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47章 食人魔怪(三)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她眼睛的余光朝阁楼门瞄了一眼,随即厉声说道:“这话应该是我来问才对,我看你们鬼鬼祟祟地上了楼,所以就跟上来看看,你们这是干嘛呢?”

我指着阁楼门说:“外婆,这阁楼里有住人吗?我听到里面有怪声。”

张凤莲脸色一沉,骂道:“别说这间阁楼,整幢楼都是空置的废楼,哪有什么人住?竟胡说。这天台风大,有点风声动静不是挺正常的吗,肯定是你听错了。”

怎么可能是风声?我无语。

明明就是两个一起上的天台,可张凤莲就看着我骂“你哪儿不能去,非要上天台,真吃饱了太闲,再去挑水灌溉去。”

挑水,拜托,伤着腿还要挑水灌溉,我又不是奴隶,拉了拉倪皓梵的身后的衣服,他看了我一眼,接了张凤莲的话。

故作羞涩地说:“外婆,这不能怪小薇,是我强拉她上来的,还不是您不让我们住一起,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拉小薇上来偷吃了。”

“……”好汗,我暗地里瞪了倪皓梵一眼,接着还得配合他,低头做出娇羞的小模样。

张凤莲无比震惊:“偷——”打量了一下我们的衣着,看到还算整齐就没往下面说,话音一转,说道:“这上面没有护栏太危险了,以后别上来了,快下去吧?”

下了楼,倪皓梵被张凤莲抓去城里的公司上班了解业务去了,临走前一直不停地唠叨,让他好好学习,日后好帮她打理公司。

我跟在他们身后,不解地说了一句:“外婆,您不是还有儿子吗,怎么不让他继承?”

倪皓梵又不是真弘睿,他迟早是要走的,不能让她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他身上。

一说到那个从未谋面的舅舅,张凤莲本来还谈笑风声的脸立即拉了下来,回头说:“你是故意要气死我吗?现在琳妈失踪,我们的人找不到,警察也找不到,你又来破坏我的心情。”

我很是惊讶,琳妈失踪她难过心情不好挺正常的,怎么提他儿子也能破坏她的心情,就算是她儿子有病,也不至于提到她儿子就跟提到仇人似的吧?

倪皓梵的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说道:“外婆,你这是干嘛?小薇没见过兴修舅舅自然好奇。再说了,我回来这么多天,到现在还没见到兴修舅舅,他到底在哪儿啊,弘睿还真有点想他。”

张凤莲没理我们,朝停车场的司机招了招手,再对倪皓梵说:“走吧,开会该迟到了,你都半年没去公司了,这次可得好好表现表现,你舅舅身体不好不能见风,还是等他好一些再见吧?”

张风莲今天的女强职业装特别既有女人味,又不失庄重得体,非常适合她,坐进车里催着倪皓梵。

倪皓梵回头冲我惨兮兮地说道:“怎么办,我一窍不通怎么开会?你快去找贺弘睿,让他赶去公司上我身,解决一下燃眉之急。”

倪皓梵被张凤莲带走了,我也是无语了,他凭什么认为贺弘睿会帮他冒充他?

现在张凤莲走了,我可以叫上几个男丁,上阁楼把门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里面一定有问题。

我拄着拐杖去找了门房德叔,让德叔召集了几个男丁,跟着我上了天台。

这次上天台德叔告诉我张家每幢楼都建有简易升降机,用来特殊情况使用,我现在是“独腿大侠”,自然符合条件。

既然有电梯,那我当然选择坐轮椅,让他们推着我上去。

“小薇,我刚才怎么没听见太太说要上来打扫阁楼呀?”德叔对我的话有所怀疑。

“是啊,以前太太可不准我们上这儿来的。”水蓝负责推轮椅自然是跟上去的。

小花匠那个“奸细”被我派去买礼物了,送水蓝的礼物,那小样跑得比兔子还快。

“阁楼实在是太脏了,不清理哪像个家?外婆的决定是对的。”我冠冕堂皇地说道。

“清理是应该,可是……打扫为什么要叫上我呀?”负责安保的小廖扛着电棍一脸的不解。

“你负责大家的安全呀!人家水蓝长得那么水灵,小花匠又不在,走哪儿都是有危险的好不好?”我说。

水蓝一脸感动地看着我:“小薇姐姐,原来你对我这么好!”

我干笑:“应该的。”

说着话,三楼很快就到了,电梯的尽头在楼梯间里,原来那里还有一扇电梯门,之前我都没发现。

来到阁楼门前,一股难闻的气味熏得我头疼。

我让德叔他们开门,德叔是张家门房兼管家,曾经做过修门开锁工,开一扇门对他来说,可不是用踹的,他用自制的********开的。

“这阁楼有好多年没用过了,钥匙恐怕早丢了,还好我会开锁。”说到开锁德叔十分的引以为豪。

德叔开锁,我们站在他身后等着,我举着手中的鸡毛掸子胡乱舞着练手感。

那锁挺难开的,德叔开得满汗,好半天才听到一声“卡嚓”声。

“开了,开了!”德叔十分激动,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门“嘎啦”一声打开了,一股强烈刺鼻的腐臭味儿扑鼻而来。

“哇,什么味儿,好臭!”水蓝捂住口鼻叫唤。

“嗯,感觉像死老鼠的气味。”我捏着鼻子说。

德叔边抬脚走进边用扫把挥门上天窗的蜘蛛网,水蓝推着我走了进去,身后跟着几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里面光线不好,我让人找电灯开关。

德叔后退了两步,像是踩到什么,转身细看,接着脸色大变,惊声大叫:“啊——”

德叔叫声吓坏了大家,尤其是水蓝,慌慌张张地冲出了阁楼。

这时,电灯亮起。

这阁楼的地上躺着一具死人的骇骨,跟欧半夏一样,留着人头,身子上的肉全没了,白骨凄凄。

那人头上爬满了许许多多的蛆虫,蟑螂和老鼠从尸体的眼洞里爬进爬出,分抢着吃肉,极为恐怖!

人头虽面目不清,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大概的长相,她就是琳妈,失踪两天的琳妈。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