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34章 我们要结婚啦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知道我是领养的,但是我对此没有不满,因为我认命,我甚至觉得,他们领养我就已经是恩德了,所以我要努力地报答他们。

现在,你们告诉我,我才是亲生的,夏真才是领养的,这叫我如何接受,如何理解?”

我一度感到崩溃,这比当初第一次知道自己是领养的时候,更痛苦,我抱住头,看着天空哽咽道:“爷爷,这到底是为什么?谁能给我答案,我需要答案,难道是因为你们不爱我吗?可是……我很乖啊,为什么不爱我?”

慕容凝默默地抱住我,说:“不弄清楚这事情,小薇这一辈子都不会快乐的,咱们想想办法吧?”

司徒宝拍我的背。

狄连默默地看着我,良久,他站了起来。

“那我们就去寻找答案。”狄连坚定地说。

我擦掉泪水问:“怎么找?”

狄连看着我,神秘地说:“小薇,你相不相我?”

我点点头:“相信。”

“好,那明天先支走飘飘,免得她坏事,到时候你们只要配合我就可以了。”狄连说着勾起嘴角一抹诡谲的笑。

我看着感觉脊梁骨发寒。

“我们可以帮忙哦!”慕容凝拉起一脸无辜的司徒宝自告奋勇。

“可以呀,只要你们不怕得罪贺弘睿。”狄连噙着一抹坏笑说道。

狄连这话一说,司徒宝梭哈了:“那个……我内急,先方便一下哈,你们聊!”

司徒宝正想溜,被慕容凝揪住耳朵,拉了回来,慕容凝大义凛然地应承狄连:“只要是为了小薇好,天王老子本小姐也不怕得罪。”回头咬牙切齿地问司徒宝,加重揪耳朵的力道:“你说是不是啊?”

司徒宝泪崩:“是——”

我与狄连被这对活宝给逗笑了,笑完他冲我眨了眨迷人的电眼:“放心,有我呢!”

……

刚来美童孤儿院就又要离开了,大帅是灵魂只要风一大,就会飘浮不定,一般只在屋内活动,他陪着小柔待在画室里画画,我找他们说了一会儿话,然后便离开了美童孤儿院。

大帅还是一只游魂,至今想不起自己是谁,想不起自己是谁就回不到本体身体里,就得永远当一只不人不鬼的游魂,还好他心态好,没有怨言地守着小柔,他说跟小柔在一起让他很有安全感,感觉小柔就像是他的家。

小柔依然自我封闭,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画画,没人听到她说过一句话。

告别完,我和狄连从画室走了出来。

他看我心事重重的样子,便问我是不是在担心找贺弘睿的事情,我说是,他一再强调我不用太担心,还保证一定能找到贺弘睿。

我说:“你说得倒轻巧,脚长在贺弘睿身上,我们去哪里找他?他连见都不愿意见我,更别提找他帮忙了。”

狄连却笃定地说:“相信我,他一定会帮你的。”

“这事你做不了吗,为什么一定要找他?”我不解地问。

狄连无奈笑道:“这事我做不到,他也做不到。”说到这儿,他变得很神秘,“但是他的父亲冥王做得到。”

“到底是什么事?”我更好奇了。

“现在虽然有了证物,可是因为没有证人,你不知道他们那么做的动机目的是什么,你想知道真相,有一个直接的办法。”狄连解释道:“那就是回到过去,你可以自己去找真相。”

“回到过去,回到过去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我想到了一个地方,“我在昆仑雪顶的乔木楼里时,无意间进了一次时空门,要不,我去求求黑猫神,让他再让我进一次。”

狄连果断地否定了我的提议:“你想太多了,上次是你走运,也是机缘巧合让你进了,黑猫神为此可是要付出代价的,那可是天规森严的神界,不是哪位神仙的亲朋好友想进就进的?

但是冥界就不同了,神界和冥界虽然相互牵制,但各司其职。冥界只有冥王的时空之钥才能打开时空门,冥王听谁的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听冥王夫人的。”

狄连竖起大拇指,又问:“那冥王夫人听谁的?”

我破涕而笑:“听贺弘睿的。”“可是……以前的贺弘睿说不定还能听我的,实在不听,我就叫果果去耍赖,可是他现在失忆了,又恨我入骨不见我,我拿他没办法了。”

“怎么会没办法,你们女人对男人不是最有办法的吗?实在不是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啊!”狄连说得好像很了解女人似的,他帅气地撩了撩刘海,“如果是我,你撒个娇就解决我了,我保证弃械投降。”

他做出投降的搞笑样子。

“你能不能不要开玩笑?我现在还很伤心耶!”我抹掉泪水,却被他逗笑。

“你看,你这样笑起来多好看,别伤心啦!只要你开心,我无所谓的,我陪你一起去找他,真的!”他还真是很无无所谓地说。

他说这些话却笑得那样自然,我却笑不出来了:“狄连,其实你没有必要对我这么好的,我只能把你当最好的朋友或者大哥……”

“那很好啊,就这样吧?”狄连潇洒地站了起来,做了帅气的道别小敬礼,“时间不早了,休息吧,明天你跟我走就是了。”

他很快地走出了房间,我喊他也没有回头,只是举手挥了挥。

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我自言自语地说道:“谢谢你,狄连,还有……对不起!”

……

两天后,我们一起回到了华义堂。

“小薇,小薇,不好啦!”慕容凝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

“什么事啊?慌慌张张的。”我给她倒了杯水。

慕容凝仰头把水喝光,喘着气说:“你快出去看看吧?”

我跟着慕容凝跑了出去,这才发现,整个华义堂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被布置得喜庆洋洋的,大大的婚庆双喜字随处可见,一看就是要办婚礼的。

“哇,谁结婚啊?好大的排场啊!”我笑着拿了一朵红玫瑰闻了闻。

慕容凝突然拉起我的手,再往外跑,一直跑到外围院子里,大门两边站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心型花草拱门。

拱门的横幅上写着:祝福公孙迅先生与上官向薇小姐,左联是:永结同心,右联是:白头偕老。

我看慒了,指了指拱门问慕容凝:“这、这是我吗?”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