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87章 第286:奥巴马可没本座帅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信息写完,发送居然成功了,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着,等着他回复。

“叮咚”因为太安静,通知声响得好突兀,吓了我一跳。

我先关了声音,然后连忙点开。

他回复了,“居然敢加本座的好友,勇气可嘉,你可以来见本座了。”

我回复道:“呸,谁要见你,你以为你是******吗?”

他回信:“******没本座帅,你赚了。”

我再回:“大言不惭,有种你来见我,咱好好谈谈挖大家尸体的事,你不让挖又不让立坟,这不是坑爹吗?”

他再回信:“本座太帅了,怕你见了会赖上本座。”

我再发:“我是已婚妇女,大可放心,谈完挖尸体的事,再谈放我走的事。”

他回道:“谁说要放你走了?”

我先是发了一个表示愤怒的脸图,然后回复:“你到底想干嘛?”

“你很有意思,陪本座玩玩!”突然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响起,吓得我整个人跳了起来:“啊——”

又是那个黑影在窗边,是他在说话,接着他穿墙飘了进来,我举着手机,用屏幕的光照他,手机却在这时候没电关机了。

透过窗外隐隐的灰色天光,我看到他慢慢朝我飘来,修长完美的身材,西方古典宫廷镶金边的爵士燕尾服,又长又顺的黑头发束在脑后,脸上戴着一个魔鬼的面具。

站在我面前比我高好多,我昂头看着他,有种恍如梦中的感觉,回不过神。

“你吹的树叶曲子好难听好幼稚,吵死鬼了,没收树叶,拿来!”他的声音哑得不像是一个年轻人该有的,伸手霸道地要我手中的树叶。

而我被这句熟悉的话,震惊到说不出话来,被他夺去树叶而完全不自知。

他翻了翻树叶,放到嘴唇上吹了吹,什么声音也吹不出来,最后恼羞成怒,手一扬,树叶飘到半空中,慢慢地着起了火,烧成灰烬。

我情不自禁地伸手要去掀他的面具,他立即抓住我的手一扭,痛得我要疯掉。

“啊啊啊,痛痛痛,快放手!”我身体一歪咬住了他的手臂,狠狠地咬。

“该死,你是狗吗?”他大叫:“我放手,你张嘴。”

我点点头。

他放开了我,我张嘴松开,连忙跳开一大步,指着他说:“你是谁?”

他甩了甩被我咬过的手臂,低咒了一句,然后说:“你又是谁?”

我摆起打架的姿势,说道:“我是上官向薇,华义堂的二级驱魔师,我跟你讲,你们这些魔灵可不要轻易去惹华义堂,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他双臂环胸,围着我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傲慢地说:“哦,那本座倒要看看,华义堂的二级驱魔师有多厉害,来,你把本座收了吧?”

他拍了拍胸口,催促我收他。

“我、我的背包不见了,工具都在里面呢!”我不服气地说。

他手一扬,背包立即出现在我面前:“好,还你。”

我一阵激动,冲过去拿起背包就跑,拉开拉链看了看,桃木剑、符咒、八封镜、朱砂等等驱魔利器都在。

把背包背在胸前方便拿武器,平举桃木剑,指着他的心口,厉声说道:“大胆鬼怪,不去投胎却在人间胡作非为、残害、残害……”

他双手一摊,耸肩说道:“本座残害谁了,说不出来了吧,好像是你们闯入本座的地盘吧?”

我想了想说:“那、那个马桶鬼也是黑魔灵啊,他肯定是你的鬼。”

他说:“他呀,本座是看他可怜,才教他利用怨气修练成黑魔灵的,本座可没让他报仇。不过,在本座看来,本座没有错,他也没有错,难道谋财害命的人不该死吗?”

“你、你强词夺理!是非对错自有公道,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你懂不懂?”我大声说。

他冷笑:“爱报不报,那关本座什么事,本座在这灵界里过得自由自在的,想干嘛就干?”

手举桃木剑都举酸了,他也没有要跟我打架的意思,咱不能先动手,否则吃亏的可是我。

我没好气地说:“你可以想干嘛就干嘛,但是你强迫别人跟你一起住在这里面,就是你的不对了。”

“你胡说,在本座来之前,他们就已经住在这里了,要不是本座的结界在保护他们,他们早就跟其它孤魂一样,不知道飘荡到哪儿去了?”他的语气满是怒火。

我不以为然地冷笑道:“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表面好像救了那就一百只鬼,其实只是利用他们当你的鬼兵团罢了,他们亲朋好友的尸身是做为‘人质’而存在的吧?你是故意的,卑鄙无c耻!。”

他气得握紧了拳头:“你……”

我暗吞了一口口水:“你、你想干嘛,想打女人吗?”

他强压怒气,松开了紧握的拳头:“本座要学习孔夫子,不跟小人和女人计较,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本座全当是一只小狗在叫好了。”

他凑近我,在我的脖子上闻了闻,惊悚的悄悄话:“好香的肉,好久没有吃像你这么干净的人肉了,你这种肉最好吃了,有机会你可真得偿偿。”

我缩起脖子跳开,恶心地说道:“呸,少来恶心我。”“你到底放不放我?可别说我没警告过你,我老公是冥界少主,他可不是好惹的。”

他滞了滞,问道:“你老公是不是叫贺弘睿,他不是人吧?”

“你怎么知道?”我说。

他回答:“我找小鬼调查了你,听说你最近刚刚冥婚了,你是个活寡妇,可是这边才刚冥婚,那边就跟情夫私奔了。

你的那个‘情夫’不吃不喝不睡地找你好几天了,他把这附近的几座山全翻遍了,看来,他真的很爱你。”

是恶少,他果然在找我。

“你、你凭什么调查我?你、你不仅卑鄙无耻,还恶心变态!我们无怨无仇的,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了我?”一想到他们在上面漫无目的地找着我,我便心急。

我骂了他,他怒了,突然掐住我的脖子顶在了冰冷的墙上,隔着面具,也能感觉到他的怒火。

“好大的胆子,敢骂本座,不想活了吗?”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