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62章 解开身世之谜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你……你怎么可以……”妈妈听了震惊不已,半天说不出话。

水黎华抹掉眼泪站了起来,神情绝决,冷笑道:“是,我只是他们上官家一个员工的女儿,自己也只是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教师,你公孙畅怎么说也是一间上巿公司的总裁,在社会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配不上你。”

指着我妈妈继续说:“她是富家千金,她配得上你,可是人家看得上你吗?”

她说着不露痕迹地慢慢靠近公孙畅,指了指公孙畅的胸口,又指了指自己:“因为你是小人,你这种小人永远当不了男一号,只能配我这种心机女二号,这是必然的剧情,难道你不懂吗?我觉得认命的是你才对。”

公孙畅只觉得可笑,扬着一边嘴角不屑地笑着,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掌握在爱了他一辈子的女人手上。

就在所有人把注意力全放在这两人的情感纠葛上时,水黎华突然拔出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往公孙畅肚子上狠狠刺去。

“啊!”向从晴吓得掩面大叫。

白老虎一个飞跃将水黎华扑倒,公孙畅按着被捅的腹部脚下踉跄,脸色瞬间煞白,怒下命令:“把她给我杀了。”

白老虎仰天嚎叫,刹那间变成了一只老虎,原来这家伙是老虎精,为公孙厉那老道士收服所用,为他们公孙家卖命的。

白老虎张嘴要咬水黎华的脖子,水黎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向从晴惊骇大叫:“放了她和我爸,我给你女娲灵石。”

“住手。”公孙畅命令道。

白老虎听见向从晴愿意交出女娲灵石就没有要咬下去的打算,听主人下令,果断地放开了人。

“灵石在哪里?”公孙畅连自己的伤都不顾了,满心满眼全是女娲灵石。

白老虎精变回人身,慌忙拿出妖界的金创药,跑到公孙畅身边,让他坐下,掀开他的衣服,在他的伤口上撒下药末,最后用妖力让伤口瞬间吸收药力,这才止住了血,包扎了伤口。

公孙畅在我们那个世界还活着呢,他死不了。

“你放开我爸,只有我爸知道灵石在哪里,我劝他说出来。”妈妈说。

他们立即解开了我爷爷嘴上的封条,爷爷看了看唯一的儿媳,又看了看自己好友的独生女,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用劝了,照顾小华也是我的责任,女娲灵石再重要也没有人命重要,拿去吧拿去吧!”

“快拿来!”公孙畅伸手要。

“不在我身上,在我孙女身上。”爷爷说。

“上官夏真吗?你少糊弄我,我抓过她,她什么都不知道,身上也什么都没有,”公孙畅完全不相信拿起手机要拨打电话。

“不是她,是在小薇身上。”爷爷又说:“她刚出生的时候心脏不好,我就养了小鬼,让小鬼把女娲灵石放到了她的心脏里,这孩子这才活了下来,并且心脏病也奇迹般地完全好了。”

说到这件事,妈妈哭了,绝决地说:“公孙畅,如果你现在把灵石拿出来,我女儿会没命的,我非常爱她,没有她我活着也是苛活,我会带着对你的恨跟她一起去的。”

向从晴是在赌,赌公孙畅对她的情份,还有他的良知。

公孙畅闻言大吃一惊:“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小薇不是领养的吗?那夏真呢,她才是你们家的孩子不是吗?因为她有孝喘病,道上的人都认为你们会把女娲灵石放在她身上。

可是,绑过她的人做过测试后,都发现她身上好像没有灵石,于是才会把目标转向晴儿你。”公孙畅目光灼灼,充满占有欲,“为此,我还暗中帮你挡掉不少的麻烦,因为……你跟灵石全是我的。”

妈妈和爷爷表情沮丧,妈妈无奈地说:“小薇才是我生的,我们……为了保护小薇才领养了夏真,是我们对不起夏真那孩子。”

公孙畅转向水黎华,愤愤不平地说:“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口口声声说对我忠心耿耿,结果这么重要的线索居然没有告诉我,你跟晴儿几乎是形影不离,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件事。”

事情的真相水落石出,做为妈妈的最亲密的朋友,水黎华震惊不已:“什么,小薇才是上官家的千金?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晴儿,你……你一早就防我了?”

妈妈解释道:“事关我女儿的生命安危,这件事只有我、礼戴还有我公公知道,就算我不知道你有很多事瞒着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水黎华苦笑:“我也真是的,我先对你心机算尽,竟然还怪你没有对我坦诚。”“谢谢你做了我半辈子的好姐妹,你对我很好,可是我却一直在忌妒你,还联合外人害你,这次你们被抓,是公孙畅让我把你们引过来的,我大错特错,是我对不起你,事到如今,我没有脸再在你面前出现了,我、我会消失的。”

水黎华要走,公孙畅不同意叫白老虎拦住她,我喝斥道:“让她走,她跟这事没关系。”

公孙畅答应放了水黎华,但是必须在山上待一个晚上才能下山,为的是防止她报警,到了明天,他一定会毁灭所有证据,就算有人报警,也拿他没办法。

最后,公孙畅让他的手下带走了我妈妈,让爷爷与他一起去找少女小薇,拿——女娲灵石。

妈妈被塞进车里的时候,挣扎大叫:“公孙迅,如果我女儿死了,我就死在你面前。”

绑架妈妈的车开走了,爷爷又被公孙畅抓去另一边,经过权衡,我决定跟着爷爷和公孙畅,因为我知道,他肯定不会伤害我妈妈。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爷爷和爸爸总说我欠夏真的,我们上官家欠夏真的,原来——我才是上官家的孩子。

而夏真的存在,说难听点,就是给我当挡箭牌。

这么多年,一有派对或者宴会,爸爸妈妈就把夏真打扮像公主一样推到人前,高调示众,而我成了无人问津的养女。

就连绑匪都看不起我,我记得后来有一次绑匪要绑夏真,我求他们放了夏真绑我,或者把我也一起绑了,因为我要照顾夏真。

可他们嫌弃我,拼命地把我从他们的车里踢下去。

我跟夏真在一起玩,我从来没事,出事的全是夏真,她被数次绑架,受过很多苦,好几次都差点死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