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99章 真想一口吞了你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天呐,你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了,我看我们得给清歌打个电话,让她飞回来给你看看。”我忧心仲仲,抬头看他的眼睛,想问他哪里难受,不料他已经换下痛苦的表情,此时此刻眸光闪烁着邪恶的光,坏坏地笑着。

我心里咯噔一下,慌忙后退,他伸手揽住我的腰,大掌一收紧,单手就将我禁锢在怀里,俯身在我的脖颈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黯哑地说:“宝贝儿,你可真诱人,真想一口吞了你。”

说完,门突然自动打开,他抱着我一个闪身冲了进去,下一秒钟便双双躺在了床上。

他压着我,抚摸我的脸庞,我拿开他的手,强装镇定,说道:“那个……凝儿说她害怕,今晚让我务必要过去陪她。”

他脸色一沉,头顶上隐约泛起黑气,下面正等待着解脱的欲y望撞向我,一手按住我的殿部紧紧地抵着他的。

“那你男人的火谁来灭?她的心情重要,还是你男人比较重要?”他说得很直白,说完突然捏住我的脖子,力道不重也不轻,用那种好像要把我给吞了的力道吻我,另一只手疯狂蹂躏我的胸。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跟他摊牌?可是如果摊牌了,估计他会更不留情地占有我。

我看那黑暗面的贺弘睿其实也不是特别坏,他应该也记得我们曾经有过的点滴,还是装糊涂与他周旋的好。

我用双肘和双膝抵住他,头一歪,获得呼吸,艰难地说道:“贺弘睿,你能不能尊重我一些,你难道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吗?我们说好了,等夏真病好了,找到幸福了,再谈我们的事。”

他停了下来,一双比雄鹰还要犀利百倍的眼睛闪着不悦的光:“她的幸福和我们的幸福有冲突吗,我看你是故意找借口吧?怎么,你想把身体留给谁?”

他说完,毫不留情地撕破了我的衣服,往地上一扔,目光燃满欲Y望的火焰,掐着我的脖子,阴森森地说:“容不得你拒绝,今天本少主要让你看看,你的身体是谁的?只有谁可以染指,让本少主听到你在我身下求饶喘息的声音吧?或许本少主可以考虑少要你一回。”

我捂住胸口,一股屈辱感涌上心头。

他抓住我的裤子使劲地往下拉,我的怒火飙升,什么装糊涂,什么虚与委蛇和周旋,都丢到九宵云外去了,手一扬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

他脸一偏,回过头的时候,用大拇指抹了抹被打的部位,很变态地说:“果然是本少主床上的女人,辣的,有性格,本少主喜欢,不过……”

说到这儿,他的双眼闪过一抹杀气:“下次最好不要打脸,否则……”他突然掰开我的双腿,用力压下,疼得我痛不欲生。

一声惨叫还未叫出,嘴巴便被他堵住了,他手指破门而穴。

可能是我的叫声太大,引来了巡逻的保安,保安在门外喊道:“上官小姐,有事吗?”

这是我的房间,贺弘睿的单间在男区那边,有一些距离。

贺弘睿故意放开我的嘴,手中的动作越发的激烈,在我耳边轻轻说:“没事,你可以尽管叫,这样挺好刺激的,你觉得呢?”

你想得美,我才不会让别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我把嘴巴闭得紧紧的,双手被他禁锢在头顶,不能做任何的反抗。

“上官小姐,你怎么不说话?”门外的保安说:“你要再不说话,我们就要冲进去了。”

噗,冲进来,那我还怎么做人?

黑暗面的贺弘睿露出得意的神情,把手指退了出来,裤子瞬间就扔在了地上,身子用力一挺,深深地埋入。

“啊——”我一不小心又叫出了声,怕外面的人冲进来,我赶紧补上一句:“哦,没事,有一只大老鼠把我吓到了,现在它跑了。”

“原来是这样。”门外的保安说:“奇怪,慕容府什么时候进老鼠了,而且还是大老鼠?”

贺弘睿隐忍着笑意,在我耳边说:“你形容得很恰当啊,尤其是‘大’字,老鼠要进洞了哦?”他说完抬起我的臀部,用力地撞击。

剧烈的快感冲激着我的理智,我捂住嘴忍得淌冷汗,不能让他看出我身体的自然生理反应。

“林子大了,什么都有,更何况只是一只大老鼠,别大惊小怪了。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赶紧下班,我可不想也见到鬼。”另一个保安说。

“哎,要不是慕容家工资比别的地方高太多,老子才不干这要命的工作。”

“怕什么,死的都是女人,而且都是大东家的……”

“嘘,不想要工资啦?”

保安议论了几句走了,贺弘睿粗鲁地将我翻了个身,从后面抱着我进入,没有丝毫的爱抚与前奏,一个晚上前前后后要了不知道多少次。

我就像个布娃娃一样任他摆布,身体疼下面疼心更疼,最令人气愤的是,第二天魔鬼立马又变成了天使,完全不知道自己昨晚干了多混蛋的事,我连发脾气都不能冲他发。

人家是病人啊,我能拿他怎么办?我不打他,不理他总可以了吧?

贺弘睿发现自己在我赤果果地在我床上醒来,也猜到了一些端倪,见我板着脸不理他,知道事情不妙了。

“小薇,我昨晚是不是欺负你了?”贺弘睿一脸愧疚地看着我。

我没理他,把脏掉的床单换下来,冲他吼:“走开啦,挡道了。”

贺弘睿移开脚步,挠了挠头,在房里来回徘徊,最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严肃地扳过我的身体,对我说:“小薇,你听着,以后离我远点。”

我冷冷地问他:“为什么?”

他神情凝重地说:“昨晚欺负你的那个不是我,跟我没关系,不对……他是我也不是我……所以我想为你讨公道的话,只能打自己,可是……我怎么觉得好冤呢?因为我一点也记不得过程……”

噗,这就是他所谓的冤?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无语地说。

“你看不出来我变得不一样了吗?虽然我也想把你做得下不了床,可是那也只是想想,我怎么可能那样伤害你?”他一本正经地说着,像在为自己打抱不平。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