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09章 208章:电锯惊魂(上)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哟哟哟,原来我们多多还真是纯爷们呀?”我真是彻底地服了他,“好,我答应你,如果我真抓到了鬼,而且你真的特别想见的话,那我就实现你的心愿。”

他伸出手掌,两眼放光:“口说无凭,击掌为证。”

我伸出手与他击掌,然后躲到对门空房里打开一条门缝偷看。

叩叩叩!叩叩叩!慕容褀多敲响了神秘屋的门,小家伙嘴巴说不怕鬼,敲门的时候却特别的紧张。

门“嘎啦”一声打开了,从门缝里照射出光亮,戴口罩的男子有一双冰冷的眼睛,冷冰冰地说:“是你,干嘛?”

小家伙真聪明,才十岁便有勇有谋,那样的冷静,自己编了个借口:“我奶奶让我来告诉你,大门口有人找你,你快去看一下吧?”

男子犹豫了一下:“为什么是你来通知我?”

慕容褀多顿时炸了毛:“你有没有搞错,本少爷来通知你,你还嫌弃呀?”

男子立即表现出歉意:“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叫多多是吧?谢谢你多多。”

“多多是你叫的吗?叫小少爷。”慕容褀多居然还耍起大牌来了。

男子一头黑线,眼睛直眨:“我过去了。”

男子说完随手关上了门,接着便走了,慕容褀多是跟他一起离开的,离开的时候回头朝我眨了眨眼睛。

确定他们走远,我赶紧跑了出来,那门好像没锁。

答案马上就要揭晓,我紧张得手心出汗,慢慢地转开开关门把……

强烈的白光刺激得我睁不开眼睛,我用手挡着,眯着眼睛走了进去,并随手关上了门。

好大的白色房间,一股强烈刺鼻的消毒水的气味,一个看起来很专业的手术台,手术台上躺着一个从头到脚蒙着白布的人,手术台上散放着许多各种手术工具,手术刀上还残留着血迹,浸满血的棉花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

好几个冰箱摆放在一边,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寒。

我走到手术台前,伸出颤抖的手,抓住了白布。

这时,全身的血液,像是凝结住不流了,心像被老虎钳子钳住在纹拧,一颗一颗的冷汗淌出。

速战速决,看了就跑,然后报警,就这么决定了。

一咬牙,白布一掀,映入眼帘的画面令我终生难忘,那比见鬼还恐怖。

柔霜美睁着一双死不瞑目的大眼,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赤luo裸地躺在手术台上,身下全是血,肚子上一个被切开的大洞完全没有缝合,里面的子宫和内脏就这么敞露着,血液已经凝固,比消毒水还要刺鼻的血腥味。

我连忙将白布盖回尸体上,转身干呕了几下。

拍着胸口,我看到旁边的冰箱里好像有异物,那冰箱门是玻璃的,能够直接看到里面的东西。

走过去,打开冰箱门,冰箱上层架上的不锈钢盘子里,静静地躺着一个死婴,浑身黏乎乎,刚从妈妈肚子里拿出来的死婴。

梦里的情境再现,那个面罩男把胎儿从柔霜美肚子里取了出来。

装死胎的盘子上贴了一张便签条,上面写着,名称:新鲜小鹿肉。保鲜期:二十四小时。功效:养颜不老。

“额——”这下我再也忍不住地吐了。

这些人太变态了,原来他们吃的不是小鹿,而是人肉,新鲜的胎肉。

关上冰箱门,我的手在发抖,我是赶紧出去,然后报警。

迈开脚步跑向大门,正要伸手开门,门把突然动了直来:糟了,他回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这里面只有手术台和冰箱,连个窗户窗帘都没有,我能藏哪儿?

他开门走了进来,慌不择路的我,及时藏进了冰箱里。

躲进冰箱是无奈之举,要不然就该我躺手术台了。

冰箱里温度很低,好冷,血腥味很重,那个死胎就在我头顶的架子上,里面空间又小,我必须蜷缩身体抱住双腿才能让冰箱装下我。

过了一会儿,外面响起了“呜呜呜”的机械声,听着感觉有点像电锯。

然后是“嗞嗞嗞”的声音,像是电锯在锯什么东西,锯了好久没锯完,停下又响起,停下又响起。

我越来越冷,开始浑身发抖,牙齿打颤。

“好痛啊,好痛啊,我好痛啊……”一个死气沉沉,语速很慢很诡异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冰箱里的温度又低了一个层次。

我整个人僵住,缓缓转头一看,柔霜美的鬼脸在黑暗中发着青光,抱着自己瑟瑟发抖,嘴巴明明没动,却在一遍遍地说着:“好痛啊——好痛啊——我好痛啊……”

突然,她的脖子慢慢地裂开一个大口子,就像被电锯锯断了脖子似的,鲜血直溅。

接着是她的手臂,外面的电锯声还在响,她的手臂慢慢地多出一条血痕子,慢慢分离,最后“噗”的一声,手臂掉了。切了手臂就轮到腿部了,然后是身体……

我捂住嘴巴好让自己不叫出声,如临深渊,恐怖好似一股血直冲到头上,脑袋嗡嗡地响起来。

柔霜美被一块块解体了,碎片在我身边堆起来,头颅堆在最上面,两只大眼死死地盯着我,飘渺的声音一遍遍地说着:“好痛啊,我好痛啊,我死得好惨啊,帮我,帮帮我……”

我哭着轻声说:“求你走吧,你这样我会被吓死的,帮不了你,呜呜……”

话音刚落,柔霜美慢慢变得透明,消失不见。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安静了,有人说话。

“儿子,小鹿肉明天可以吃了吗?”

这声音,听着像巫天娇身边的亲信李纤梅,李纤梅是步选的妈妈,平时不爱说话,就因为她不爱说话,所以我对她偶尔出现的声音印象非常深刻。

“今晚腌一下,明天中午就可以吃了。”

这个声音让我无比的吃惊,这是步选的声音,我们来慕容府第一个见到的人,阳光帅气爱笑的小伙子。

我脑子里灵光一现,剖腹取胎的面罩男和步选的脸重叠在一起,步选竟然就是变态面罩男,突然的事实让我不知所措,恐怖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呃,这个也可能是冷的,我快承受不住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