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05章 封住你的嘴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贺弘睿一把将慕容兄弟推开,不耐地说:“我有分寸,快让开,别碍手碍脚的。”

“不行,我知道你这剑,这是华天英祖师爷的驱魔宝剑——苍,鬼魅中剑,必定灰飞烟灭,可是那女鬼现在附在菲儿的身体里,你必须把剑刺进去,才能达到灭女鬼效果,我说得没错吧?”

慕容寒说得完全对,可是现在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制服丁从梦,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我不会让她把命丢掉,该多少力度,我清楚得很。”贺弘睿自信地说。

慕容易劝慕容寒:“二弟,咱们就相信贺大师吧?让他试试。”

“放屁,人命能试吗?”慕容寒暴跳如雷,挡在贺弘睿面前说什么也不肯让开。

“哎呀,别啰嗦了,这线撑不住了。”我这边线系得手指头都红了,他们还没商量好要不要刺。

这样拖下去可不行,我得另外想个办法才行,这狗血似乎作用并不是很大,丁伯用贾方派邪术养的鬼,必定不同凡响。

对了,怎么把我那与女娲灵石融合的异血给忘了?

狗血太低级,对付不了法力高强的恶鬼,那用我的血一定能事半功倍。

我抓住红线,用力一拉,掌心顿时火辣疼痛起来,划出的伤口涌出鲜血来,立即在手掌上画出一道驱鬼符。

而这时,丁从梦使出全部力量,震断了所有红线,勾着尖尖的爪子朝我飞来,似乎是看准了我是最弱的突破口防线。

我目光一凌,在她飞过来那一刻,已经念出咒语:“昭昭其有冥冥其无,视之,听之!鬼魅无所遁行!”念完,手掌举起,一掌拍在了“端木菲”的额头上。

端木菲面目扭曲地大叫一声,浑身抽搐。

贺弘睿挥剑刺来,丁从梦瞬间从端木菲的身体里飞出来,贺弘睿收剑不及,眉目一滞,慕容寒飞身扑在了端木菲的身上,用后背硬生生地挡了一剑。

剑入得不深,但还是出血了,端木菲浑身一颤,回神看到这一切,吓得她花容失色,抱住慕容寒大哭:“寒,你这是为什么呀?”

慕容易跑过来拉端木菲:“快跑,要不然丁从梦那娘儿们又要害你了。”

端木菲奋力甩开慕容易的手,转身扶住慕容寒,慕容寒深情地看着端木菲,笑道:“你没事就好。”

端木菲按着慕容寒背上的出血口,哭得非常伤心:“你真傻!”

“喂喂喂,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慕容易一把推开慕容寒,对端木菲说:“你是不是暗中跟他见面了?你们俩是不是藕断丝连、旧情难忘了?”

“闭嘴!别拿我们跟你相提并论。”端木菲与慕容寒异口同声地说道,两人还真有默契。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端木菲与慕容寒是大学同学,还是初恋情人,前女友成了自己的嫂子,好尴尬。

话说回丁从梦逃出端木菲的身体后慌忙逃窜,贺弘睿和江昊毅前后夹击,她化成一颗珠子飞上夜空,贺弘睿扔出青铜宝剑,剑身蓝光闪闪冲向夜空,将珠子击碎。

丁从梦灰飞烟灭。

朦胧夜色下,贺弘睿和江昊毅帅气走来,我开心地迎向他们。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完成任务了诶!”

贺弘睿走得非常快,看着我一脸的忧色,走近后拉起我长了茧的手查看,蹙眉霸道地说:“以后再敢给本少主伤害自己看看?”“走,处理伤口。”

之前天天送货提重物,两只手满是茧子,现在又加了一条疤,更丑了。

我无所谓地说:“没事啦,一点小伤而已,以前做手工、搬货打工的时候,也是经常破的,自己几天就好了,连药都不用上的。”伤口上的血明明已经凝固,是他太夸张。

他抓住我的手,不让抽回,见我挣扎,索幸将我扛在了肩上。

“哎哎哎……”突然身体变轻,整个人悬空,我才知道自己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被他给拎了回去。

“贺弘睿,你要不放我下来,我就咬你了。”我使劲挣扎。

“你敢咬,本少主便就地封住你的嘴。”贺弘睿赤luo裸地威胁道。

我一吓,连忙捂住嘴。

江昊毅跟在后面摇头轻笑。

老园丁丁忠被警察带走,面临着杀人的指控,等待他的是法律公正的制裁。

在他被带走的时候,与他有些交情的步家父子去送了他。

后来,步选告诉了我一件事,丁从梦是丁伯的女儿,丁伯是为了给女儿报仇才做的这些事。

丁伯在慕容家当了很多年的园丁,一直安分守己,后来,他那爱慕虚荣的女儿终于如愿进了慕容家,并且还嫌弃爸爸只是一个园丁,不与他相认,向慕容家隐瞒了她与丁忠的父女关系。

步广父子是知道此事的,虽为丁伯鸣不平,但也尊重丁伯的选择,从没想过要揭发。

丁忠疼爱女儿,并不怪女儿不认爹,可是有一天,女儿突然惨死,腹中胎儿也不翼而飞,丁忠悲伤不已,病了整整一个月。

步选父子知道这些事,但他们完全没想到丁忠居然会邪术,而且还杀了那么多被慕容易看上的女人,慕容易看上一个,他就便杀一个。

但是端木菲例外,端木菲为人善良、平易近人,平时很照顾丁忠,这让丁忠放了她一条命。

丁忠被抓上车的时候,满满的怨气,发了疯地对警察咆哮:“我女儿死得那么惨,你们怎么不破案?我替我女儿报个仇,你们就分分钟不放过,你们迟早会跟慕容家一样遭报应的。”

尽管丁忠戴着手铐,尽管项队长拿枪指着他,他依然毫无畏惧,骂骂咧咧的,举手对月起誓诅咒:“我丁忠以贾方派之名对月诅咒,诅咒慕容家自此败落,让他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被更多的鬼缠得永无宁日……梦梦,爸爸现在不能给你报仇,但是你放心,老天爷不会放过他们慕容家的,我们就睁大眼睛看看,看看他们能活多久……”

丁忠的诅咒就像毒药一样,慢慢扩散在黑暗之中,撒向慕容府。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