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57章 救兵来了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可在那一刻,它是生命之水,喝它能救命。

拿着它,我干咽了一下,捏住鼻子凑到嘴边。

“额——额——”

我还没喝下人体多余的水份,某怪已经在吐了。

惊讶地望向叶兴修,干呕完的他一脸嫌弃地看着我。

这死怪物,人敢吃,老鼠也吞,污馊水敢灌,就是人体多余的水份不敢喝?

脑子里灵光一闪,我笑了。

咬牙切齿地瞪着人体多余的水份,一咬牙,仰头……这事说多了都泪……

“额——额——”怪物狂吐起来,吐出一大堆绿绿黏黏的胶泥,跟之前糊封洞口的胶泥一模一样。

哇塞,那才是最恶心的,恶心得我差点把好不容易才喝下去的水份给吐出来。

啪——啪——啪——

身后有动静,我回头一看,糊在洞口上的绿胶泥一坨一坨地往下掉。

再转头看叶兴修,发现他每吐一口绿胶泥,墙上的绿胶泥便掉一坨,然而,他现在太忙没注意到。

就是这特殊的绿胶墙仿佛把我们隔离在世界之外,把它除掉,我就得救了。

生的曙光仿佛再次亮起,我的内心翻起了小海浪,那个激动呀!

慢慢地移动身体,若无其事地挡住怪物的视线,然后很夸张很大声地假吐起来。

两个呕吐的声音,完全覆盖了绿胶泥落地的声音。

怪物不再吐了,虚脱地爬到一旁。

我偷偷看了被封的洞口,绿胶泥掉了好多,墙体应该有变薄吧?

如此一来,弘睿找到我的机会就更大了。

吐完肚子里所有的东西,叶兴修饿疯了,满地乱窜,好像是在找老鼠。

可是,哪儿有那么多倒霉老鼠给他吃?老鼠没找到,倒是从污水池里扔出了好多生活垃圾,这家伙把每个垃圾都咬上一口,看看能不能吃。

“呯”的一声,一个玻璃瓶被扔上来,碎在我眼前,它一分为二只破成两大块,又尖又长的口子对着我。

心里又起一线生机,我悄悄地捡起尖长的玻璃碎片,塞进口袋里。

饿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更何况在饿的情况下,食物还摆在眼前,是到了该吃我的时候了。

叶兴修渴望地看着我,一双绿眼散发出贪焚的凶光,慢慢地朝我爬来。

我内心警铃大作!

为了生存,人体多余的水份再恶心,也抵不过求生*******拖着断腿,我拼命地爬,一边往后看他,内心极度恐惧。

才爬了几下,怪物“嗖”的一下,犹如一支利箭朝我射来,直接扑到我身上,狰狞地着一张恐怖的兽脸,朝我咆哮,接着张大嘴巴向我脖子咬来。

我吓得魂飞魄散,闭上眼睛假装很痛苦地大声叫唤:“哎哟喂,刚才那尿恶心死我了……”

他顿时浑身一震,张大的嘴巴就那样定住了,眼珠骨碌碌地看着我。

我淌着冷汗继续说:“小、小舅舅,你知道吗?刚才那尿臭死我了,现在我满嘴都是骚味呢!你要不要闻闻?”

我说着张嘴朝他哈气,他一脸惊恐,脸色瞬间绿了,“呼”的一下迅速跳开,然后大吐特吐。

看他吃不成我还吐得死去活来的,我窃喜不已,身后的墙洞胶泥又开始“啪啪”脱落。

哇卡卡,真是天助我也!

我得趁他吐得虚弱之际奋起反抗才是,不能光等着别人来救我,拿出玻璃碎片,割破手指让碎片沾满我的血,拖着断腿慢慢朝他靠近,心里想着应对之策。

他是变异的怪兽,用驱魔奇门遁甲之术那套对付他并不管用,对了,我可以在自己身上用奇门遁甲之术啊?

像外婆所说的那样,他对猎物的感应非常强烈,虽然现在变弱许多,可我一靠近他,才举起手,便被他发现。

他突然转身扑来,我专心志致想着咒语:“天地玄宗,万天本根,间随我心!移!”

坚定下令,一个闪身转到了他身后,他扑了个空,我举起沾血的玻璃碎片,朝他的右颈部的大动脉处猛刺。

刚才我观察过他,鳄鱼皮非常坚硬,只有脖子和肚子是最薄弱的地方。

为了活下去,我用尽所有的力气,在此一博。

“哧”的一声,血喷了出来,我刺中了他颈部右侧的大动脉,但只有一下,刺进去便拔不出来了。

受痛的他一声咆哮,一个盖头朝我劈来,我用手一挡,还是被他狠狠打飞,撞在墙上,吐出一口鲜血,眼冒金星。

叶兴修引颈吼叫,鲜血像喷泉似的如注涌出,颈部的大动脉被刺破不及时止血的话,那可是致命的。

他踉踉跄跄地爬向呕吐的那堆绿胶泥,我立即猜到他应该是想用绿胶泥抹脖子止血,可是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

感觉生命在我体内渐渐抽离,我可能快死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慢慢闭上。

这时,我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被封掉的洞口好像被炸开,产生剧烈的震感,然后是强烈的杀气。

一阵激烈的打斗声响起,有翻滚声,有拳头打在身上的声音,有贺弘睿边打边愤怒嚎叫的声音,还有叶兴修的带呜咽的惨叫声。

“别打了,别打了,他不行了,呜呜……快去看看小薇吧?”还有外婆的求饶声和哭声。

接着,我被拥进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好奇怪,这是那个死恶魔的怀抱吗,什么时候这么柔软了,以前每次都撞疼我的胸膛哪儿去了?

突然,他的手掌按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一惊:不是吧,要揩油?

一股热量从他掌心传到我的心里,再到五脏六腑,游走全身,身上的疼痛减轻了许多。

他在救我。

片刻过后,头顶上传来怪声。

那种隐忍崩溃情绪的声音:“好奇怪的感觉呀,这儿怎么会痛?本王又没有心。”

心痛吗,不会吧?我看是他是心痛以后没人敢伺候他。

他又说:“你不过是一个卑微如蝼蚁的女人罢了,死了就死了,可是本王这三天简直就是渡日如年。”

没人愿意剥香蕉给你吃吗?哎,你这鬼当得有够没用的,连香蕉都不会剥。

“上官向薇,你听着,本王不许你死,你死了,以后本王欺负谁,别的女人本王可不习惯欺负。这是命令,这是威胁!”他咆哮着,接着将我抱起朝外面走去。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