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59章 我不去天国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漂亮姐姐,我不哭了,求求你让我留下来陪我妈妈吧?”果果努力地忍着不哭,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哀鸣。

我能想像得到她那张泪眼汪汪、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女人是天生有母爱的,相信护士姐姐再铁石心肠也会化为绕指柔。

面对乖巧可爱的果果,护士姐姐果然没辙:“好好好,姐姐答应你,喽,把鼻涕擦一擦,别再哭了,陪妈妈好好讲讲话。”

护士抽出纸巾递给果果,然后是好大声的擤鼻涕的声音。

最后,果果留了下来,其它人全被赶到外面去哭。

果果抱着我的左腿继续吹,悲伤使她忍不住不哭,只是不出一丁点声,轻轻地抽泣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全抹在我身上。

“……”果果啊,护士姐姐给你的纸巾你怎么不用啊?

果果的毅力不是一般的坚定,她居然一直吹一直吹,吹到夜深人静,直到她自己累了倒在我的腿边睡着。

静静的,静静的,时间像静止,而我突然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感觉意识变得空灵,身体自己变轻,慢慢地飘了起来,浮到天花板上,清楚地看到病床上有另一个我,还有睡梦中还在抽泣的果果。

这是灵魂出窍吗?

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半透明中隐隐发着红光,这是天魂,所以我还不是鬼,只是灵魂。

过一会儿,地魂和人魂也会出来,然后我才算真正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趁着还有是时间,我得好好看看果果。

小家伙睡得非常熟,居然抱着我的伤腿睡,一只小腿还压在上面?

好吧,反正我也没感觉。

接着,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word天,果果尿床了,嘴里还喊着:“麻麻,果果要尿尿。”

尿就尿吧,她尿在我的伤腿上,床单也湿了一大块,画起了地图。

眼泪、鼻涕再加上童女尿,我那条伤腿简直就是果果的体液大杂烩。

我是哭笑不得。

看着看着,我的身体出现重影,闪着绿光的地魂飘了出来,与现在的我融合。

果果没盖被子,我想飘下去给她盖盖,无奈控制不住。

紧接着,闪着蓝光的人魂也飘了出来。

三魂全部聚齐,病床边的心电图呈现没有任何波澜的直线,滴滴直响。

吵醒了果果,门外的外婆、舅奶奶、舅爷爷全跑了进来,接着是呼喊医生护士,然后是对着我的身体一番紧急抢救,果果吓得嚎啕大哭,舅奶奶抱起她不停地安慰……

“该走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我回头一看,一个穿着白斗篷的白胡子老者穿墙走了进来,朝我挥了挥手。

一阵白光乍亮,我睁不开眼睛,用手臂挡住。

当白光退去,我们到了另一个地方,那是一个美丽的小岛,四周绿草茵茵,鸟语花香,泉水叮冬,恍如天堂。

白者在前面走着,我不由自主地跟着他。

“老爷爷,我们这是去哪儿呀?”我问他。

他回头慈祥地说:“去天国。”

我脚步一滞,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不去。”

老者大感疑惑:“天国可不是人人都能去的,你除害有功,救了不少人,天帝才特许你进入天国的,为什么不去呢?”

我再次摇头:“我不去,我要去找我的丈夫,他被压在火山底下,我要去跟他作伴。”

老者蹙眉说道:“他迟早是要出来的,他还是未来的冥界之王,你终究是要坠入轮回受苦的,何苦呢?”

我心一急,跪了下来:“求求你老爷爷,我宁愿日后下地狱,也不要现在去天国,我愿意用去天国的条件换取两百年的自由,两百年后他就能从火山底下出来了,到时候我再下地狱。”

“这是你的心愿?”老者问。

我坚定地点头:“嗯,请老爷爷成全,请天帝成全。”说完我磕了三个响头。

老者微微一笑,说道:“也罢,你命中注定要走不平凡之路。但是你要记住,史历是不能轻易改变的。还记得冰蚕事件吗?”

我点点头,有所顿悟:“所以我提前四年死了,是吗?”

老者捻着白胡子点头说道:“本来你的寿命终止在四年后,你却改变了成千上万人的命运,所以你赔了仅剩的四年生命。

上次死神捉你,冥界少主救了你,实则他是用他未来的气数换的你,所以如今他的主魂被压在蛮荒火山下。

而你现在用你进天国的运换取陪在他身边的机会,或许又有别人为了你放弃了更重要的东西,也不是不可能的。

总之,有果必须因,有因必须果,这就是因果循环!”

我恍然大悟,心如明镜:“我明白了,谢谢老爷爷!”

说到这儿,老者凝神看向我的后方,似乎在听着什么,我回头看去,什么也没见着。

“好吧,去吧!”老爷爷手一挥,又一阵强烈的耀眼白光。

我手臂一挡,闭上眼睛忙问:“去蛮荒吗,我怎么去啊?”

话音刚落,白光退去,我竟然又回到了病房。

医生的拿着电击,好像刚给我做完电击,原本呈直线的心电图有了反应。

“心率恢复……”护士激动地说道。

“送进抢救室,立即进行截肢手术。”医生当机立断下命令。

我搞不明白了,我不是死了吗?

我的身体迅速被推出病房,我的魂魄跟在后面飘。

一出去,贺弘睿就站在门外,神情憔悴,眼睛泛红地看着正戴着氧气罩的我,而不是现在的灵魂。

我本是要去天堂的仙灵,所以他才看不到我的吗?

更奇怪的是外婆和果果她们却能看得见他。

“弘睿,是你吗?”外婆扑进弘睿的怀里,与他一起朝抢救室跑。

“爸……爸,妈妈要……死了。”果果拉着贺弘睿的衣角抽泣不已。

“她不会死的。”弘睿坚定地说。

“真的吗?”果果两眼发亮:“爸爸会救妈妈是吧?”

弘睿摇摇头,淡淡地说道:“是你,你能救妈妈!”

果果吃惊着指着自己的鼻子:“是果果吗,怎么救?”

“你之前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贺弘睿严肃地说。

从他的说话的习惯和神态,都像是正义的那一半贺弘睿,可我又觉得某一个眼神也像黑化的贺弘睿。

我分不出来了,他到底是谁?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