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11章 电锯惊魂(下)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步选在我眼前挥着电锯,“嗡嗡嗡”吵闹的机械声简直就是我的催命符,我仿佛已经感觉到电锯的刀口,在我身上撕咬切割,痛彻灵魂的噬骨之痛。

我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歇斯底里地大叫:“啊——师父,救我,弘睿,救我!”

恐惧像无底的深渊,我坠入,努力地抓住悬崖的边缘,步选就像一个恶魔一般,踩着我的手,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嘲笑着我。

“哈哈……他不会来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把你的口信传给他,慕容易会招待他们一整晚的。听说还叫了很多小姐陪他们玩呢!哈哈……他们那些男人都这样,你以为他有多重视你吗?你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件衣服而己,想换就换。”

“你、你卑鄙无c耻。”我气得半死,难怪贺弘睿一直没有回电话,只是发了个不知所谓的信息。

“我又没说我是好人。”他说得理直气壮,脸不红气不喘,说完拿起电锯,露出了很变态的笑。

我不由自主地缩起脖子,语气软了不少:“朋友朋友,你不是说让我选个死法吗?这个太疼了,咱换一种吧?”

大丈夫可以能屈能伸,小女子也可以,只要能活下去。

“不疼,我可以瞬间切断你的脖子。”他说着,慢慢地挥舞电锯,脸上的邪笑像个疯子,电锯慢慢地往我脖子伸了过来。

我大叫不已:“不要不要,我不要电锯,我不要电锯,那个……步选啊,咱可是中国人,不能学美国变态,换一种吧,你刚才明明说了可以的。”努力地挤出一丝苦笑,我要崩溃了。

“真麻烦!”他关了电锯开关,显得很不耐烦:“快点选,我还要做面包开店呢,别浪费我时间。”

“我我我要……”什么死法可以慢慢地死,又不会很痛苦呢?我想想。

“对了,我要撑死,我不管,你说可以选择的,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说话不算话。”人家说,做饿死鬼不如做个饱死鬼,至少开心完以后才死的。

步选哑口无言,说道:“那、那喝白开水好了,我去拿。”

“我不要,我不要,我喝不下啦,我说你也太抠了吧,拿白开水给我喝,怎么说我也是快死的人,就不能让我吃点好的吗?”喝白开水喝到死,这太惨了。

“吃好吃的?”步选想了想说:“我可告诉你,我是很穷的坏人,什么燕窝鱼翅、冬虫夏草、烤全羊,这些统统都买不起,想吃这些吃到撑死是不可能的,还不如用我的电锯送你一程。”

他说着又举起了令我心惊胆颤的电锯。

这家伙实在是抠,临死还要花他的钱,他会让我死得很难看。差不多了,不能再拖延了,否则我会像柔霜美活活地被锯成尸块。

“吃面包吧?”我紧紧闭上眼睛大喊大叫提议道,“你不是会做面包吗?也用不了多少成本,我可以付钱买,就吃你做的面包。”

他刚才说了要去帮面包开店,那现在肯定没有,没有就要去做,那不就可以拖延很多时间了。

步选两眼一放光,转身跑进了面包房,端出一篮子的过期面包。

“来,快吃吧?”他将一篮子的过期面包往我面前一放,大气款款的样子,显得他大方,接着要打开手铐放开了我的手。

双手得到初步的自由,双脚还被铐在床两边呢!我一脸的嫌弃,用眼角看他:“真小气,居然拿过期面包糊弄本小姐。”

“你都要死了,管他是不是过期的,快吃,不然我……”他说着又要举起电锯。

我大惊:“我吃我吃……”

我拿起一块大大的枕头包一打量,差点吐了,那都发霉长毛了。忍着恶心,我咬了一口,艰难地吃了进去,但马上又吐了出来。

步选见我吐了,气得发疯:“不管了,就用电锯切断你的头,我可是给过你机会了,你自己不把握。”

电锯声又开始“唱聊斋”,越来越近,我撑不下去了,惊骇至极,闭上眼睛哭了起来。

“呜呜……请你杀得俐落点,别锯个脑袋都锯不断,锯个个把小时的话,那我就是被吓死的。”

我哭着哭着,闭着眼睛等锯头,电锯来到我脖子边“嗡嗡”作响,直到它碰到我的脖子,声音突然没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在磨蹭我的脖子。

我赶紧睁开眼睛一看,步选拿着的电锯不知怎地变成了一把绒毛似的玩具电锯。

我跟步选全都吃惊得一脸慒逼。

步选的惊讶不比我们少,抖了抖手中的毛绒玩具,比见到鬼还恐怖的样子:“怎么回事?”

“这叫调包!”

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浑身一震,蓦然睁开眼睛,寻找声音的来源。

贺弘睿正坐在桌前挑着篮子里的过期面包,英眉紧蹙,举起一个发霉长毛的面包,惊愕地说道:“哎,这都长毛了,你就拿这破东西给我老婆吃啊,太不厚道了吧?”

看到贺弘睿,我不禁喜极而泣。

步选大吃一惊,看了看门,说:“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贺弘睿慵懒地翘着二郎腿,云淡风轻地说:“穿进来的啊,你不知道我会穿墙术吗?”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都被人攻破“城池”了,他居然一心就想知道人家是怎么破的。

贺弘睿看着我,对步选说:“突然觉得不对劲,就发了条信息给她,跟她说我马上就回来,让她们先不要轻举妄动,收到回复我。可等老半天她也不回复我,等我打电话找她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关机了。于是我就回去了,结果慕容府也找不到她,最后只能用我们之间那微妙的感应了,这个感应真不错,让我找到了她。我知道这个以你现在的智商来说,太难太深奥了,你不懂很正常。”

步选不敢置信地看着贺弘睿,后退了好几步,接着两眼一亮似乎想到什么,突然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你救不了她,她双脚已经被铐住了,钥匙已经被扔掉了。”

我忙坐起来看双脚,吃惊地发现,手铐也被调包了,现在那不过是纸做的,只要我一扯,那“手铐”立马破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