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03章 人间蒸发的女人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回去后,我立马找了江昊毅,他跟贺弘睿给慕容府看了一天的风水,然后破煞设阵,又尽力做到滴水不漏。

慕容府那么大,他们忙了一整天都还没全部完全。

我把慕容易又乱搞的事告诉了他们。

“真搞不懂得这些女人,为了嫁进豪门,连命都能豁出去啊?”江昊毅不可思议地说。

贺弘睿一脸的鄙夷,不屑地笑道:“有的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更美一些,就把命搭进整容院了,嫁豪门的那点牺牲对她们来说算不了什么。”

“那个柔霜美会死吗?”我有些担心。

“明天她就要公开当二奶了,那就是曝了光,那女鬼是不会放过她的。”江昊毅分析。

“那我们肯定要阻止的呀!”我说。

“当然要阻止,还要抓住她。”贺弘睿看着自己的手,眼底闪过一抹杀气。

翌日,阳光明媚,是个天公作美的周末。

我把慕容凝即将要多一个大嫂的事情告诉了她,她好像已经习以为常,并不觉得奇怪,说她大哥自从懂得用下半身考虑之后,就没停止过换女人。

当然端木菲例外,那些女人怎么能跟端木家的千金相提并论,别说端木菲人漂亮又贤惠,就算她丑出新高度、泼辣如夜叉,她大哥也得照样把慕容大少奶奶的位置给端木菲。

因为端木家牛逼呀!

“你看着吧,有这女人哭的时候。”慕容凝吃着草莓布丁一副闲聊八卦的悠闲样子。

“你一点也不担心你们家会出事啊?”我舀了一大口布丁放进嘴里。

“现在不是有你们吗?”慕容凝对我们很有信心:“上一次是因为有内奸,这一次我看两位大师部署精密,应该不会有什么闪失。”

“要不……我们去天水阁一起去拜访你妈妈,看看你们豪门收二奶的场面礼节?”我想看,一是好奇,二是想盯着柔霜美。

“无非就是敬个茶,听听那老婆子的教导,再听听原配的教导,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去岛上的电影院去看场恐怖片。”慕容凝放下布丁,拉着我就要出门:“好不容易到了周末,我可得尽尽地主之宜,走,玩去。”

“老婆子?”我惊讶地看着慕容凝的侧脸:“你用‘老婆子’形容自己的妈,酱紫好吗?”

慕容凝无所谓地笑道:“又不在她面前,怕什么?”“哦,我没跟你说过,她不是我亲妈吗?”

“啊,她不是你亲妈呀?”难怪!

“我妈妈去世十年了。”慕容凝有些伤感,目光泛起了泪花,抬起头倒了回去:“不说了,不说了,人呀,要往前看,走走走,看电影去。”

“那是,当然要往前看,好,看电影。”我们手拉着手,走在阳光下,就像上高中那会儿。

说实在的,来了这么多天,还真没逛过爱乌及乌岛,这可是著名的旅游胜地,不玩太可惜了,反正那女鬼就算要杀柔霜美也要等到晚上。

今晚再收拾她也不迟!

出去的时候,贺弘睿和张昊毅又在布剩下的阵局,管家父子步选和他的爸爸步广打下手,就连老园丁丁叔也跑去凑热闹,说要为慕容家献一份力。

既然有那么多人帮忙,那少我一个也就不少了。

我和慕容凝去看了一场恐怖电影,然后又吃了点东西喝了点饮料,接着在冷冷清清的商品铺里买了一些东西,回去的时候是傍晚五点,天还亮着。

一回到慕容府,我就去打听柔霜美进了慕容家门没有,回答我的那些女家政员,有的对这事是艳羡不已,有的是莫不关心,有的是嗤之以鼻,但没人知道她去哪儿了。

“是不是搬进大房东厢啦?”有人猜测道。

“我觉得有可能进天水阁了,老太太可是相当期盼第二个孙子的。”

她们不知道,我直接去找了贺弘睿和江昊毅,他们说柔霜美突然失踪了,看门的保安没见过她出去,那她应该还在慕容府才是。

柔霜美失踪这事暂时不能公开,至少今晚不行,贺弘睿和江昊毅的“狩猎”行动还要继续,箭已上弦,不得不发。

慕容易知道柔霜美失踪后挺着急的,立即命令调监控查找,慕容寒派了亲信寻找这个刚进门的大房二奶。

“难道这女鬼白天就行动了?”我猜测道。

“不可能,她要出来,我们不可能不知道。”贺弘睿肯定地说。

江昊毅也说:“我们花了两天的时间摆阵布局,只要她出来,我们能立即感应到她在哪个方位,这肯定是人为的。”

后来,慕容兄弟问了天水阁的人,她们说柔霜美今天的确来给老太太和太太敬过茶,还收了进门红包,后来高高兴兴地回女工宿舍收拾东西去了。

我们也去女工宿舍问了,女工们异口同声地说,柔霜美后来的确回来过,是回来收拾东西的。

我们翻了她的衣柜和床铺,她的东西全没了,是搬走了,可是大房东厢那边没人见到她进去过,天水阁的人也没见她搬进去,柔霜美就这么诡异地失踪了。

技术人员调出监控后,我们仔细地看了。

早上八点,柔霜美穿了一件粉红色长裙,美美地往天水阁走去。

她是二奶,“出嫁”自然不能穿大红色。

她还撑了一把黑伞,新娘子在结婚当天地位非常大,但不能惊天犯地,要么有媒婆背,要么有红地毯踏,可她这些都没有,所以就穿了一双红鞋子,撑红伞是不与天争大,但怀孕的女子只能撑黑伞。

撑着黑伞,她走进了天水阁,午饭过后大概两点钟,她从天水阁里走了出来,粉红色的长裙,一把黑伞撑到底,直到她走进女工宿舍后再也没有出来。

结果是,她在女工宿舍里失踪了,连根头发都没有留下来,人间蒸发。

一个成年人失踪未满二十四小时就不能立案派警寻找,慕容家只能自己暗中先寻着,女工宿舍里所有的女家政全部被列入疑犯的行列,控制在宿舍不得离开。

晚上的“狩猎”行动悄悄地展开了。

夜黑风高,寂静阴森,黑暗仿佛要吞噬一切,整个慕容府充满惶惶不安的气氛,她——要出现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