”

慕容寒愣了愣,居然笑了:“对,是三位,请!”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