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19章 生离死别,切肤之痛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我攥紧拳头奋力地捶着隐形墙,恨不得撞碎它立即飞到弘睿身边。

“火山爷爷,我朋友还在外面呢,不,是老公,我老公还在外面呢,你让他进来啊!他到哪儿去了?”我大喊道。

火山一声长叹:“他跳进熔岩里去了,那熊熊岩浆火就是他,他在帮你烧天洞呢!”

火山终于将喷涌出的暗红色岩浆流推到天顶,撞向天空并灼烧散出花火,最后落下的岩浆便像死去了一般,八方散落,紧接着另一浪再复推,一浪接一浪,周而复始,像是不把天空撞破烧毁便誓不罢休,简直就是以“自杀”的形式与“天”对抗,煞是激烈。

那奋不顾身的“岩浆”竟是贺弘睿!火山爷爷的话就像是一把刀,正一刀一刀地活剐我的心,痛得我无法呼吸、生不如死。

跪在隐形墙下,我泣不成声,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以命换命。

贺弘睿呀贺弘睿,你就这么死了,叫我如何苛活?

“为什么?”我看着山洞洞顶哭喊:“死火山,你个王八蛋,我们明明说好了,我留下来,他走的,不是吗?你这个骗子。”

火山说:“诶诶诶,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从头到尾可都没说过答应你条件的话哦,不信你自己想想看。”

被他那么一说,好想是这么回事!

“可、可你也没有拒绝呀?”我哭着说。

话正说着,外面的火山猛然加大的力度,震得山洞也开始晃,天幕终于烧破,并且越来越大。

“他成功了。”火山很是激动。

成功也就意味着,我要失去了他了。

突然“呯”的一声巨响,天幕上发生了爆炸,炸出一个大洞,岩浆全部耗光、四散,慢慢地退下,渐渐地开始暗淡。

我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瘫软在地,泪水像决堤的洪水泄出泛滥。

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到眼睛都看不清东西了,没有力气了,我才闭上眼睛倒了下去。

“喂,姑娘,快醒醒……”

火山叫了我一遍又一遍,我听得见他叫,就是不想理他。

就这么死去吧?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没有勇气面对残忍的现实,原来被留下来的生者是这么的痛苦,心每分每秒都在痛,我的灵魂已经死去。

火山没日没夜的聒噪着。

“喂,你可以出去了呀,你怎么不开心呢?”

“你们之前不是一直想出去的吗?真是搞不懂你们人类!”

“喂,你再不出去,这天幕就要全部缝合了,你老公就白死了。”

“你不会是在生我的气吧?这可不能怪我,我确实没有明确答应你,你还记得吗?我还请你出去后帮我带话给绿儿呢!如果我答应你留下来,我干嘛要让你捎话啊?

其实你老公在你昏迷的时候,就已经跟我达成了协议,我告诉他出去的方法,他葬身火山代替我守蛮荒。我跟你说过,必须留下一个人。因为只有那个人化作火山喷发岩浆,才能打开结界。

哎呀,糟了,我答应他不告诉你这些的,完了完了,不守信用的神兽会被惩罚失去法力一年的,哎呀妈呀,倒霉倒霉!”

火山讲出这个秘密,就好像把我从地狱里拉出来再枪毙一次,残忍到令人发指。

我捂住耳朵哑着声嚎啕大哭:“闭嘴,闭嘴……你滚,我不想再听你讲话。”

他抓住我的手,用力拉开,对我咆哮:“这可不行,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再不出去,你们的女儿可就要变成无父无母的孤儿了,你老公也白白牺牲了,他要是知道你如此懦弱,肯定不会原谅你的。你这条命是他的,你没有资格不要,就算是赖活,你也得给他活下去,你听到没有。”

这些话犹如一盆冰水,狠狠地泼在了我的脸上,使我顿时清醒。

他说的每一句都对,果果还在等着我,弘睿以命换我命,我怎么能如此颓废,说不要就不要。

想到这些,我掩面而泣,就让我痛快地哭这最后一次吧?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哭完以后,我们一起了去,好好地活下去。”他把我的头枕在他肩上,轻轻拍着我的背安抚我。

我哭着哭着,突然发现了一件怪事,猛然坐了起来,刚好头顶撞上他的下巴。

“哎哟妈呀,我完美的下巴。”他捂着下巴倒下,在地上夸张地滚来滚去。

我吃惊地看着他,目瞪口呆:“你、你是谁?”

他从地上爬起来,半死不活的样子:“你火山爷爷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呀?”

火山爷爷居然跟贺弘睿长得一模一样?“你、你是火山爷爷?你……你有病啊,干嘛用贺弘睿的脸?”

愤怒顿时让我充满了力量,冲过去,一把将他的脸颊拉得长长的:“你给我拿下来,拿下来,你让弘睿替你守蛮荒,你倒好,抢了他的脸变成了人,好你个心机婊,今天不把你的嘴给撕烂,老娘就就不姓上官。”

他捂住脸惊恐大叫:“啊别别别,你听我说嘛!不是这样的……蛮荒的火山只能喷发一次,一旦喷发结界便可打开,我已经喷发过了,不是我不想帮你们。只能让另一个人化作岩浆喷发,才能打开结界,变成岩浆后就自然而然地化作火山了,我就自动退休了嘛。这个是他自己自愿的,我可没有怂恿他,更没逼他,他又不是没脑子。”

我放开他已经被我捏得红肿的脸,失魂落魄:“那、那他也可以像你之前那样说话吗?”

他捂着那张我所熟悉的脸,很生气的样子:“当然不行,别说说话,他现在就连意识也没有,我是过了一百年才有意识,两百年才能说话的。”

“两百年?”我惊讶极了:“那、那你那个绿儿不早就已经化作尘土了吗?你还叫我带话,带个鬼啊?”

一说到绿儿,他便开始郁闷:“谁说不是呢,可是……不是还有轮回吗?我觉得我们的缘份未尽,肯定有重逢的一天。”

“那、那你也不能用我老公的脸。”我就是不同意。

“诶,你讲不讲理?”他无语地说:“是贺弘睿他自己跳进熔岩的,我当了两百年的火山,之前的神兽体早就没有了,我不变成他的样子,你让我做什么?又不是我想变成他的样子,我一醒过来就是这副模样了嘛!”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