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41章 240章:死而复活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我气急败坏地打了一下他的头:“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他“嘿嘿”笑着,用手背擦掉了鼻血:“人家还是处呢,当然有憧憬,体谅一下嘛!”

“快把衣服脱下来。”我指着他的衣服说。

他慌忙按住衣领,面有几分羞涩,似笑非笑地说:“这、这不太好吧?”

我又k了一下他的头,骂道:“成天想些什么呢?快点脱,我要穿啦!”

他恍然大悟,一边脱一边说:“我就知道没有这么好的事。”

穿上倪皓梵的衬衫,他把我背了起来。

这会儿的张家人的确少,走了好大一段都不见人。

“我要带上果果,快带我去找果果。”我对倪皓梵说。

倪皓梵面有难色,劝道:“现在带果果不现实,你腿伤成这样,我只带得动你,带上果果我们都走不了。”

“不行,一定要带果果,不然我就不走。”我挣扎要下去。

“果果你带不走,你们也别想走。”突然响起张凤莲的声音。

我浑身一震,如遭电击,僵硬地抬眼一看。

张凤莲和张家人四面八方走来,将我们包围。

“糟了,被他们逮住了。”倪皓梵低头目露戾光,阴沉地说道:“看来,今天小爷我要大开杀戒了。”

看他皮肤下似乎有许许多多的小虫子在蠕动,煞是恐怖,我就知道,他这是要现出原形杀人了。

我两只手拉长他的耳朵,说:“给我憋回去,否则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各左西东,再也不是朋友。”

他转头看我,皮下翻涌蠢动的兽毛慢慢地下沉,直到没有任何导样。

“你个傻丫头,不杀她们,她们就会杀你的。”倪皓梵无奈地说。

“你,你是谁?”张凤莲无比震惊地看着倪皓梵问道。

我想到了一件事,在倪皓梵耳边轻轻说:“差点忘了,你现在长着贺弘睿的脸。”

周围所有人的表情跟张凤莲一模一样。

陈兰香吓得躲到她老公身后:“哎呀玛呀,这该不会是鬼吧?”

“对了,半夏不是说看到一只老虎精和蛇精变成弘睿少爷的样子出现过吗?你说他会不会也是妖怪啊?”

倪皓梵朝我眨眨眼睛,然后站直身体,我在他耳边轻声说:“把下巴抬高点,严肃到不能再严肃,用力地盯着他们的眼睛看,就好像他们杀了你妈一样。”

倪皓梵大汗,瞟了我一眼,然后照我说的去做。

“你们一个个是不是都想死?”感觉倪皓梵一下子变得很高大,威严的仪态,高贵的气质,睥睨众生的霸气,使我一度以为看到了真正的贺弘睿。

我想这归功于贺弘睿的身体。

倪皓梵最后把目光定在张凤莲脸上:“当然,孙儿说的不包括外婆,可是……外婆,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您把小薇的腿都给打断了?您知不知道,您这样做,孙儿有多伤心?”

张凤莲失魂落魄地看着倪皓梵:“你,你真的是睿睿吗?”

“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这还有假?”倪皓梵冷静地说。

张凤莲上下打量他:“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肩膀?”

倪皓梵不明所以,看了我一眼,我掩嘴小声说道:“给她看。”

倪皓梵走到张凤莲面前,张凤莲拉下了他肩膀上的衣服,露出了一个与骷髅头相似的大拇指大小的黑色胎记。

我见过那个胎记,张凤莲应该就是通过这个胎记来辨别真相。

看到胎记,张凤莲又用手指触摸了一下,最后又哭又笑地抱住了倪皓梵。

“是睿睿,是睿睿,胎记不差分毫,皮肤也是热的,不是妖怪,也不是鬼,睿睿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张凤莲疯狂地抱住倪皓梵,又哭又笑。

陈兰香、张华贵夫妇哭着扑上去,差点没把倪皓梵的骨头给震碎。

“哎哎哎,你们别这样,我站不住了。”倪皓梵背着我被他们左拉右扯的,差点摔倒。

我从他背上滑了下去,才单腿立定站在地上,就被别人给挤出了。

倪皓梵无语地大叫道:“好了,你们都给我站好。”

大家连忙住嘴也住手。

倪皓梵故意用力地推开琳妈,用满是杀气的眼睛瞪她,吓得她赶紧躲到一边。

他打横打起我,面对张凤莲时,依然不减冷意:“外婆,您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张凤莲略显尴尬地说了一句:“这都是误会,都是那个华义堂的江昊天说的,他说你死了,半夏也说她看到的是妖怪啊?对了,是琳妈把小薇的腿给打断的,不是我。”

张凤莲手指着琳妈,一脸的无辜。

倪皓梵冷冷地瞪向琳妈。

琳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瑟瑟发抖:“我、我该死,可能是我误会了太太的意思,但是……少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呀!”

“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吗?你把小薇的腿都给打断了。”倪皓梵的目光闪过一抹杀气。

我怕他又长毛,连忙揪了一下他的耳朵提醒他。

这动作被张凤莲看了去,气得她顿时又炸毛了。“上官向薇,你在干什么,你敢欺负我的宝贝外孙?”

我赶紧缩了脖子,把脸埋在倪皓梵的肩膀下。

倪皓梵清清喉咙说:“外婆,你太大惊小怪了,这是我们夫妻的一点小乐趣罢了。”“现在,我们得送小薇去医院接骨治腿去,至于琳妈……”

张凤莲赶紧说道:“琳妈在我们张家干了二十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扣她一年的工资当做赔偿费吧?”

这哪儿是什么惩罚?这边扣一年的工资,张凤莲自己可以私下再给琳妈补偿,这根本就是变相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做法。

不过,这本来就不能怪琳妈,虽说张凤莲心狠手辣了一些,但一切源于误会。

我无话可说!只能自认倒霉。

“这也太便宜……”倪皓梵还想说些什么,我赶紧大叫:“哎呀,疼死我了,我要晕了……”

倪皓梵大惊,冲门房德叔叫道:“还不快打急救电话?”

“是是是!”德叔赶紧掏出手机拔打急救电话。

就在大家听着德叔跟急救中心报地址的时候,有村民慌慌张张地冲进了张家。

“不好了,琳妈,你女儿半夏死在茶园了,太可怕了,除了头,整个身子的肉几乎全没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