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53章 食人魔(九)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小花匠确实对您有求必应,在我这边替您做的卧底工作,倒是做得有声有色的嘛!他都跟您说什么了?”我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张凤莲有些惊讶:“你、你知道。”

“那么明显,我能不知道吗?”聊了两句,惊恐的心情倒是能平复不少,没刚才那么害怕了,但还是得时刻警惕着岸上那怪物。

张凤莲沉默了一会儿,小声地说:“我那样对你,你、你不恨我吗?”

“一点了不恨是假的,我刚才说了,有怪您冤枉我。”我说完,警惕地看了叶兴修一眼,然后悄悄对张凤莲说:“我们尽量拖延时间,弘睿会来找我们的。”

“弘睿?”张凤莲吃惊极了,接着怀疑地问道:“你不会是说警局里的那个吧?”

“当然不是,那个确实是假的,但他没有恶意,跟我更是没有那种关系,他只是想替我解围。”话赶话就这么解释了,“我说的弘睿就是您的亲外孙,虽然他现在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但他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您等着瞧吧?”

“可是……”张凤莲看了看黑暗的四周,伤心不已,“这里面这么隐蔽,出口又被封闭,我们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谁会知道我们在这里?”

被她那么一说,我的自信瞬间被击散了不少,原本就忐忑不安的心情,更加没底了。

叶兴修终于吃饱,满足地席地而卧,睡在了尸体旁边。

小花匠的死相极其凄惨,跟欧半夏和琳妈一模一样。

张凤莲拉着我到了污水池边坐下,讲起了三个月前发生的事情。

当时的叶兴修还是个意气风发的有为青年,辛苦工作一年,又到了休年假旅游的时候。

他选择了全球最大及物种最多也最神秘的热带雨林——亚马逊丛林。

他们总个团队十五人一同进入,到最后只有他一个人满身是伤的出来。

据他自己后来回忆,他们迷路到了一个地图上没有标志的地方,那里有一条很长的浅泥流,就在他们扎营休息的那天晚上,一条看起来既像鳄鱼又不像鳄鱼的怪物袭击了他们。

一些野生专家们猜测,由于开发不当和保护不利,亚马逊雨林遭到严重破坏,造成水土流失、暴雨、旱灾、土地荒漠化等一系列环境问题。

这些环境的影响,让一些求生***极强又聪明的动物发生了变异,那鳄鱼就是有力的证明。

可是,叶兴修却活着走出了丛林。

据他自己的说法,他是在与鳄鱼博斗的过程中,用开过佛光的短刀划破了鳄鱼的肚子,才从鳄鱼的利齿下逃生。

当时他已经两天没吃过任何东西,又累又饿又渴,为了生存,他只好喝了那只鳄鱼的血,恢复体力之后才慢慢地走出了丛林,回到家乡。

也许是变异的鳄鱼血造成了叶兴修的变异,回家后的他,一到夜里身体就发生变化,先是慢慢地长出粗糙的鳞片,然后四肢变短且长出了比鳄鱼还长两倍的粗尾巴,头部倒是保持了原状,只是牙齿变多变锋利,一脸的惊悚的野兽样。

但白天又变成正常人,只是恐风、恐光还恐水,因为一碰水便会立马变成怪物。

身体的变化让他害怕得再不敢出门见人,张凤莲发现儿子的异常后劝他去医院治疗,但每一次都被儿子粗暴的拒绝。

后来,情况越发的严重了,他不再进食人类食物,只想吃生肉。

起初张凤莲花钱买了活生畜给他吃,他倒还算安分,可后来生畜也解决不了他的需要,他便开始吃人了,欧半夏是第一个,琳妈是第二个,然后是小花匠。

张凤莲知道小花匠失踪后,立马便怀疑自己的儿子,于是让他立马放人。

但此时的叶兴修已经听不进妈妈的任何话,在妈妈的指责和怒骂威胁下,他愤怒了,彻底地失去了理智,化身冷血怪物,不再只局限夜晚。

张凤莲前脚刚走,他便尾随到她房里,做了人神共愤的事情,他把一心爱着他的妈妈也给拖进了他的“畜洞”,而倒霉的我只是顺便拖进去。

“太可怕了,人类不能再破坏生态环境了,否则最后苦的只会是我们自己。”听了这么长的故事,令我感触最深的就是让叶兴修变异的源头。

张凤莲看了看熟睡的怪物儿子,在我耳边悄悄说:“我们爬上去,我断后你先跑,他要是醒过来,我还能拖住他。

记住,你朝右边跑,终点是滨江,出去的时候抓住大坝你就不会掉下去。如果跑不了那么远,可以去寻找有光线的圈顶,那是路面井盖,你可以用力推翻井盖或者向外呼救。”

“那你呢?”我说:“我们还是一起跑吧?”

她摇头:“他刚才只是气我骂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但是你不同,等他饿了,你就是他的下一顿点心。你必须得跑,果果需要你啊!”

果果是我的软肋,一说到果果我便要投降。

看了看怪物,我内心在强烈的挣扎,犹豫着:“要不,我们再等等,也许弘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他不是刚吃饱的,两天才会饿的吗?”

我还是做不到把外婆丢下自己逃跑,弘睿的外婆就是我的外婆。万一叶兴修丧心病狂把母亲也给吃了,那我不是一辈子都得受良心的谴责,至少得等一等。

张凤莲考虑了一下,说:“最多只能等到今晚凌晨,深夜凌晨是他活动的时间,等他一离开下水道,你就跑。”

“为什么不能一起跑,他不是离开了吗?”我问。

张凤莲纠结了一下,解释:“他对猎物的感应非常强烈,一旦被他所熟悉气味,很远的距离他都能闻得到,我怕两个人一起跑动静太大,他会察觉到。”

“不,外婆您不跑,我也不跑。”我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倔强地说:“要跑就一起跑。婆婆走了,弘睿走了,小舅舅疯了,以后就由小薇保护外婆吧?”

张凤莲看着我顿时流下了泪水,吸了吸鼻子:“对不起,小薇,外婆之前那样对你。”

她颤着手摸了摸我的断腿,哽咽不已:“灵儿去了凯风神秘的家乡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个女儿呀是覆水难收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