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01章 小薇被绑架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你、你想干嘛?放开我。”我挣扎大叫。

“我想做什么?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装糊涂?”他的面目变得狰狞可怕,俯身覆盖我的嘴唇,用力地吮x吸,像是要把我吃进肚里。

门外响起公孙兄妹急切的敲门声。

“快开门,快开门,弘睿你快出来,我们还有节目呢!我才是寿星,说好今晚陪我通宵的。”

“贺弘睿,你开门,你敢欺负她,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狄连在踹门。

压在我身上的恶少越来越重,动作也越来越粗鲁,变得不像他。

我的视线再次变模糊,四肢慢慢变得无力,头晕目眩,感觉像是在飘,我无力阻止他,只能奋力发声:“弘睿,我好像中邪了,我看不清东西,控制不了自己,狄连也一样,你是不是也一样?”

他没有理我,伸手褪去我的衣服,我死死地抓着衣服不让他脱,另一只手趁机打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你醒醒!”

这一巴掌,让他的邪气更重了,眼睛发出红光,嘴里喷着热气,发出野兽般的低吼,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小,为什么门还不开?

“啪”的一声,这次是我被他打了一巴掌,我惊呆了:“你、你是谁?”

刚要骂他,他再次用唇堵住我的嘴,舌头伸了进去,一直伸,钻进我喉咙里、食道里、胃里……

我一阵痉挛难受极了,他就像是一只血蛭,钻进我五脏里,要吸干我的血或是在寻找着什么。

仅有的一丝理智让我觉得事情蹊跷,肺里的氧气用光之际,他把舌头退了出去,亮出一把寒刀,刀尖在我的胃部部位轻轻划过。

他比划着,嘴里喃喃自语:“麻的,老子就不信找不到,明明偿到了灵石的味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剖腹挖心看看。”

模糊视线中,我看到他举起了刀,杀气腾腾,当他挥刀刺下之际,我奋力抓去,紧紧地抓着,接着五指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我知道,我接住了刀了。

手指果然连心,越来越痛,但因为痛感也令我的意识越来越清晰。

热血从手指上流下,滴到我的脸上,另一只手也来帮忙,握住他拿刀的手,并把我的血抹到他的手背上。

他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咬牙切齿地说:“交粗吕娲灵石,奏放你一条性命。”

我极力让自己镇定,集中精神排除杂念,虔诚真心地念起最简单也最普便好用的六道金刚咒:“啊、阿、夏、萨、嘛、哈……”

沾上了我的血,再加上六道金刚咒,他的手背上“嗞嗞”作响,冒起白烟,像是在融化,接着我闻到了一股恶臭。

“啊——”他痛苦得浑身颤抖,无奈之下他骤然放开了我。

这时,我看清了他的脸,他不是狄连,也不是恶少,是游仇千,贾东升的爪牙,他们竟然又卷土重来了,还是为了女娲灵石?真是死性不改。

他抓着自己的手痛苦大叫,浑身慢慢长出了一身醒目的黑白相间的毛皮,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臭鼬,身后放出浑浊的气体,恶臭瞬间充斥在周围,熏得我快吐了。

趁他还在痛苦之中恍不过神,我抓住机会使用瞬间转移,但头重脚轻,无力的四肢只能让我转移到他身后,接着踉踉跄跄地冲向大门并且打开。

冲出房间,我跑了出去,一跨出房门,我惊呆了,那根本不是公孙家,而是一片树林。

我被绑架了。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舞会,跳舞,喝酒,然后头晕回房,狄连变成恶少,恶少又变成了狄连,然后被恶少和公孙飘撞见,最后恶少又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游仇千。

这中间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我提着长裙,光着脚奔跑在陌生黑暗的树林里,黑暗中慢慢地出现一双双绿色的眼睛,只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喘气声。

在这危险的时刻,我却不能呼救,呼救有可能唤来救星,但一定会把敌人引来。

我一边回头看身后一边跑着,突然,身后的树林里出现了一抹四肢着地的白影,它跑得非常快,像猎豹一样。

我加快速度拼命地跑,跑着跑着,不知不觉跑到了悬崖边,无路可逃。

转身想改变方向跑,一只半人半兽的臭鼬怪和一只白色狈妖挡住了我的去路。

白色狈妖看起来像游仇千的女朋友蓓夭夭,原来她是一只狈妖。

“哈哈哈……你跑不掉惹,乖,挤要你把吕娲灵石交出来,奏放你一条性命。”蓓夭夭魅惑地舔着爪子,眼底闪过一抹杀气。

“你们要我说几次,我体内的女娲灵石拿不出来。”这时的我已经全部清醒,思路也清晰。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对方,接着哈哈大笑,对我说:“偶们辣么聪明,你骗不了偶们的啦!你们又得到了一片吕娲灵石,一共有三片了。”

“你们说的是司徒宝那片吗?那片不在我身上。”我解释道:“这样好了,你们把电话借我,我让弘睿送过来给你们。”

他们又交换了一个眼神,蓓夭夭狐疑地问:“真不在你森上?”

我肯定地回答:“骗你们是小狗。”

蓓夭夭一听怒了,气愤地挥了挥她那只像狗一样的爪子:“你看偶不起。”

“你是狈又不是狗,谁看你不起了?”我没好气地反驳道。

“哼,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你让贺弘睿过来救你的吧?我们才不上当。”蓓夭夭还是蛮精明的。

“那、那换别人也行啊!”我说:“比如司徒宝或者公孙飘。”

听我这么说,他们突然哈哈大笑,游仇千嘲笑道:“好洒啊,被能给卖了都不鸡道。”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感觉不安,事情的经过本来就很可疑。

“缓正你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游仇千得意地说:“辣个公孙飘笨死了,偶利用她的忌妒,让她与偶们合作,她紫罗兰香水里渗了一种可以令人产生幻觉的化学物质,但是只有喝了香槟酒的人才会发挥作用,而整个生日会只有你跟她哥哥喝了那酒。所以你才会把他当成贺弘睿,让他误会了你,哈哈……他现在恨死你了,不会来救你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