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43章 寡妇没人爱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采珊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语无伦次:“太太,我什么都不会说的,真的真的。”

采珊这话一出,陈兰香和吴弘义他们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低头假装很忙。

张凤莲脸色一沉,看了我和倪皓梵一眼,接着镇定地安慰采珊:“瞧把这孩子给吓的,都胡说八道了,今天我不去公司了,你早点下班吧?”

采珊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吓到快哭,偷偷地瞄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跑了。

直觉告诉我,这些人绝对有问题,尤其是张凤莲。

“外婆,咱要不要催催警察办案?”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倪皓梵却打断了我的话,扶着我站了起来,把我往轮椅上放,一边说:“外婆,我们先回房了。”

“小薇啊!”张凤莲突然对我笑,那笑有些诡异,我不由得一个哆嗦,她看着我的左小腿继续说:“你这腿医生怎么说啊?”

居然还好意思提我的腿,打断我腿的那一刻,简直就是我一生当中最可怕的恶梦,我只想给她一个呵呵冷笑。

一说到这个,倪皓梵就不给面子了:“骨头都断了,这起码要两个月才能拆石膏,半年才能全部恢复,医生说了,可能还会留下病根呢!外婆,您可真是个好外婆啊!”

张凤莲叹了口气:“你这孩子,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外婆是吧?外婆是那种不讲道理,随随便便就把自家孩子的腿打断的人吗?还不是因为你。”

她说着点了一下倪皓梵的额头。

陈兰香笑着走了过来:“哎呀,都是误会,都是误会,误会搞清楚了就好了,还是一家人嘛!睿睿,快带小薇回房歇息去吧?这丫头说什么也不肯住院,说不放心果果。

真是的,果果可是我们张家的宝,我们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怎么可能会怠慢呢?”

“果果情绪好些了吗?”我问道。

看到我腿受伤的那会儿,果果差点用泪水把张家给淹了,愤怒地问是谁伤了妈妈的腿,谁都没敢说是她的外祖母伤的,我自然也是没说。

小家伙的脾气跟她爸爸十分相像,平日是温文而雅不温不火,一旦触动了他们的底线,暴脾气一发不可发拾。

陈兰香说:“放心吧,她看到弘睿后便不哭了,就是一直吵着弘睿让他替妈妈报仇呢!”

陈兰香说完立即后悔,面色尴尬地看了一眼张凤莲。

果果是个十分敏感的孩子,又身赋异秉,可就连她也没能分辩出爸爸身体里住着别人。

人家毕竟是上古神兽,这点功力应该还是有的。

“不说了,我们回房。”倪皓梵推起轮椅往内堂走去。

“等等!”张凤莲站了起来,走到我们跟前,淳淳教诲:“本来你们肩上担着为贺家、张家以及叶家传宗接代的紧要任务,又是新婚燕尔,本应该让你们尽快同房添丁的。

可是现在又发生了这种事情,小薇的腿也受了伤,外婆已经请风水先生问过了,这阵子你们不宜同房,所以你们还是先分房睡吧?小薇住新房,弘睿到上房住。”

接着吩咐陈兰香:“大嫂,给弘睿收拾个房间出来。”

“哦,好,我这就去。”陈兰香麻利地跑了。

分房这事正合我意,我满口应承:“外婆说得对。”

“我也没意见。”倪皓梵很识相地说。

最后,我是被小保姆水蓝推进新房的,张凤莲甚至不让她“外孙”跨我房间一步。

这要求感觉有点奇怪!直到我听到水蓝妹纸跟别的花匠聊天的内容后,才明白是怎么一个回事。

当时我想找水蓝帮我买姨妈巾,单腿跳出新房,跳到小院,还未走近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太太说近日不宜行房呢,她都不让弘睿少爷靠近新房半步。”水蓝声音不大,但声尖还是能听到。

小伙子与水蓝年纪相仿,两人不仅聊得十分投机,而且动作还十分不雅,一把从后面抱住水蓝,两只手拼命地揉抓水蓝的胸。

“你傻呀,什么不宜行房,分明就是太太嫌弃上官向薇。”小伙子抱着水蓝躲进了花丛里,继续说:“之前让她进门是因为给弘睿少爷冥婚,是想着要让她守寡来着,现在弘睿少爷活着回来了,她一个穷酸孤儿,想进张家大门当少奶奶?做梦吧?你看着吧,要不了多久,她就会被太太赶出张家的。”

“你、你胡说……啊——讨厌,轻点儿!”水蓝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出,喘息着。

“我可没胡说,太太还吩咐兰香太太看好果果,绝不允许她们母子见面,还派我监视她呢……哎呀,不说了,快张开,让我进去……”

“你疯啦,时间还早着呢。”

“没事,没人会到后花园的,快点,憋死我了……”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可惜我耳力太好,转身走开了还能听到得。

回新房的途中,我越跳心越凉,由于天黑看不清,右脚一歪差点摔倒,抱住柱子努力地把眼泪倒回去。

抬眼眺望张家,张家这么大,果果会在哪儿呢?现在我连走路都成问题,找到果果又能如何?

心里好难过,怪谁呢,怪张凤莲现实、过河拆桥?

可是,哪户有钱人家不谈门当户对?要怪就怪自己不是名门千金,人家看不上!

这样的结果,我一开始就预料到了。

一步一步跳回新房,因为没垫姨妈巾裤子全污了血,又因为腿伤,裤子半天脱不下来。

我再了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着哭着,半空中突然有个声音嫌弃地说:“闭嘴,哭哭哭,就知道哭,烦死了!”

我睁开矇眬的眼睛看他,黑化的贺弘睿只现出半个身子飘在空中,幽灵一样飘来飘去。

我连忙遮住下身,转过身不看他。

突然,一包姨妈巾砸中我的头“噗”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捡了起来,转身看他,他刚好穿墙离开。

“你哪儿来的?”我问他。

“偷……咳咳,捡的!”墙外的他顺口回答道。

“谢谢!”我谢得比较小声,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但十分真心。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