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81章 鬼打墙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毕师傅声泪俱下,哭声悲哀凄伤绝,我慢慢地放下了桃木剑,瓦屋房里的光线慢慢地亮了起来。

毕师傅的身影慢慢透明消失,用飘渺的声音对我们说:“天快黑了,你们尽快离开这个村子。”

屋里的蜘蛛网好多,比刚才看起来更脏,墙面上的毕镜遗像却一尘不染,只是毕镜的脸有着死不瞑目的苍白怨恨。

恶少摊开手中的名单看了看,然后收了起来,对我们说:“可以回去了。”

走出毕师傅家,我们快步村口走去,此时夕阳已经西下,荒岭村变得比刚才更阴暗,道路也更泥泞了。

“真是奇怪,这几天都没下雨啊,这路咋这么泥泞,简直无法落脚,我皮鞋都要报废了,这可是意大利顶级芬迪。”司徒宝抖着皮鞋上的泥土抱怨道。

看着满街道的黃泥,我心生疑虑:“刚才进村的时候好像没这么多泥巴啊?这些黃泥像是村外那段黃泥路里的。”

“等会儿可能会更多。”恶少神色有些凝重,拉起我的手快步走。

脚下的黃泥黏黏地黏在鞋底,令我们越走越慢,天黑得好快,不知不觉夜幕已经降临,雾变得越来越大,可我们还在村子里。

这时,我感觉到了异样。

“这些泥巴好像越来越像橡皮泥了,好粘啊!而且我们进村的时候没走这么长时间啊?”司徒宝紧张地望着黑漆漆的四周。

“我们好像遇到鬼打墙了。”我担心地说。

“啊——”司徒宝愁眉苦脸地说道:“我就说了,怎么感觉像在原地打转,一直没敢说出来,早知道现在会遇有这么多的灵异经历,小时候爷爷拉我学驱魔术的时候,我就乖乖的学了。”

司徒家是四大驱魔世家之一,司徒爷爷是最后一代传人,跟慕容、公孙两家一样,驱魔术已经失传。

恶少停下了脚步,表面看似波澜不惊,不知道他内心是否一样。

“这是个**,我们可能有场硬仗要打了。”恶少语出惊人。

我多少有些猜到所以并不感到意外:“进村的时候就有些感觉不对劲,但是哪个村没有鬼?我也就没有在意,没想到是整个村子都有问题。”

司徒宝有些怀疑:“**?不是传说荒岭村是个巫村吗,怎么成**了?会不会是他们看上我们,所以用巫术困住我们,想绑了我们结婚啊?”

“想像力好丰富啊宝哥!”我好笑地说道,接着解释:“就是因为是巫村,所以他们才有能力让整个村子以阴村的形式出现在阳间啊!荒岭村本来就无人问津,所以成死村的事情才没被外界曝光的吧?“

“是啊,绑了你冥婚,当你的鬼妻天天日你。”恶少漫不经心地捉弄司徒宝,好像没把眼前想害我们的鬼打墙放在眼里。

“真的是**啊!”司徒宝快哭了:“都怪我妈,把他儿子生得这样迷人。”

“为什么三**哥可以跟**的人接触呢,难道他知道村子的秘密?”我好奇地问。

恶少说:“他应该是为作他们与人界沟通的使者,唯一被允许自由出入的人吧?”

他看了看路面的黃泥,继续说道:“记住,从现在开始不要去踩泥土多的地方,突然多了这么多的泥土,肯定没那么简单。现在,把手给我,尽量不要分开。”

我们三个手拉着手小心翼翼地前行,一边走一边念天纲决清除秽气,也就是那些雾气,如此才能看见正确的路,走出鬼打墙。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慢慢的,雾有些消散,我们从村口的牌坊底下走过。

“太好了,我们出村了。”我很是激动。

“不用娶鬼妻了。”司徒宝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还不能放松警惕,给我打起精神来。”恶少厉声说道。

我们坚定地点点头,看到希望让我们更有信心了。

“已经出村,那鬼打墙应该已经破了吧?可以放手了,跟一个大男人手拉手好奇怪,虽然是跟偶像牵手,但还是感觉怪怪的。。”司徒宝说着放开了恶少的手。

恶少无语地鄙视:“原来你是男的呀?”

“救命啊,救命啊……”前方突然传来女人的呼救声。

“呀,有妹纸喊救命,我们快过去看看。”司徒宝神情担忧地跑了过去。

“哎,你等等。”我抓他都来不及抓。

“这娘娘腔,等会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恶少拉着我一闪闪了过去。

“贺老大,小薇,有人掉进泥坑里了。”司徒宝指着泥坑里露出半个身体的女人。

女人深陷在泥坑里无法自拔,满脸是泥土,身边被有被她挖过的痕迹,可是她每挖一点,周围的泥流又渐渐流向她。

看到救星,女人哭着哀求:“求求你们救救我吧,我还有两个孩子在家等着我呢?没有我,他们会活不下去的。”

“大姐,你别急,我们肯定救你。”司徒宝说着挽起了衣袖,想徒手帮她挖泥,可是无法靠近,只要他往前一步,也会陷进泥流。

“这样好了,你抓住我的衣服,我们拉你上来。”司徒宝脱下衬衫拧成绳。

恶少一把将他拉到后面,冷冷地看着泥坑里的女人:“你叫得这么大声,你的老乡都不来救你吗?”

女人的衣服因为泥流的浸泡显得十分贴身,狼狈地露出半个香x肩,白x晳的皮肤吹弹可破,沾着泥土的湿发贴在肩上,漂亮的脸蛋含泪看着可以救她一命的人,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她楚楚可怜、哽咽地说:“这里是村外,我们村一到里就鲜少有人出村的,我已经快受不了了,等到天明可能等不及他们来救了。求求你们搭把手救救我吧,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不会忘记的。”

“拉你上来而已,举手之劳,言重了,言重了。”司徒宝说着把手中拧成绳的衬衫扔了过去,女子精准无误地接住。

恶少摇头叹气,拍了拍司徒宝的肩膀:“恭喜你娘娘腔,多多保重。”

恶少的口气有些奇怪,我明白,这女子确实出现得诡异,可是这里已经是村外,又不是**,因为是夜里,又是山上,阴气重也属正常啊!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