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51章 食人魔(七)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张家枯死的茶树得到了挽救,被魔毒污染的土地也慢慢净化,而我因此在货明村名声大噪,甚至有村民加以渲染说我是活菩萨转世,滴血能救茶园。

救了张家茶园,等于救了全村人的生计问题,他们自然是感激不尽。

尽管村民对我爱戴有加,但我的功劳并没有让张凤莲对我刮目相看,反之,她对我的态度更冷了。

她说我身为弘睿的遗孀,竟伙同妖物冒充弘睿欲图不轨,就这罪名,就算我死一万次那都是轻的,那些事就当是赎罪了。

我是百口莫辩,只求能让我见见果果,就当是一个小小的奖励,她终于答应了。

她应允我可以每天见果果一次,但不许单独见面,必须有张家人在场,虽然每次不能随心所欲地玩,但是情况确在逐渐的好转,相信明天会更好。

孩子的世界是单纯浪漫的,听陈兰香说,自从我上次疏导果果之后,她便变得十分的乖巧,即使是想念爸爸妈妈,也只是问问,但马上主动要求学习,乖巧得让人心疼。

对了,张凤莲请了幼儿家教科学抚育果果,果果得到了很好的培养。

果果坚信只要她做一个三好宝宝,爸爸妈妈会回到她的身边。

三好宝宝的事是上幼儿园大班的牛牛告诉她的,因为果果没朋友,牛牛被允许每周末来看果果一次,每次牛牛来便会带来华义堂许多大人的礼物,果果非常开心。

看完果果,水蓝推着我慢慢地走在回新房的路上。

突然,北厢房那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那是什么?”我惊问水蓝。

水蓝看了看说:“应该是叶总,每个月的今天他就会发作一次,好可怜,据说非常痛苦,我是没有亲眼见过,照顾叶总的事,太太都是亲力亲为的。”

叶兴修在未得病之前管理了几年张氏茶业,成绩相当不错,自从得病后便再未踏进公司一步。

“是叶兴修吗,他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没人提过他的病,我实在好奇。

水蓝看了看四周,俯身轻声对我说:“太太不允许大家讨论叶总的病,太太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大家暗地里都说叶总估莫是得了狂犬病,因为太太高价求得了好药,这才保住了性命。”

“怎么,他被疯狗咬过?”我又问。

“不知道哇,这只是大家的猜测,因为他的病感像。”水蓝说。

“为什么没把这件事告诉警察?”我有些激动,这狂犬病可以咬死人的吧?叶兴修的嫌疑应该最大才是。

水蓝眼神闪烁,吞吞吐吐:“我、我可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张家家政的工资比别家多了快一倍呢!年终奖也是非常大包的,太太对在家也好。

再说了,你见过狂犬病的人会吃人吗,这不扯蛋吗?主人的私事,咱也不好管。我们安份守已的,没有妨碍谁吧?好了,叶总的事就到这儿了,别再讨论了。”

张家所有工人应该都有水蓝一样的想法,这也算是人知常情,想想其实挺正常的。

“那天外婆带袁警司去见小舅舅,后来怎么转变成指认弘睿的?你有听你的情哥哥说过吗?”不问叶兴修的病,那可以问她情哥哥当“叛徒”的事吧?

果然,水蓝知道那事。

据她说,那天袁警司向叶兴修提了要求,让他给出两位死者失踪前他的不在场证据。

当时袁警司的问题惹了张凤莲不满,一张利嘴几句话就把袁警司说得哑口无言。

因为叶兴修一直在病床上病着,根本就没跟任何人互动,哪儿来的不在场证据。

再说了,他那副病殃殃的样子别说是把人咬死吃掉,就连走路都成问题。

就在张凤莲质疑袁警司的专业办案水准的时候,小花匠突然感到“良心不安”,指认了同样在场的倪皓梵。

找到了大的嫌疑犯,叶兴修自然被排除,这就是当时的经过。

回到新房,那个死鬼在等着我,很不要脸地嚷嚷凭什么果果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而他一个小小心愿,我都是不满足。

什么心愿?替他剥香蕉皮,然后喂他吃,他还真把自己当大爷了,无语!

喂了第七根,哦不,有可能是第……不记得是第几根了,他居然还吃得下。

“还要,还要。”他满嘴的香蕉肉,含糊不清地说着,飘在半空中,慵懒地躺着,双手撑在后胸勺,傲慢地翘着二郎腿抖着。

我从一在串香蕉里又摘下一根,认命地剥皮再往他嘴里使劲塞,心里在想:“怎么不撑死?”

“你见过撑死的鬼吗?说来听听,本王很好奇。”他一副不耻下问的好学样,我顿时语塞。

自从上次上了我的身后,他居然能听得见我的心里话,在他面前,我无所遁行,而他的心思,我怎么也捉摸不透,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不跟他扯淡了,说正事:“皓梵被关了两天还没回来,难道现在的司法就是这样直接抓了审判坐大牢的吗,连开庭都省了?真是奇怪!”

一说到倪皓梵的事,他立马变出两撮棉花往自己耳朵里塞。

我迅速夺下,继续唠叨:“你快去看看他,可别让他闯祸。”

贺弘睿一脸的不屑:“本王才不去,最好让他在监狱里孤独终老,谁让他冒充本王,活该他倒霉!”

“你不去,我去!让水蓝陪我去。”我扔下香蕉自推轮椅往门口驶去。

他施法让轮椅自动倒退回他的身边,再从半空中跳下,略显无奈地说:“我去看行了吧?”“去看看他死了没?”

“他哪有那么容易死?”我装了一袋香蕉给他:“这个给他吃,你可不许偷吃哦?”

贺弘睿愤愤不平地看着香蕉,一副要把香蕉碎尸万段的神情,临走前对我说:“对了,别去北厢房。”

我有些惊讶,问他:“你知道你小舅舅得的是什么病吗?”

他很是无所谓:“我管他得的是什么病,只要你和果果不死,别人爱死便死。”

表达完自己的立场,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待在房间里没过一会儿,水蓝来带我去茶园放血,放血的过程十分的神圣。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