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63章 情迷恶少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不,我不会白去的。”我满是信心地笑道。

我把死后见过天国使者的事,还有使者对我说的话,原原本本地跟他全说了。

“你的意思是说,只有你亲自去,才能唤醒他?”贺弘睿问。

“不是我说的,是天国使者说的。”我肯定地说。

外婆和贺弘睿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神神秘秘地走到一边说悄悄话,好像在商量。

我等了一会儿,他们走了过来。

“好吧,等小薇的腿好了以后,你们就去吧?”外婆说:“家里有我看着,果果尽管交给外婆,你们放心,保证帮你们养得白白胖胖的。”

我闻言心里激起层层浪花,期盼地看着贺弘睿。

贺弘睿面无表情,猜不透他的心思,他只是很淡很淡地说道:“听天国使者是要你走到最北方,你听出其中的意思了吗?”

我大吃一惊:“不会是要我步行到最北方吧?这要走到猴年马月。”

“天神都那样,不然世上人那么多,他们都保佑的话,那还不忙死,当然得挑够虔诚的人帮。”贺弘睿好像在讲笑话似的。

“应该不用步行吧,人家唐僧还骑马呢?”外婆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简直要喜极而泣了。

贺弘睿想了想说:“应该不用步行那么夸张,只要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就好,坐车跨省应该就可以了。”

商量好去北方找蛮荒世界的事情后,我的心情便轻松了许多,天天盼望着自己赶紧恢复健康,然后北上。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的腿也慢慢地恢复,为了让自己好得更快,身体更健康强壮,食疗、腿操、剑术、驱魔术等等各种配套锻炼,我是主动配合,什么也不落下。

果果非常的爱妈妈,担心妈妈的腿伤没有完全好,天天吵着要在妈妈的腿上抹鼻涕和画地图。

那天我才刚躺下休息。

“果果,你干嘛呀?”我无语地看着抱着我左腿,一脸严肃的果果。

果果抬头看我,很抱歉地说:“妈妈,你放心,果果再去喝好多好多的水,尿好多的尿尿,这样妈妈的腿就能好得更快惹。”

说完,果果一溜烟地跑了:“外祖母,快给果果果汁儿……”

说到果果的那“三宝”也是神奇,那段时间我和外婆做了多次实验。

我们拿三宝去治了德叔养的看门狗的腿伤,还治了村里笑笑婶家老黄牛的皮肤病,还有村长家那只机灵小猴的眼疾,可是全都没有效果。

难道在人身上才有效果?不敢拿别人偿试,我只好打恶少的主意。

哦,恶少就是黑化的贺弘睿,我觉得这称呼非常地适合他。

“你这女人,腿好了脑子就坏了吗,拿着刀想干嘛?”恶少穿着宽松的睡衣,头发凌乱地在卧室里抽烟,居然学会抽烟了,刚点的烟就被我掐灭在烟灰缸里。

颜值明明那么高,却不注意形象,这点跟弘睿本尊真的差远了。

看着我拿着小刀,抓起他的手指,顿时要炸毛。

“我觉得有可能只能用在人身上。”我说。

恶少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严肃点?”

“我很严肃啊!”我面无表情阴森森地说。

“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自己来。”我举起小刀放在左边食指上,正要割下,恶少突然抓起我的手。

下一秒钟,刀口放在了他的食指上,食指立马冒出血。

“你啪都不禁啪,还想自残?”恶少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问也不问就割了自己的手。

不过,谁能告诉我,不禁啪是什么意思?

见他手指已伤,我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浅口杯子,抓起恶少的食指头塞进杯子里。

“这是什么?”恶少不解地问。

“果果的三宝啊!”我理所当然地说。

恶少的脸顿时绿了,欲哭无泪,脸上的肌肉在抽搐:“可以了吗?”

我点头,把他的手指拿出来:“嗯,应该可以了,我们先观察一个小时看看。”

“观察本王的手指?”恶少有些吃惊,随即长臂一伸,拉我入怀,坐到了他的大腿上,然后举起食指,一本正经地见意道:“本王认为,这样较方便就近观察,双方都不累。”

“我当然是不累,那你大腿不会不舒服吗?”我好笑地问。

他噙着邪恶的笑,说:“非也,本王现在非常的舒服。”

突然感觉到他的重要硬件在动,我顿时恍然大悟,一把推开了他,骂道:“大白天的耍流l氓啊?”

他笑得更深了,意味深长地说:“本王明白了,那咱们就晚上耍。”

“不要脸,就知道占人家便宜。”不跟他废话了,伸手说道:“把手拿过来看看。”

他翘起二郎腿,耍起赖:“你给我亲一口,就给你看。”

我咬牙说道:“亲个头哦,不给看拉倒。”收起东西,我转身气乎乎地走出他房间。

他瞬间挡住我的去路,抱住我的头在额上亲了一口,然后得逞大笑:“这可是你说的,哈哈哈……”“啰,给你看。”笑着食出修长带血点的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心里扑通跳个不停,表面强装镇定,瞪了他一眼,再看他的手指:“伤口还在,没有愈合的迹象,奇怪。”

他收起手指头,认真地解释:“果果的三宝并不是每一次都有药效的。”

“为什么?”我对此感到不解。

他继续解释:“当时是全心全意地希望你能够好起来,一心一意地祈祷,所以就像求神之说,神只保佑心够虔诚的人。”

“原来是这样,不早说,我还以为都可以呢,果果那么爱哭,我还打算以后收集她的眼泪呢!”我恍然大悟,还有些惋惜。

“魔炎鬼族与人类的孩子都有特殊的异能,本王从小爬墙上屋顶便如履平地,能飞会吃力大无穷。”

恶少说着很自然地搂住了我的腰,继续说:“刚开始还有噬血的坏习惯,后来在我母亲的管教下才改掉。你有发现果果身上的特殊异能吗?”

不知不觉中,似乎已经习惯弘睿的亲近触碰,眼前这副躯体本就是弘睿本人的,所以他的碰触并不会让我感到不舒服。

再加上恶少也有弘睿的记忆,这很容易让我凌乱,一时之间难以分辩,若不及时“刹车”,很有可能会有“撞车”擦火花。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