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65章 有了小老婆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外婆居然给恶少买了一辆顶级的路虎越野车,给我们作为北上的主要交通工具。

我认为这实在是太招摇了,可外婆说人家唐僧都能骑顶级白龙马,他的外孙怎么就不能开百万越野车北上?

好吧,老人家的意思不能忤逆,我让恶少主动要求换辆普通的。

可他倒好,自打收到那辆车后便疯了,对那车是细心呵护、爱不释手,拿起手机跟爱车疯狂自拍,还给他的爱车起了一个名字,叫“小老婆”。

他怎么舍得换他心爱的“小老婆”呢?不可能。

昨天回华义堂告别的时候,江师叔对我说,独立分身的性格思想是本体的潜意识,让我不要嫌弃现在的恶少,北上的路上要多多忍让。因为他也是本体的一部分。本体平时用的是显意识,分离独立出来的分身用的是潜意识。

江师叔话才刚说完,恶少就把他贬得一文不值,让他下不了台,脸都绿了。

没情商的恶少这样问江师叔:“喂,你学驱魔术学得相当辛苦吧?”

江师叔谦虚地回答道:“还好!”

恶少说:“别硬撑了,你都活了两百年了,才达到驱魔师十二级的级别,上面还有大神级、白金级、钻石级,我看再给两百年你也到不了顶峰吧?真是没用,当驱魔师当成这样不如死了算了。”

“……”江师叔的脸就是这样变绿的,我猜他的内心已崩溃。

那家伙一回到华义堂便目中无人,不止对江师叔不尊重,还当众随意指出几位师叔驱魔术的不足的地方,害人家丢面子失里子,尴尬不已。

人家牛牛妈好心好意地做了长寿面给他吃,为给他求个平安,他吃了一口当场吐了,黑着脸说难吃。

花之云的爸爸是采购员,花之云是弟子兼会计,贺弘睿早就卸去了总教头的职务,他非要让人家把采购帐单拿出来对货,说什么做会计的没一个手脚干净的,更何况爸爸还是采购员,两人一合伙,什么钱都能给搬空。

总之,恶少一回华义堂,就把贺弘睿积攒了七年的人品口碑全给毁了。

我一一给他们赔罪,他们握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小薇,请你一定要找回总教头的本体啊,大家以后的幸福就靠你啦!”

临行前,大家站在华义堂门口与我们挥别。

我在车里向他们喊道:“放心吧,我一定帮你们把帅气、亲切又可爱的贺老大给找回来。”

恶少手握方向盘,嗤之以鼻:“一群什么都做不好的笨蛋,那么笨看着都烦,谁要待在那个破地方,难怪贺弘睿宁愿变成火山,也不愿回去。”

“你才笨,你这样会没朋友的。”我看不下去了。

“果果,你说妈妈对不对?”我问正在看脑筋急转弯的果果。

是的,果果也跟来了,因为恶少说果果是人与鬼族的混血儿,混世小魔女一年要喝一次母血,否则会夭折。

这一去一年半载要是回不来,那果果岂不是危险?吓得可不敢不带。

“不对不对,哈哈哈……”果果突然笑得前仰后翻的。

恶少得意极了:“你看,果果都觉得本王聪明。”

果果兴致勃勃地对他说:“爸爸如果能回答出来果果问的问题,那爸爸就聪明,不然就是笨蛋。”

恶少一脸的不屑:“搞笑,你才出生多久,就想考倒本王,出题。”

果果放下书,直接把题目背了出来:“铁放到外面要生锈,那金子呢?”

恶少“噗哧”笑了出来:“这么简单,小屁孩儿,你能不能不要侮辱本王的智商?”

我一副看好戏的好笑神情:“那你说啊?”

他理所当然地说:“金子是一种非常稳定的化学物质,不易与其它化学物质发生化学反应。当然不会生绣。”

“哟,好有学问啊,可惜不是答案,脑筋急转弯的答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我说。

果果从后座上跳起来:“错。”

恶少不相信,愤愤不平地说:“不可能,那答案是什么?”

“金子放外面当然会被偷走啦!”果果说完倒在座位上哈哈大笑:“哈哈哈……爸爸好笨,爸爸好笨!”

贺弘睿不服气了:“再来一题。”

果果收了笑说道:“听好了哦,黑鸡厉害还是白鸡厉害?为什么?”

“当然是黑鸡厉害。”恶少毫不犹豫地说:“黑鸡比白鸡凶猛,是斗鸡中的战斗鸡,肯定是黑鸡。”

我故意捣乱:“别傻了,脑筋急转弯,不能认死理,当然是白鸡,因为邪不能胜正。”

恶少听了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有道理,那我得改答案,好,就白鸡,不过我认为邪不能胜正是屁话,肯定是因为白鸡比较狡猾。”

“为什么?”我和果果好奇地问。

“没看过戏吗,白脸奸臣啊!哈哈哈……”恶少说完自己大笑起来:“这个脑子急转弯果然很好玩。”

“哈哈,爸爸又错了,又是笨蛋喽!”果果说着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这怎么可能,这肯定就是答案。”恶少脸上的笑立即隐了去。

“快说答案。”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恶少出糗了。

“答案是黑鸡,因为黑鸡会生白蛋,白鸡不会生黑蛋,哈哈哈……”果果倒在后座,按着肚子大笑,两只小脚乱踢。

听到答案我也笑喷了:“这答案也真是碎了。”

恶少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本正经地开着车。

果果玩得正上瘾,可不放过他,“爸爸不是很聪明吗,我们再来猜嘛,爸爸?”

果要爸爸长爸爸短的叫着,把恶少叫得都飘了:“好好好,出题吧?”

“别说我没警告过你,我看你还是别玩了。”我悄悄对他说。

“本王今天就不信那个邪了,本王怎么可能一个都猜不出来?”恶少这下是破罐子破摔了,“小不点,出题。”

果果兴奋极了,趴在前座座位上,认真读题……

半个小时后,车中还在爆笑。

恶少一脸汗颜,强装镇定:“不是本王回答不上来,本王这种高雅的人才不屑玩这种脑残的整人游戏。”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