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39章 敢偷人打断你的腿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这辈子第一次觉得白馒头简直就是人类美食,因为太干,囫囵吞下几口却没下去,噎得我快断气。

“舅奶奶,水、水——”我瞪大眼睛拉着陈兰香嘶哑叫唤。

陈兰香一脸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我家妹子说了,只能给你馒头,不能给你吃别的东西。”

“那有说不能喝东西吗?”我努力挤出这几个字。

陈兰香一脸疑惑地想了想,接着摇头:“没有耶!”

“那快给我水啊,我要死了。”我蹲在地上直捶胸口。

陈兰香连忙解开了裤头的扣子。

我大惊,惊愕叫道:“不是吧,你要给我喝尿吗?”泪崩啊,“这个我自己也有。”

“去,老娘是那么没有素质的人吗?”陈兰香说着把手伸进裤子里掏了掏,就像变魔术似的拿出来一瓶小瓶矿泉水,然后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外面,确定没人发现,再把矿泉水往我面前一递:“啰,喝吧?”

我欲哭无泪地接过矿泉水瓶,无比汗颜地打开了盖子,仰头“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艾玛,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总觉得有点股骚味儿。

总算是舒坦了,我拍着胸口,喘着气感激道:“谢谢舅奶奶……”“不过,舅奶奶,下次咱能不能不放在裤裆里啊?”

“怎么,老娘冒死给你带水,你还嫌弃呀?”陈兰香压着声音紧张地说:“不想喝就还我。”伸手作势要抢。

我赶紧也把矿泉水塞进裤裆里,谄起媚笑:“哎呀,原来放这里既方便又隐蔽,很好很好,舅奶奶真是机智。”

陈兰香得意洋洋地扬起了下巴:“那是自然,我们家那口子也天天夸你舅奶奶我聪明美丽又大方呢,这可是天生的。”

说完指了指矿泉水:“把它藏好了,可不能让别人发现,若把老娘给害了,老娘非剥了你的皮不可。”凶恶的一张胖方脸像只母老虎,勾起“胖爪子”在我面前直挥舞,生怕我觉得她不够凶。

“知道了,知道了。”我说,见她好像比别人好说话,我试探性地问道:“舅奶奶,你们到底要如何处置我呢?”

说话的同时我举起了手,发誓道:“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没有偷汉子,欺负我的那个人真的是弘睿的鬼魂,半夏也是看见的,她只是被吓坏了,一时搞不清楚状况。”

陈香兰一副事不关已地模样,挥手说道:“哎呀,这个就等华义堂的驱魔大师来了以后再说吧!我可管不了。”

我还想说些什么,门被突然打开了,张凤莲带着琳妈和两个家政保姆进来了,把作贼心虚的陈香兰吓得整个人跳起来。

“呀,妹子你怎么来了?”陈香兰汗颜地笑着。

张凤莲一脸凶相地看着我,对她说:“我家弘睿为了她连命都给丢了,她竟然在他尸骨未寒之际偷汉子,不管什么原因,绝不能容忍。

我再也不能等了,今天她要不说出奸fu是谁,我就打断她的腿。”

张凤莲一脸暴戾,两眼通红,眼底满是杀气。

陈香兰很是吃惊,说道:“妹子,嫂子今天说句你不爱听的话,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咱囚禁人家已经是犯了法了,你还要打断人家的腿,这恐怕不妥吧?

你说你堂堂一个上巿公司的董事长,何必为了这样一个贱妇触犯法律,给自己带来麻烦呢?”

张凤莲倏然怒视陈香兰,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悲愤交加,哽咽不已:“如果你死过一个丈夫,女儿跟死了没什么区别,儿子又重病没几日活头,膝下唯一的外孙也惨遭不测,你还能说出这样的风凉话吗?

我不就要求她守着果果好好地待在我身边吗,这要求过分吗,这点小小要求她怎么就不能做到呢?”

陈香兰惋惜地叹了口气:“妹子,你也不要太过绝望,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咱家又不缺钱,肯定能治好兴修的病。”

张凤莲仰起头把眼泪倒回去:“我不会让他死掉的,也不会让她好过。”

她怒瞪着我,一副恨不得抽我的筋,喝我的血的狰狞模样。

原来她还有个重病的儿子,设身处地地想想,她是挺可怜的,可我比她更可怜。

看着她眼里的杀气,我硬着头皮说:“外婆,我很同情您的遭遇,可您还有哥哥嫂嫂,还有我和果果啊!您放心,我和果果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您的。

舅奶奶说得对,小舅的病一定能治好的,您可不能放弃自己呀!好好冷静一下,小薇真不是那种人。”

“住口!”张凤莲咬牙切齿地咆哮道:“我不跟你废话了,一句话,你说是不说?”

我赶紧跳到床上,拿起被子,缩到墙边,用被子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我、我没有偷汉子,就是没有,您不能屈打成招。”

“好啊,到现在你还在袒护他。”张凤莲气得脸都绿了:“琳妈,给我动手。”

琳妈手举着一根杠面杖一脸凶狠地走了出来。

张凤莲惊愕不已:“琳妈,我让你拿一根粗长铁管,你拿一根杠面杖做什么?”

琳妈尴尬地干笑两声:“我平时打半夏都是它打的,半夏说了,这很疼的。你说咱、咱又不是黑社会,拿根又粗又长的铁管子打,那可是会人命的。”

陈兰香附合道:“对对对,杠面杖就够了,够了。”

“你们、你们想气死我啊?”张凤莲恨铁不成钢地骂道,说着就要去抢琳妈的杠面杖:“我来,一根杠面杖照样能打断她的腿,不就是多打几下吗?”

我吓出一身冷汗,反正都是要断腿的,还不如用铁管一次来个痛快,一棍一棍慢慢地打,那简直就是凌迟。

琳妈高举杠面杖,大叫:“我力气大,还是我来吧?”

张凤莲罢了手,对另外两个保姆说:“你们,去把她给我按住。”

两个保姆看起来也都是乡下妇女,既没文化也没什么法律意识,雇主一声令下,她们便朝我冲了过来,四只手在我身上又拉又扯又按。

“你们疯了吗?”我紧紧抱住自己的腿,她们无法得逞。

张凤莲给了琳妈一个眼神,琳妈点点头就冲过来重重地给了我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不由自主地就松开了抱腿的手。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