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401章 兔子会识字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40

忘川河岸渡口。

只认钱不认人的白忘川向贺弘睿要船费,否则不让上船。

“我可没有白银那种东西。”鬼炫月径直上了船,翘起二郎腿懒洋洋地坐在靠背椅上。

他们这些鬼中贵族平时出入地狱一般只走vip通道,就是那些直接通往外界的大地狱门,但今天的鬼炫月可是通辑犯,自然也就没有资格了。

像赤帝阎王那样古板执拗的鬼神,可是死守真理不屈不挠的,拿谁要挟也没有,按他的原话是这样讲的:“他只说要弘睿亲自送,可没说要走哪条路,哪条路不是送他出去,还要挑么?”

这下糟了,鬼炫月没有白银,贺弘睿怎么可能会有?

“请少主殿下快点,三两白银。”白忘川伸手要钱,懒洋洋的,歪着头斜眼看别人。

居然有人要钱也要得那样傲慢,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瞧见。

等等,为什么是三两?我用爪子数过去,贺弘睿加鬼弦月,明明是两个。

贺弘睿不解,白忘川主动解释:“在我这儿,神妖魔鬼怪人畜价钱都一样,没有贵贱之分,所以,你这兔子也是一两白银。”

我大为汗颜,干笑道:“呵呵……破费了破费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鬼炫月假装没听见,贺弘睿面露尴尬之色,摸了摸各个口袋,思索片刻,把手一张,变出一条长命锁。

长命锁是人们给小孩戴的吉祥物,贺弘睿这个是他小时候过生日,外婆张凤莲送的生日礼物。

他递到白忘川面前:“给。”

白忘川拿到手掂了掂,说:“这有四两,我找一两给你。”

这时,我想起了我还欠白忘川一两银子的事:“不用找了,不用找了,刚刚好,我还欠你一两白银呢!”

兔子话白忘川也听不懂,拿出一两白银递给贺弘睿。

贺弘睿正要伸手去拿,我忙跳出口袋,扑向他的手,不让他要,像是拔河比赛似的用力地拽他的手:“嘿咻嘿咻,帮我还钱啦,不许拿。”

贺弘睿拧眉说:“小东西,快放开我的手,那一两等会儿回来还要用的。”

“咳咳咳……”鬼炫月用咳嗽做掩护,暗中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对他说:“瞪什么瞪,我让弘睿帮我还钱怎么了?不让还,那你自己那一两自己掏。”

他别开脸,继续假装没听见。

“殿下的兔子似乎不让殿下要这一两银子。”白忘川笑着说。

贺弘睿严肃批评:“也许它是说你的船费定得太贵,你找得钱太少了。”

白忘川闻言不高兴了:“它才不是这个意思,我养过的猫猫狗狗小宠物,大大小小加起来没有一万也有九千只了,多少知道点如何与它们沟通,从而达到与他们交流的最快途径。”

“那你说是什么意思?”贺弘睿问。

白忘川捏着下巴想了想,说:“它应该是想表达,这钱不用找了吧?”

“噗!咳咳……”鬼炫月吃惊到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大叔,意思是有了,但还不是完整的意思啦!”我自言自语道:“大叔,请你再细仔认真的感受一下好不好?”

我指指那一两白银,又指了指白忘川。

他惊愕极了:“这只小兔子是兔子么?它这是在跟我手语吗?”

鬼炫月皮笑肉不笑地解释道:“你想太多了,它是我的宠物,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它了,它应该是肚子饿了,想让你给它打包一两银子的炸酱面吧?”

我汗颜:一两银子的炸酱面,这是要吃死的节奏。

不听他们废话,我要仔细地想突破口,做一些暗示让他们知道我就是小薇才行。

“这样好了,你先收着,等会儿我还坐你船。”贺弘睿对白忘川说。

对了,白忘川那儿不是也有一张同样的欠条吗?

我记得上次看到他把欠条放在船舱的棕色皮箱子里了。

想到这事,我立马跑进了船舱,贺弘睿以为我闹着玩,也就没理我,包括鬼炫月,现在对我完全没有警惕心。

我在里面仔仔细细地找了起来。

从我这里望出去,能看见的只有白忘川。

终于找到了那个放欠条的棕色皮箱,白忘川还未回过神,我已经将它拿了出来,爪子夹着晃了晃,然后再指指他口袋里的一两银子。

接着,白忘川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暗中看了看鬼炫月。

鬼炫月背叛冥界,用少主夫人威胁少主殿下的事早就迅速传开,白忘川自然也是知道的。

船驶到一半,白忘川突然说道:“少主殿下,你能不能帮我到船舱里拿一件披风?我有点冷。”

鬼炫月一脸鄙夷:“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居然使唤王子。”

“我什么身份?”白忘川冷冷一笑,神情洋洋得意,“当然是这艘船的主人以及船长,你能不能坐船,完全要看我的心情。”

贺弘睿没有心情说太多废话,起身走向船舱,弯腰走了进去。

他这才刚进船舱,就看到他家宠物拿着一张报纸,一本正经地看着新闻。

贺弘睿拿了白忘川的外套,接着隐忍笑意,俯身看了看我身前的报纸,好笑地说:“你认识字吗?兔子。”

我放下报纸,指了一个“是”字。

贺弘睿当场傻了眼,“你、你还真懂啊?那你……”他警惕地看了看外面的鬼炫月,再把外套给重新塞回原位,假装继续寻找。一边小声说:“你在东虚大殿生活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叫上官向薇的女人,她长得很漂亮,让人看起来舒适灵动,言行举止虽然大大咧咧的,但得体大方、懂事乖巧。”

我又指了指报纸上的“是”字。

他眼睛一亮,一把将我抓了起来,小声问道:“你真的见到过小薇?”

我无语:天天见到!

“雪儿,那你现在告诉我,她还安全吗?”贺弘睿问。

我在报纸上找了找,指了个“不”字。

“什么,她处于危险境地吗?”他一时情急掐住了我的脖子,我白一眼他,心中暗话:“你再掐她就真危险了。”

他轻声再问:“告诉我,她现在在哪儿?”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