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44章 长大后娶妈妈当老婆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粑粑、麻麻,快起来呐,带果果去游乐园玩儿,起来呐!”

昨晚运动过量,我俩正相拥好睡,突然被果果这个可爱又可恨的小闹钟给搅了清梦。

“小闹钟”直接一屁股坐在爸爸那张俊脸上,一下又一下地跳着撒娇,爸爸的脸被挤来压去,皱起眉头,睡意朦胧中惊恐怖地睁开了眼睛。

“小薇,快把这个软软的生物给我拉开。”贺弘睿咆哮道。

他忘了一年的记忆,自然也把果果给忘了,再加上融凝血珠的原因,性情也便没有以前那般慈父了。

但我相信血浓于水,还有我们可爱的果果一定能够征服她的大恶魔老爸,因为……她是小魔女呀!

我睁开一只眼睛看他们,果果穿着白色毛绒秋装,戴着出门的遮阳小黑帽,活像一只可爱的小熊猫,停止用小屁股狂虐爸爸,趴下来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捧住爸爸的脸,一边摇晃一边在他耳朵边尖叫道:“粑粑,果果要去游乐园玩儿,人家牛牛周末都有爸爸妈妈玩儿,果果都没有……还有,粑粑太不乖惹,次骗子。”

贺弘睿神情一滞,睁开眼睛看她,质问道:“胡说,我骗你什么了?”

果果生气地嘟嘴吹气,小手指戳了戳爸爸的脸,理直气壮地说:“爸爸昨晚说果果长大惹,不能再跟麻麻睡了,害果果昨晚跟外祖母睡惹。”

“切,难道我说得不对吗?”贺弘睿点了点果果的额头,并没有推开她,任她趴在他的胸上。

“不对不对不对。”果果很认真而且很严肃,又戳了戳爸爸英俊的脸:“爸爸长得比果果大多惹,为什么还要跟麻麻睡?骗能!”

“噗哧——”我忍不住笑了,躲到被子里笑到肚子抽筋。

贺弘睿吃了瘪,顿时哑口无言,不知道跟一个只有两岁小孩智商的果果,如何解释一男一女为什么要睡在同一张床上。

“唆啊!为什磨不唆话?”果果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理直气壮,据理力争,为自己维权。

思忖半天,他嚅嗫道:“因为、因为……”接着两眼一亮,有了:“因为我是她老公,她是我老婆,而你不是她老公啊!”

果果立即反驳:“那从现在开始,果果奏是麻麻的老公,麻麻奏是果果的老婆惹,那果果可以跟麻麻睡了吧。”

贺弘睿一脸汗颜,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贺弘睿遇到贺心果,有理没理都不清。

“可、可我还是你爸爸啊!你是爸爸吗?只有贺心果的爸爸才能当上官向薇的老公,懂么?”终于理清了,舒畅啊,可以得意一下了。

果果小手抓耳挠腮,眼珠子转了转,郁闷地低下了头:“好吧,果果把老婆让给爸爸。”

“……”贺弘睿哭笑不得,“那我谢谢你哈!”

“那我们现在可以去游乐园惹吧?”果果又提起这事。

贺弘睿要抓狂了:“我为什么一定要陪你去游乐园?”

果果嘟起小嘴,委屈地说:“因为果果的“老婆”被抢,以后再也不能跟她一起睡觉惹,心情不好,都是爸爸害的,爸爸要父责。”

我从被子里钻出两只手,大力鼓掌,说得太好了。

“呜呜……果果好可怜,以后要独守空房惹,老婆被抢走惹,果果长大以后一定要跟麻麻结婚,不让爸爸抢走,啊啊……”果果嚎啕大哭,好像真伤心了。

“喂喂喂,你水做的呀,我衣服都湿了。”贺弘睿摸着胸前一大片湿衣,欲哭无泪。

我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也被果果的真情流露所震惊,孩子太小,一下子无法适应跟妈妈分开睡,有情绪是正常的,可我没想到她会如此强烈,对我如此依赖。

看到果果哭得那般伤心,贺弘睿手足无措,拿了抽纸手忙脚乱地替她擦眼泪,语气也软了许多,满是溺爱地说:“好好好,我答应你,我这就起床,带你去游乐园玩,随便你玩多久。”

果果顿时停住了哭声,抽泣着说:“果果还要去别的地方玩儿。”

“好——上天入地,老爸都陪你。”贺弘睿轻笑道,他身上那股由融凝血珠凝结的戾气慢慢消散,整个人看起来阳光了许多。

爱,可以治愈各种心理疾病,心魔会不会也是一种心理疾病?

这天,我们一家三口都去了游乐园,陪果果玩,陪果果叫,陪果果笑,专属于我们一家三口的快乐。

坐完云宵飞车后,我和果果在座位上兴奋大叫:“啊,太好玩了,太好玩了,我还要再玩一次。”

贺弘睿脸色铁青,解开安全带,推开安全阀门,摇摇晃晃地下了飞车座位,趔趔趄趄走向垃圾桶。

“额,额——”他吐了。

我们拉着他再坐一次,他惊恐大叫:“我不要,你们走开!”

他说,打死他也不要再玩云宵飞了。

“那我们坐摩天轮吧?那个也不错。”我提议道。

贺弘睿睥睨一眼那个立在空中的大轮子,暗中吸了一口气,不屑地说:“开玩笑,本王堂堂冥界少主,岂能玩这种小孩子玩的东西,你休要再提这事。”

果果指着另一边闪闪发亮的旋转木马,上面坐的全是清一色的幼儿,果果两眼发亮地说:“爸爸,要不要玩那个,那个很慢很好玩。”

贺弘睿很严肃地打量了两眼旋转木马,偷看我一眼,我假装在找别的游乐设施玩,没注意到他。

他清清喉咙大声说:“真拿你这孩子没办法,算了算了,在孩子面前,就算是冥王也只是一个平凡的父亲,那我只好牺牲一下了,玩吧玩吧!”

“哦耶!”果果开心地跳了起来,跑过来摇了摇我的手,指着童话般美丽的旋转木马说:“妈妈,我跟爸爸去玩辣个惹。”

“去吧去吧,赶紧去吧,免得你爸爸反悔,人家可是堂堂冥界少主,平时一般不玩这种东西的。”我一本正经地说,瞄了一眼贺弘睿,他不见了,往旁边一找,他已经在排队买旋转木马的票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