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55章 食人魔(十一)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这时我突然发现水道里的水位变高了,漫到了腰部,水流也变得湍急。

出口就在眼前,外婆头上的伤口不停地冒着血,人又晕迷不醒,如果把外婆丢下,她一定会淹死。

我决定背她走过去。

把她放到我背上背起,还未迈步,伤腿便痛彻心扉。

“爷爷啊,请保佑果果,别让她被叶兴修找到。”我再次祈祷,然后咬牙迈腿:“啊——我跟你拼了——”

我大叫着咬牙拼命地往前冲,不管腿有多痛,铁了心地往前冲,不成功,便成仁。

污水寒冰彻骨,伤腿痛到麻木,高烧让我头重脚轻,我开始走得踉踉跄跄。

果果的笑脸一次次地出现在我眼前,我要活下去,我们都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坚持,坚持,再坚持……就差一步了,我看到了触手可及的希望,只要我再向前迈一步。

“到了,外婆,我们到了。”我笑着说,眼睛有些花了。

洞口的水流最急,但还好有堤坝,否则我跟外婆肯定会立即被冲进大江滨。

我贴着墙小心翼翼地往洞口走去,终于到了洞口,可是因为背着外婆,手无法去抓堤坝。

“外婆,醒醒,求你醒醒。”我叫了两声外婆,她终于听到了我的呼唤,醒了过来。

“外婆,到出口了,您快抓住堤坝。”我说。

外婆从我背上下来,伸出手去抓前面的堤坝,往前稍稍一跨,整个人随着水流猛地往前冲了一下,但她顺利地抓住了堤坝,靠在堤坝上。

“小薇,来。”外婆顶着堤坝,伸手要接我。

我伸出手刚好碰到外婆的手指,可刚才一停下来,我的腿就像死了一样,没有知觉,无法再动了。

我心急地拍打水里的左腿,又捏了捏左腿,居然发现左腿一点感觉也没有。

“外婆,我现在是一步也迈不了了,只能随水流冲过去,那会非常重的,您要是抓不了一定要放手,不然我们会一起被冲进江里的。”我叮嘱道。

外婆顿了顿,说:“我知道了,你来吧?”

我咬住嘴唇,轻轻推了一下侧壁,让自己能够准确地朝外婆移去。

就在外婆抓住我手的那一瞬间,有东西突然抓住了我的右腿,猛地一拽,将我重新拖回水道里。

“小薇——”外婆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我整个人浸在污水里,努力地憋着一口气,右腿使劲地踢,可是都甩不掉他。

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那是我憋气的极限,终于浮出了水面,我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痛得我死去活来,而伤腿一点知觉也没有,像是废了一样。

拨开湿答答黏在我脸上的湿发,抹净眼皮上的水,看抓我的人。

原来抓我的是叶兴修,他看起来无比的愤怒,仰天嘶吼,绿眼亮到让我能看清他的脸。

他受伤了,头上、嘴角都流着血,脸肿得很大,两只鳄鱼前肢的硬甲断的断、残的残,身上还有刀伤。

他笨重地走到内洞口,开始把旁边的泥土往墙上糊去,动作非常快,几下洞口就被他给填满封住了。

他这是怕弘睿来救我,所以才封了洞口。

看他封完洞口,站在洞口前憋足一口气,腮帮和肚子胀得鼓鼓的。

突然,“噗”的一声,从他口中喷出大量的绿色黏液,黏液喷在刚糊上的泥土上,瞬间包住,形成一堵无坚不摧的绿胶墙。

看着绿胶墙,我感觉到了绝望。

但是,很明显,他没有抓到果果。

我挣扎着撑起自己,傲慢地嘲笑它:“我知道了,是弘睿伤的你吧?他救了果果,肯定是他救了果果。”

他停愤怒地张嘴怒号,露同满嘴的尖牙,接着咬牙切齿地瞪着我。

“哈哈哈……太好了,果果没事,我也就死而无憾了,你要是饿了可以现在就吃了我。”我明明在笑,却流出了泪水。

其实我那么说只是为了麻痹他,让他知道我一心求死的心情,对我疏于防范。

他原来就不饿,想吃果果是因为他知道果果是个特殊的小孩,吃了果果一定对他有所帮助。

现在他又受了伤,外面还有追敌,自封出路也是无奈之举,我既是他的下一顿食物,也是他保命的人质。

他舍不得这么快吃了我的。

他没有理我,垂头丧气地退到黑暗的角落趴下。

我也放松闭上眼睛休息,发烧让我忽冷忽热的,体力耗尽。

外婆应该跟弘睿会合了,果果安全地在他们身边。

我已经感觉到弘睿的呼唤,他总说现在的自己是恶魔,没有良心,但我想,在他的内心深处,一定还住着原来的他,终有一天,他会醒悟吧?

也许那一天,就是火山底下的另一半弘睿回来的时候。

我在脑海里勾画未来美好的愿望,如果今天我一定会死,就让我这样死去吧?

可千万不要让我忍受被活活吃掉的残酷酷刑。

不知过了多久,我是被饿醒的,但是体力恢复了不少,虽然还烧着。

我小心翼翼地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却惊醒了叶兴修。

他现在疑心极重,以为我要逃跑,猛地一跃而起,面目狰狞,龇出兽牙冲我咆哮:“吼呜——”

差点没把我吓尿!抱头缩成一团。

见我没有威胁,他围着我慢慢地转了起来,时不时地舔一下自己受伤的爪子,或弓起兽身龇牙低鸣来向我示威。

我开口解释:“你这么激动干嘛?我就是躺久了难受,想动一动。”

他放慢脚步,尾巴甩了甩,然后趴下,把头转向另一边喉咙里的低鸣

不知道他现在饿了没有,我忐忑不安。

得先分散他的注意力才好,要不……跟他聊聊天,唠唠嗑?

“咳咳!”先咳两声缓解一下尴尬,“那个……小舅舅,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我出声问他,不知道他现在还能不能听懂人话。

他停止粗喉低鸣,顿时安静了下来,但没有回答我,默默地发起了呆。

我继续说:“看你那样子,应该是有了心上人了吧,表白了吗?”露出一个耿直的微笑。

对他这种一年365天就公司跟家两点一线生活的人来说,谈恋爱可能是一种奢侈。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