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15章 今天只准叫老公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终于到了。”我几乎已经没办法出声了,仰视着高高的黑火山,有一种被压在山底下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两只脚痛到麻木,不像是自己的。

“是啊,到了。”贺弘睿把我从他的背上放了下来,看着山顶上的火山口,脸色苍白,但站得笔直。

一路走来,带着我这样一个拖油瓶,在没有任何进食的情况下,他表现得十分强悍,完全处在主导位置。

看他脸色不好,我便问他:“你是不是受伤了?脸色这么差?”

他傲娇地说:“本少主像有事的样子吗?你这么问,就是看不起我。”

经过这次相处,我了解到,他有一种即使是死了,也得站着死的英雄气魄,还有一种说法叫做:顽固

他自己再累再辛苦也不显露分毫,不容许自己的女人受一点点的苦。

我问他为什么,他倔强地回答,如果我受苦,那他会很没面子,他是贺弘睿,不能没有面子。

鬼才相信他,他不说我也知道为什么。

仰头观察了没两下,脖子就酸了,我有个疑问:“这火山是死的呀,它没火,怎么才能把天空烧出个洞来呢?”关乎生死,我好紧张。

他懒洋洋地做起了热身运动,一边自鸣得意地说:“本少主的三昧真火是白练的吗?今天让你看看三昧真火的真正实力。”

看他风采依旧,我安心了许多:“那就靠你啦,伟大的少主殿下!”

他怔了怔,深深地看着我,说:“我不喜欢你叫我少主殿下。”

我改口称道:“那就叫……”

不等我叫出口,他霸道抢话道:“也不准叫师父,更不准连名带姓地喊,今天只准叫老公,否则……。”

我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好笑地问:“否则就逐出师门吗?这个用过了,咱们能不能换个别的试试?”

我的玩笑话他不接,反而变得严肃冷漠,我以为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吓得我连忙收了笑:“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突然,他笑了,把我推向石壁,壁咚在他的怀里,勾起一抹坏笑,在我嘴上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一口:“否则就地办了你,直到你愿意喊为止。”

我捂住嘴笑道:“不喊不喊就是不喊……”说完用“铁头功”一头撞向他的脸。

以他的身手,怎么也不可能被我撞到,不料……

“啊——我的鼻子……”他捂着鼻子,痛得眼泪都给挤了出来。

“你怎么不躲开啊?”我始料不及,不知所措:“身手变差了呀?”

一听我说他身手变差,他立即纠正:“不是我身手变差,是这里的环境会令法术失灵。”

“那你还能吐出三昧真火吗?”我担心地问。

他解释道:“我们魔炎鬼族打小就练三昧真火,地狱里的火海就是靠魔炎鬼族使者维持,只要我们的灵魂不灭,三昧真火亦不灭。”

“那就是说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希望出去喽?”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拉起我的手往上游登去:“那是自然,不过,这黑火山可比沙漠可怕得多了,我们得做好承受风暴般磨难的心理准备。”

“嗯,我知道了。”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而且也会变得更强大,努力地去追赶你。

黑火山陡峭险峻,越往上攀登风越大,海拔越高呼吸便越困难。

渐渐的,我们上了高峰,雪飘了下来,风夹着雪无情地打在我们身上。

贺弘睿用他高大的身体挡在我前面,让我躲在他身后,慢慢地跟着他前进,脚下是万丈深渊,稍不留神便会摔得粉身碎骨。

由于太陡,很多时候我都是连手带脚地攀登,那种时候,贺弘睿就移到了我身后,推扶着我助我前进,还能用脚用身体挡住我下滑的我。

我攀得晕头转向,疲惫到只剩下半条命,贺弘睿却还能强颜欢笑,时不时地开个小玩笑逗我:“我现在像不像一堵墙?”

我回头看他,气喘如牛:“颜、颜值好高的一、一堵墙……”腿一软脚一滑险些倒下,他眼疾手快扶住了我,碎石滑下悬崖,弹撞声回荡在壁石之间。

那样高那样陡风雪又大的怪石山,没有任何防护措失,这要是只有我一个人,活下去的机率为零。

攀着攀着,突然刮起一阵强风,我抬头一看,山顶上,黑风暴正以秒计速度卷来。

“趴下!”贺弘睿按着我扑倒在地,压在他身下,我的双腿被他紧紧扣着。

只见他触壁的十指弓起,因为用力而颤抖泛白,十个手指头慢慢地陷进石壁当中,石壁碎出细石飞溅。

当他的十指手指头全部陷进石壁,血从小洞里流了出来,我感觉到他的身体与石壁产生了一股很强的吸力。

他紧紧的抓住石壁,大声喊道:“贴住石壁,闭上眼睛。”

我照着他的话做,下一秒钟,耳边狂风带着沙子打在石壁上“沙沙”作响,打在我们身上、皮肤上像针刺一样疼。

风暴好像要一股作气地把我们推下去,它的力气巨大,我们的身体几经浮沉,最后都被贺弘睿给压了下来,壁石上的十个小洞又流出了一些血液。

几秒的时间,像是过了一世纪那么久,仿佛身如在地狱,煎熬无比。

终于,黑风暴走了,而我们还活着,彼此依偎着。

“它走了,它走了。”我睁开眼睛激动地说,拿起他的十根手指头看。

那十根手指血肉模糊,十个手指甲全部翻开几乎脱落,血染红了他的手指。

那画面,一下又一下地刺痛着我的心,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拿开我的手,故作一脸嫌弃地看着我:“我发现你很爱哭诶,这点小伤又死不了,要不了几天就好了,不许再哭哦!”

我慌忙翻看口袋,想找一些能包扎的东西,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懊恼得我真想把衣服撕了。

“你撕了衣服有什么用,包了也好不了,快继续赶路吧?”他摸了摸我的头,嘴唇更白了,却笑得那么灿烂。

他受了伤,反而是他安慰我,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在接下来的路上,我要更坚强,不拖他后腿,尽一切力量让他活下去。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