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75章 疯狂恶魔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罗纹家吓得脸色青白,冷汗一滴一滴地往下淌,我能够想像他此时此刻有多么地想离开这里,可为了地上那些文件,他又不得不咬牙坚持。

他转移方向改捡另外一张,我冲过去一脚踩住,他一拉一扯“嘶”的一声破了。

明显感觉到纸被压着,罗纹家再也忍不住了,脸部肌肉开始抽搐,突然起身冲向大门,文件也不要了。

岂能让他就这跑了,太便宜他了。

我冲过去在他开门的那一瞬间一把将门按住了,“呯”的一声发出巨响。

罗纹家整个人呆住,浑身发抖,眼睛到处乱瞟,慢慢后退,这下崩溃了。

“不关我的事,别来找我,不关我的事,别来找我啊!”罗纹家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情绪激动,声音颤抖。

听他这话,我有了个主意,拿起办公桌上一把笔,在地上的文件纸上写字。

罗纺家看到一把笔悬空飞到他面前写纸,吓得张嘴大叫:“啊--有鬼啊!”

我赶紧在纸上写“闭嘴,想死吗?”

他见字立即捂住了嘴,小声呜咽地哭了起来。

接着,我又在纸上写下“马桶”两个字,看看他的反应。

他见字便哭道:“匡咏志,不是我害死你的呀,是你自己掉进制浆机里才被绞死的呀!”

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司徒南彩走了进来,看到罗纹家像疯子一样跪在地上哭,顿时一脸不解,捡起地上一张文件纸看了看,脸色大变。

我勾起嘴角笑,心想:真是赶巧不如凑巧,这下有好戏看了!

罗纹家怕鬼闭着眼睛不敢看,继续哭:“匡咏志,你不能找我啊,你死后我是千方百计地想让南彩给你妈妈赔偿费的,是她怕事情曝光后会影响那批高端货的交货时间,所以不让给赔偿费还隐瞒了你被绞死的事情,你妈妈到现在还以为你是离家出走……”

司徒南彩的脸已经非常难看,胸脯上下起伏,像马上要喷发的火山。

“罗纹家,你个混蛋!”司徒南彩疯了一般冲过去抓住罗纹家的头发乱扯乱拉,长长的指甲在他脸上使劲画图,“你敢移花接木、偷章盗款、亏空公款也就算了,连老娘的钱也要搬,还把匡咏志的事情赖到我的头上,想死是不是,想死是不是?”

罗纹家看到是她,气得站起来抬手便给了她一个耳光,“啪”的一声清脆响。

司徒南彩捂着脸,震惊地看着他:“从小到大我奶奶、爸妈都没打过我,你敢打我?”

“打你又怎样?老了早就受够你了。”罗纹家面目变得无比狰狞,像个变态,蹲下身赶紧捡提货单和支票,司徒南彩冲过去抢夺与他纠缠。

“你不能拿这些钱,会毁了博蓝的。”司徒南彩大叫。

“那是老子受了那么多年屈辱的精神损失费,给老子撒手,不然老子捏死你。”罗纹家兽性大发,一下子将司徒南音推倒在地上,骑上去用力地捏住她的脖子。

我拿起桌上的瓷器瓶,砸向罗纹家的脑袋,“呯”的一声,瓶子破了,罗纹家的脑袋也破了,血流了出来。

罗纹家抬头看我,骂道:“上官向薇?你娘的……”说完晕了过去。

隐身术的时间有限,罗纹家能看到我肯定是时间已经到了。

我吓得连连倒退:“他、他死了吗?我、我是不是杀人了?”

司徒南彩摸着脖子狂咳,伸手探了探了罗纹家的鼻息,又在他的心室处听了听心跳,最后摇头:“没死,应该只是晕了过去。”“你怎么在这儿?”她问我。

我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长气:“还好还好,还好没死。”“我是和宝宝一起来的,他藏到洗手间里去了,我……”

找了找办公室里勉强可以藏人的地方,最后指着窗帘说:“我刚才藏那儿了,嘿嘿!”

那地方藏人有点牵强,管他的。

司徒南彩站了起来,脖子被掐得又肿又红,神色凝重地说:“你们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吗,那你刚才应该都已经听到了吧?”

“听到了。”我警惕地说:“你不会也像他那样丧心病狂,想杀我灭口吧?”

司徒南站颓废地捂脸哭了起来,摇头说道:“我从没有想过要害谁,那个真的是个意外,但这混蛋在撒谎,明明是他阻止我给匡咏志家人赔偿费的,也是他怂恿我把掺杂了尸血的马桶交货出口了。”

她看着我,用乞求的眼神看我,突然握住我的手,哭着说:“小薇啊,你要相信我,我现在想通了,我把那批货出单地址全告诉你们,求你和贺大师一定要帮帮我们司徒家啊?”

“那批货很多吗?”我问。

她回想了一下,说道:“货量非常庞大,足有五万个啊,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货都被污染,如果知道具体有几个的话,肯定能事半功倍,只可惜毕师傅离开了博蓝,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

“毕师傅是干什么的?”我又问。

“他是操作制浆机的师傅,也是匡咏志的师父,事情发生后,罗纹家说他来解决,结果他竟然是想杀毕师傅,我知道后暗地里给了毕师傅一笔钱,让他离开了博蓝,离开了这个城市。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啊,那要是找不到毕师傅的话,那我们岂不是要大海捞针?”听完司徒南彩的话,我突然感觉眼前一片灰暗,希望好渺茫。

“我会想想办法的。”司徒南彩说完望向卫生间的门,继续说:“对了,宝宝是在洗手间里吗,他怎么还不出来?”

说的也是,那胆小鬼怎么还不出来?

我们走过去,才刚打开门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吸力吸起办公室里所有的小物件,纷纷往卫生间里飞去,茶几上一个烟灰缸瞬间被吸了过去,刚才砸中了司徒南彩的后脑勺,把她给砸晕了。

“南彩姐。”我抓住玄关看司徒南彩,再看卫生间里面司徒宝正紧紧抱着盥洗台,他身后马桶里的水旋涡滚滚,爬得很高,高出科学的高度,形成一个小小的龙卷水,那吸力就是从那里来的。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