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09章 救兵赶来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少跟他们废话,我们现在一人一片女娲灵石,还怕打不过他们。”贾东升偷偷地运气提取女娲灵石的能量。

狄连扣动手枪扳机,“呯”的一声朝贾东升开枪打去,贾东升早就料到他会开枪,一个驴打滚迅速避开,狄连继续朝他开枪,对他紧追不舍。

贺弘睿把枪对准夏真的脑袋,慢慢地朝我们这边走过来,夏真一动不动地站着,再一次解释:“弘睿,我是小希啊,你不是说过要一辈子保护我吗?姐姐不是我杀的,你相信我。”

我可以睁开眼睛了,但还是没有力气,胸前的伤好痛,叫出声:“弘睿,我没死。”

我这一叫,恶少飞奔过来扑向我,将我扶了起来,抱住我:“小薇,太好了,你还活着。”

“轻点,好痛!”他抱得太紧,弄疼了我胸前的伤。

他连忙放开,心疼不已:“该死的,我看看。”

我慌忙按住胸口,难为情地说道:“不要啦!”

这时,恶少看见地上那瓶贾东升留下的刀伤药,捡了起来闻了闻:“别害羞啦,你身上我哪里没见过,快把手拿开,我为你上药。”

他后下礼服的带子,使我露出半片胸,那里全是血,伤口裂开一个大口子,他在上面撒了药粉,血很快止住了。

从没见过恶少如此温柔,他生怕弄疼我,不停地问:“这样疼不疼?疼的话要说,我有办法止疼。”

我大惊:“不早说,当然疼了,快点马上给我止疼。”

他勾起嘴角一抹坏笑:“好,马上给你。”

说完迅速俯身吻我,薄薄的嘴唇温柔地碰触,舌尖霸道地伸了进去。

我完全是猝不及防,怕伤口疼没敢挣扎,只敢“呜呜”叫着,伸手揪他的头发。

这时,我的眼角看到夏真变得非常可怕,恶少当着她的面吻我,这是她的极限,画面深深地刺激到她,她的面目变得狰狞,举起匕首竟朝恶少的后背刺来。

“呜——”我是想说不要的。

夏真一个**凡胎哪里伤得了敏捷的恶少,他头也不回地朝她开枪,“呯”的一声,子弹穿透了夏真的手腕,匕首掉落在地。

恶少放开了我,我惊呼出声:“夏真。”说完我捶了两下恶少的胸膛,“你疯啦,怎么能真开枪?不会用定身术把她定住吗?”

恶少比我更惊讶:“她要杀你诶,你傻啊你,还同情她?”接着鄙夷地看着夏真:“本王只是打伤她的手已经算是便宜她了。”

夏真不知道眼前的恶少并不是真正的贺弘睿,他虽然有夏真是小希的记忆,但并没有任何丝毫的感情可言,现在她又是“杀”我的凶手,他简直想把她碎尸万段。

夏真捂着手腕,鲜血涌了出来,滴在地上,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恶少,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含泪说道:“你、你居然朝我开枪?你说过会保护我一辈子的,你说过会让我幸福的,你都忘了吗?”

我推着恶少说:“我的刀伤是贾东升伤的,不是夏真弄的,你快送她去医院。”

听到我的说辞,恶少尴尬地笑道:“哦,原来是误会,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他说得轻描淡写,这更刺痛了夏真的心,看我的眼神比刚才要杀我的时候更可怕,她咬牙切齿地说:“上官向薇,都是你,都是因为你贺大哥才这么对我的,我恨你,为什么你要活过来?你怎么不死了?”

她说着再次不怕死地举起了匕首,朝我刺来,恶少这次不开枪,扬手朝她打去一掌,一道黑光打中夏真,夏真掉进了溪水里,在水中挣扎浮沉。

看着她落水,我本能地大叫道:“夏真。”“快,快救她,她不会游泳。”我催捉恶少救人。

“她刚才要杀你,你没看见吗?”恶少无语地说道。

“可是她刚才也救了我。”我吼道:“快去救她。”

恶少闻言,迅速跳入水中,朝夏真游去。

这时,我看到那只男水鬼抱住了夏真,冲我咧嘴诡笑,拖着夏真往水底沉去。

恶少潜进水里,也跟着下了水底。

我在岸边紧张地盯着水面,心脏怦怦乱跳,接着,水面突然翻滚起来,“呼”的一声,恶少抱着夏真飞出了水面,带顺带着那只男水鬼。

男水鬼被恶少用一根浸过狗血的竹签,钉在了地上,竹签插在他的心口处,令他痛苦地颤抖:“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冥界少主,求少主殿下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吧?这女人可是蛇蝎心肠,我只是顺带拉她的魂魄作伴,人可是你们杀的,我可是在替天行道啊啊啊……”

男水鬼自言自语,都没人理他。

恶少对夏真进行了施救,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之后,她咳着醒了过来,但孝喘发作,一口气憋到嘴唇都紫了才能吸到气。

我在她身上找孝喘喷雾,可能是掉水里了,怎么也找不着。

恶少用他的魔力手按在夏真的气管处测了测,说道:“我记得她以前的气道是因为太小所以一受刺激就容易孝喘,现在好像病变了,现在在剧烈收缩,可能有生命危险,送医院估计都来不及了。”

我吓坏了,连忙说道:“快呼叫清歌,她是跟夏真一起回国的,现在应该在华义堂。”

恶少拿起手机正要打,有人突然喊了过来:“他们在那儿。”

我们寻找声音的来源,一看才知道是清歌和华俊曜,他们是接到公孙家的通知后赶来的。

“清歌,夏真快不行了,快救救她。”我叫道。

清歌与华俊曜冲过来,清歌伸手探了探夏真的气管,神情严肃地说道:“夏真你做什么了,情况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糟糕?本来还可以维持半年的。”

夏真推开我,抱住清歌的手臂:“走,走,走……”

她艰难地说出“走”字,她想离开不想见到我。

“听着,赶快做呼吸操。”清歌把手放在他的气管上,施展灵力强行替她舒张气管。

夏真非常痛苦,眼睛嘴巴都张得大大的,气管被强行打开后拼命呼吸,但情况还是不容乐观。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