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46章 这个帅是天生的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我凑到贺弘睿耳边问他:“雷霆哥哥是谁?”

贺弘睿满是敌意地回答:“是傀焰鬼族的大王子,别听她的,根本就没有我帅。”

“哦,看来,一定不赖。”我说,能给贺弘睿的颜值起到威胁作用,那一定不会比他差,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们在黑洞里飞着,周围的空间扭七歪八,一拐弯进了右边一条隧道,在隧道不远处笔直地站着一个黑穿警服、黑靴子的时空警察。

贺弘睿停止了飞行,拉着我们躲到暗处。

见他对此人对此警惕,不用想也知道他是谁了,他就是我们今天要对付的目标,

时空警察,姓伊名向笛,外号“一根筋”。

看他长得倒还可以,身材那是一极棒,身高起码一米九,身上的肌肉简直了,没把警服撑破真是万幸。

“希月,就看你的了。”贺弘睿对希月说。

希月顺了顺染成金色的长头发,雪白的肌肤再配上一双大眼睛,一袭飘逸白裙仙气十足。

她是哼着歌儿跳着仙女舞出去的,那边的时空警察听到歌声,立即抽出一根隐隐闪着红光的电棍。

希月就像是一只翩翩起舞的白蝴蝶,歌声悠扬,气质迷人。

面对如此柔弱仙气的少女,伊向笛只是怔了怔,接着举起电棍冲到希月面前,指着人家的鼻子喝斥道:“来者何人,可有通行证?”

希月真真吓了一跳,凭她的美貌与气质,从没有任何鬼神对她如此无礼过,那根电棍已经是打开了电源的,时空警察的电棍对人对鬼对神皆能起到麻痹作用。

希月是吓到了,可随即被她满满的屈辱感与愤怒以及委屈所覆盖,连演戏都不用演了,她不是帮别人,而是为了自己的尊严,为了自己的荣誉而战。

我和贺弘睿都在看着她,她丢脸事小,丢了玄月鬼族的脸,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她暗中用余光瞄了一眼我和贺弘睿,再瞪向伊向笛,怒火中烧,像一只愤怒的母老虎冲了过去。

伊向笛如临大敌,举着的电棍正要挥去,希月半途中突然哭了起来,哭声幽怨凄凉,十分悲伤,听者动容。

伊向笛坚毅的五官,一身的阳刚男儿气,见一个仙女般的女鬼,在自己眼前哭成个泪人儿,是一脸的错愕,然后是莫名其妙。

隔壁道的几个时空警察听到动静都跑了出来看热闹,见个美女在伊向笛面前哭,自然便浮想联翩,个个笑得暖a昧。

伊向笛顿时手足无措,尴尬不已,飘到希月面前,口气僵硬地问道:“姑娘,你、你能不能回家哭?”

噗,果然是一根筋呐!

希月泪眼婆娑地看了他一眼,白嫩的小脸红扑扑,眉眼柔媚,伶俜幽怨,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好不让人怜惜。

一般男人看到这样的自己早就虚寒问暖了,而眼前这个傻大个居然叫她回家哭?这简直就是耻辱。

希月加大力度哭了起来:“呜呜,你居然叫人家回家,呜呜……”

围观的时空警察越来越多,对伊向笛指指点点,说道:“伊向笛你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怎么能叫人家回家呢?赶紧哄哄妹子吧?”

伊向笛看了那些时空警察一轮,尴尬地搓起了裤腿,慌慌张张地来到希月跟前,说道:“姑娘,我、我与你素不相识,你、你为何如此?”

希月抬起泪眼看他,用好听的娃娃音说:“你怎么不问人家为什么哭?”

伊向笛懊恼地拍了拍后脑勺:“对对对,那你为什么哭呢?”

希月抬眼看伊向笛,美目下一湾秋水,娇柔旖旎,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你、你跟我的前男友长得好像,他、他脚踏两只船,不要人家了,人家好伤心。”

噗,原来是这个梗!

伊向笛吃惊极了:“啊,你长得这么美,还有人不要你啊?我的天!”

我听完忍俊不禁,这个伊向笛也太实在了吧?

贺弘睿笑着摇头:“他成天宅在时光隧道里,就算放假也不怎么出去玩,没怎么见过世面。”

我点头表示理解。

听到伊向笛终于夸自己美丽,希月总算是露出了满意之色,接着说:“嗯,他是瞎了狗眼了,我是喜欢肌肉男那又怎样,他以为整个三界就他身材好,就他一个肌肉男吗?”

说到肌肉男,伊向笛下意识地挺了挺自己的胸肌。

希月继续说:“脸长得帅,身材又有型的多了去了,比如我们的时空警察哥哥你,是吧?”说到“你”的时候,希月用手指戳了戳伊向笛的胸肌,不戳不知道,一戳吓一跳,希月吃惊得张大了嘴巴,“哇噻,向笛哥哥,你的身材比我前男友还要好哎~”

伊向笛羞涩地挠挠后胸勺:“还、还好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叫向笛啊?”

希月神色一滞,眼神闪烁,转过身羞涩地说道:“别人告诉我的,他们说你跟我前男友长得很像,所以我就来看你来了,其实……”

“其实什么?”希月成功地勾起了伊向笛的好奇心。

希月柔媚婉转,看着他微笑,脸上像是带了股春风:“其实你比他更帅,更有型!”

伊向笛看呆了,回过神又挠了挠头,羞涩憨厚地说:“这个、这个帅是天生的,我也没办法。”

噗哈哈,好实在好可爱的大男孩!

贺弘睿小声笑道:“你看,我说得没错吧,他就是个傻大个,只有希月这种女孩才能治他。”

我点头:“一柔一刚,他们简直就是绝配。”我竖起大拇指说。

希月看了看伊向笛手腕上的手表,问他:“几点了,我得回去了。”

伊向笛拉起衣袖,抬起手腕看手表,希月很自然地握住他的手,凑近点看时间,发间的香气与少女的体香顿时扑入伊向笛的鼻子里,只有手中的肌肤的接触,就让伊向笛如同触电一般僵住。

“哎呀,我得走了。”希月放开伊向笛的手,不舍地看着他。

“啊,这么快啊?”伊向笛小声说道。

贺弘睿环起双臂,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希月轻咬红唇,甜甜柔柔地说:“向笛哥哥,你、你能不能送送我?就一小段就好。”她伸出手指头做出一点点的手势。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