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79章 小薇被抛弃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现在他们闹翻成仇了,希月公主肯定死心踏地嫁给弘睿了。

现在想想,希月白天欢天喜地挑选婚纱的样子,应该是做给监视她的鬼看的,那样好让那些鬼放松对她的警惕,她才有逃跑的机会。

“苍天啊,大地啊,你劈死我算了,呜呜……太倒霉了,我不活了……”我气得一头撞在枯草地上,痛心疾首啊!

看看枯草堆上的雷霆王子,我心中越发的郁结,转身走了出去,雷霆王子嘴里还在碎碎念:“喂,你叫什么名字呀?快告诉我。”

“告你大爷,你个害人精。”我气乎乎地离开了。

返回校场的时候,大家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我混在他们中间也就不起眼了。

终于来到地府,我挑了最偏僻的地方走,来到弘睿一家住过的黑涧楼。

我想弘睿应该在里面吧?

“有人吗?”我拍了拍虚掩的门,想起自己的问题觉得有些搞笑,在阴间居然问有没有人?

叫了半晌,无鬼回应,也不见弘睿出来见我。

不知是里面的鬼没有听到,还是听到了,但是心虚所以不敢应我。

我推门走了进去,一边说:“我进去了哦!”

慢慢走了进去,这次看到的黑涧楼比上次亮了许多,里面的陈设跟人间的现代房差不多,有沙发、有茶几、还有电视和冰箱。

再往里面走,看到了楼梯,我走了上去。

来到二楼,二楼有许多个走廓,我随意挑战一个走了进去。

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了女人的哭声。

“呜呜呜……”听起来好凄凉,令人心里发毛。

女人的哭声是从一间虚掩的门里传出来的,我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瞧。

原来是希月公主在哭!

“哇,我是不是快灰飞烟灭了,好难过,啊啊啊啊,我恨他,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希月公主哭得相当夸张,以为被心上人被判,难免伤心难过,这无可厚非,可是……她为什么要偎在贺弘睿的怀里呢?

贺弘睿抱着她,那么温柔地摸着她的头,一边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我知道他是在安慰她,可是……这也太亲密了吧?

那里的位置不是只属于我的吗?

我心里发狂地妒忌,不断地安抚自己:“这只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安慰,没什么的,更何况,希月公主误会雷霆王子,我是要负大的责任的。还是先等希月公主离开了,我再进去问弘睿吧?”

房间里,贺弘睿在不断地安抚希月公主,眉头轻蹙:“别哭啦,哭太久了,到时候当新娘就不漂亮了。”

希月公主哭了好几大包纸巾,眼睛、鼻子都红红肿肿的,小模样照样楚楚动人,令人生怜!

希月公主从弘睿的怀里抬起头来,一脸委屈地问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我真的能如愿以偿,以后我会是个很幸福的妻子,大家都会羡慕我的吗?”

贺弘睿笑得温润如玉,点点头:“千真万确!”

希月公主湿着眼睛幻想她日后的幸福生活,不禁嘴角上扬,接着扑到弘睿身上,撒着娇说:“谢谢你,弘睿,你真好!”

“只要你以后别老哭鼻子就好。”弘睿轻笑,语气里泛着满满的宠爱。

我站在门口目睹这一切,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最后我是怎么离开那里的,完全没有记忆,像具行尸走肉一般,慢慢地行走在阴间地狱的黃泉路上。

血色残云下,连绵不断的黑沙丘,火山融岩就在山崖下,滚烫的热浪不断地袭来,我却冷得发抖,因为心痛,心痛得无法呼吸。

在听白忘川说完婚礼的事,再到见到他们拥抱之前,我一直是相信弘睿的,我相信他对我的感情,相信他绝不会背叛我,相信我比鬼族利益和那个至高无尚的冥王宝座来得重要。

可是,并非如此,原来一切都我在自欺欺人。

在我和鬼族利益、冥王宝座之间,他还是选择了放弃我。

我仰天大笑:“上官向薇啊上官向薇,你有什么好伤心的,你不过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子,你怎么能和人家家族利益和冥王宝座相提并论?你不是一早就有了离开他的心理准备了,现在这不是一切都尽在你所预料当中?醒醒吧,他不属于你。”

深深地叹息,每吸一口气,心便深痛一下,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我抹掉眼泪,哽咽地自言自语:“我没有哭,是被风迷了眼睛而已,我还要赶去收集女娲灵石救妹妹呢,哪里有空哭?”

加快脚步继续走,越走越快,最后用跑的。

跑啊跑,跑啊跑,边哭边跑,可能是泪水模糊了眼睛,好像迷路了,找不到忘川河岸。

此时此刻,在我眼前的是仇恨冥河,忘川河也叫冥河、奈河,我最喜欢叫它忘川河,忘川河里有好多三生石,那是犯错后不得投胎的魂魄,化作一块块石头沉在忘川河底,孤独了一千又一千年,满河的哀怨与孤独。

我正蹲在河边角落伤心抹泪,不远处走来两个穿蓝袍和绿袍的男子,看他们走路摇摇晃晃,手里还各提着一壶酒壶,应该是喝醉了酒。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刚才比武擂台上的灵翰王子和勒米修王子。

按说他们也算是对手,这样一看,好像感情不错,都一样的卑鄙,真是臭味相投,物以类聚。

我赶紧藏好,没敢让他们发现。

勒米修王子醉熏熏地说:“刚才……要、要不是……那个女的中途拉走了雷霆那小子,咱们早就把他踢出决赛了。”

灵翰王子醉眼迷离,打了一个嗝,说道:“就是,他和弘睿那杂种连pk都没有pk,凭什么能进决赛?我狱灵翰第一个不服,今晚这么好的机会,没有拉下雷霆真是太可惜了。”

勒米修王子气愤地砸了手中的酒壶,愤怒说道:“我们俩从小苦练法术,什么娱乐都没有,他雷霆天天醉卧温柔乡,他贺弘睿竟在人间潇洒玩乐了,哪一个有我们用功?他们凭什么人气比我们高那么多,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兄弟哥俩儿好你一言我一语吐槽着比他们优秀的王子,我在暗处翻了他们无数个白眼。*瓜 子*小.+?说网 W Ww.gZ b pi.coM手打b更新更快>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