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17章 与火山的生死约定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那你为什么不跟她一块儿出去呢?”我问道。

他再次叹气,整座火山也跟着颤了颤:“必须留下一个,只能出去一个,你们也一样,他留下,你出去,快走吧!”

“我不要,如果必须留一个,另外一个才能出去,那我宁愿是我留下来,我们女儿跟着他比跟着我好。”一说到要分离,我便忍不住悲伤。

“哦,你想留下来,换他走?”火山扬声问道。

我肯定地回答:“我留下来,请你让他回来吧?”

火山沉默了一会儿,我一度以为它沉睡离去,忍不住呼唤它:“火山大哥,你还在吗?”

不理我!

“哈喽,火山爷爷,您还醒着吗?”它应该活了好几万年了吧?上古神兽呢!

还是不理我!!

关乎人命,它怎么可以忽略我?气炸我也:“喂,上古神兽了不起啊!答不答应倒是给句痛快话啊?”

“哟,个头不大,脾气倒是不小!”它突然又说话了。

我吓了一大跳,清清喉咙,重展笑颜:“那个……火山爷爷……”

“我呸,谁爱当爷爷谁当,人家还是小鲜肉呢?”火山气得大风狂吹,我赶紧抱住石壁好平衡自己。

“好好好,你是小鲜肉,你是小鲜肉。”我赶紧安抚它,随口问道:“奇怪,你在这里面住了这么多年了,这些话谁教你说的啊?”

“像你一样的人类啊!不过他们都没能爬上来,你是第三个跟我说话的人类。”火山说。

原来都是模仿来的。

“那你现在能让我朋友上来了吗?”我问道。

“你往下看。”他说。

我伸长脖子探头望去,悬崖下的峭壁上还真挂着一个人,细细一看,那就是贺弘睿。

他右手将宝剑固定在石壁,左手抓着上面的剑缝,借力使力,慢慢地让自己一步一步地向上跳跃移动,左右手轮流替换。

我没敢叫他,怕打扰他害他分心,全程揪着心守在悬崖边,一直到他成功爬上来,

“太棒了,贺弘睿,你是我的偶像!”我冲过去激动地抱住他的脸猛亲。

他一脸疲惫,看着我笑了笑,接着便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了?”我轻轻拍打他的脸呼唤他,可他就是不醒,趴到他胸前听了听心跳,惊骇地发现没有了心跳声。

“火山爷爷,他好像死了,你不是说……”我说着又开始放声大哭,心痛得无法呼吸。

“哎哟喂,求你别哭了,我要疯了我。”火山崩溃地说:“他没死啦,只是太累了,睡着了,你让他睡一会儿,我保证他生龙活虎。你没听说过,累得只剩下成半条命那句话吗?他这种人本来就只有半条命,筋疲力竭的时候就跟像个死人了。”

我收了哭声,停止了哭泣:“你知道他不是正常人啊?”

“废话,你爷爷我活了、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就你们这点小九九,你爷爷我还看不出来啊?”他的语气别提多得意。

“没死就好!”我脱下外套盖在了贺弘睿身上,拉起他的手,拿出口袋里的干净手帕,替他清理血肉模糊的手指。

“咦,你有这么漂亮又干净的手帕,刚才怎么不拿出来擦我身上的鼻涕?”火山吃惊地说。

我汗了一把,尴尬地笑道:“刚刚才想起来,刚刚才想起来。”

“天呐,你的记性跟绿儿有得一拼。”火山说:“等会儿他醒过来,你不能跟他提我们的事,不要问为什么。”

“知道了。”我满口答应。

“还有……”才说两个字,他又沉默了。

“还有什么,我们没欠你钱吧?”我好笑地说:“要求这么多!”

火山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我的绿儿全名叫萧绿水,如果有一天你能遇见她,请你帮我带句话:绿儿,沙漠的仙人掌开花了。”

想不到一只上古神兽也如此感性多情,我被感动到了。

“嗯,我记住了。”我点点头答应了。

……

清理好贺弘睿手上的伤口后,我用干净的一面替他包扎上,就在整理他衣袖的时候,发现了他手腕静脉上有一个刀伤。

刀伤上的血已经凝固,以伤口创面的愈合程度来看,这伤最多也就只有一天的时间。

“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我自言自语,回想着一天前都发生过什么。

一天前我饿晕了,醒过来的时候不渴也不饿,精神变好了,也有力气了。

“对了,在那之前,我好像感觉到嘴里有血腥的液体入口,难道……”我重新拉起他的手腕看了看,惊呆了。

“你猜得没错,他用自己的血,喂你血了。”火山说。

“这你也知道?”我哭着问他。

“那当然,我可是这片蛮荒世界的守护神,在这里面发生的事,都逃不过我的眼睛。”火山说得很得意。

看着贺弘睿,我的心好像充满了某种物质,感动、幸福、温暖但也心疼,心疼他为我所做的一切,把他的手放到脸颊边,是冰的,我呵出热气温暖他,轻轻揉搓没有伤口的地方。

他睡了很久,守在他的身边,我一直静静地看着他,时间过得很快。

当他醒来的时候,我却睡着了,他摸我的脸才使浅眠的我醒了过来。

“你醒了。”看到他醒来,真的好开心,慢慢地扶他起身。

“我是不是睡了很久?”他说着做了个伸展运动:“现在感觉精神特别好,可以继续登顶了。”“你还行吗?”他问我。

我用力点头:“我行!”

能陪他多久便多久吧!火山说了,留下一人,走一人。

剩下的路走得比较顺利,我们俩手拉着手并肩走,他看我,我看他,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两个人跟平时都不太一样,说不上哪里不一样了。

自贺弘睿醒后,火山也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我也如约没跟贺弘睿提这件事。

终于爬到了山顶。

站在山顶,能俯视大半蛮荒沙漠,好宽阔的视野,心境豁然开朗,好像一切尽在脚下。

贺弘睿指着另一边巨大的火山坑,说:“果然是黑火山。”

那火山坑是纯黑色的,看不到底,还未走近便让人产生一种畏惧感。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