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0章

捡来老婆系银河霸主 by 飞行的翅膀

2018-5-2 15:42

大青山脉群山连绵上千,蓝天白云下,青峰互相叠起。再近上一些时,看一处山峰:绿色的麦陇,金黄色的油菜花,又是一派山野田园的好风光。

不远地方山坳处,隐约树木山石之间,几户人家升起青烟正弯弯冒向天空。就在这个背景下,这处山腰上的无碑的坟茔里,正是发生着一件诡异的事。

近处有一个牧童正骑在牛背上,任凭黄牛随意走动啃着青草,他自在在牛背上阅读他的书。

就在这个时候,那处已经被土壤覆盖只剩下一点小土包的坟茔里,发出奇怪的“咔咔”声响。

顿时黄牛停止了吃草,牧童也是停止了看书,眼睛放开来,四处张望。

声音还是“咔咔”响了一阵,牧童终于确定了发出的位置,并且目光放处,看到了那个土包的土壤向起拱动。

牧童的眼睛越张越大,一些山野精怪的传说在他的脑海里翻滚,对应面前的情况,恐惧在面前升起。

他忽然拨动牛绳,将牛鞭向牛的屁股后面抽起,驱动牛向不远的山坳里狂奔回去。

就在牛才是离开原地十几米远,忽然那个土包处发出一声轰响。牧童回头一看,那个地方尘土向四方飞起,隐约里面出现一个黑影,向着他飞来。

“妈妈呀,有鬼有精怪!”

这一次被人传不怕鬼怪的牛,也是惊慌发足狂奔起来。但坟茔处冒出来的黑影更快,牧童只觉得一阵凉风贴近他的脖颈处,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山林处,仍是恢复了风轻云淡。牧童的妞已经自燃回山坳里,原地方躺着只剩底裤的牧童,牧童的身边站着一个白皙皮肤,头发披散及腰的青年。

青年身上正是不伦不类地套着牧童的外衣。青年也是没有办法,他刚刚从地下苏醒,身上的原来衣服早已是毁去了,只能借用牧童的衣服穿一下。

他自言自语说:“我怎么会在这地方,我到底睡了多久?”

抬眼看去,这里没有一样原来熟悉的地方。原来的山,原来的道观,原来的师兄弟们,全都消失不见。

青年很想立即就去找答案,虽然惆怅,但是马上就想到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我的神功究竟练成了没有?”

他站在原地,默运起心法来,他的身体周围寒气顿时笼起。他的人仿佛处在一片白色的雾气中。

“天龙掌第一式!”

雾气中,冰寒真气迅速贯穿青年的任脉和督脉,达到沟通天地二桥。随着一声轻喝,真气又是化成了炙热的洪流,发出一声震颤空气的龙吟声,袭上了原来破土而去的地方,将那里的坟茔地面再次推平。

青年满意地收起手来了,自言语说:“这下子我神功成了,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夺回皇权霸业了。”

原来这个青年原来还是皇子身份。只是被埋在这个山野地方,简直是一点点也不搭配。他的身上更是没有一样可以证明他是皇子身份的东西。

朱照也就是这个青年,抬眼看看不远处的山坳里,也就那里才像是有人烟的样子。重新苏醒的接触人世第一次,也只能去那里打探情况。

打定主意,青年将身上的头发扎起来,就开始沿被村民踩出点点小道的山道,向山坳村庄处走去。

牛儿已经自己奔回了村庄,山道里也是走着一位碎花衣的少女,向着这里字这边走过来。

两个陌生人在山道里不可避免将是要相遇。朱照的目力远远胜过了常人,一眼就看清楚了少女的模样,他远远地喊出声来:“宛如师妹,我究竟是睡了多久?”

只是对面的少女看清楚他身上的衣着时,不由身体一怔。接着在地面寻找起土石来,向他一顿狂砸起来。

“强盗,连我弟弟那么小的小孩子都不放过,都是要抢!”

一边土石狂砸,一边少女嘴里发出吐骂!这一点点的普通人的攻击,对于武林大高手朱照来说,自然是一点点损害都是没有。

少女也是发觉自己的攻击对“恶人”没有什么作用,又是看到恶人的身体切近过来时,逃跑已经晚了。

少女虽然一下子就受制在朱照的手中,身子顿时就麻酥动弹不得。但是她的口中仍是“强盗恶人”的叫骂不已。

朱照被她叫骂了一阵子,也算是明白了她不是自己的婉如师妹。被她憎恶的原因,就是自己剥下了牧童的衣服穿在身上。

少女的身子被朱照拎得腾飞起来,山林树木在眼前飞速倒退。不一会,他们就来到了少年昏倒的地方。

朱照解释说:“你的弟弟就在这里,只是昏倒了过去。等他醒过来就没有事情!”:

他继而又是解释起身上的衣服说:“我身体上的衣服也是被强盗抢去了,我身上什么衣服都是没有,只好借用你的弟弟衣服一下。”

少女经过了一阵子空中飞人,已经停止了叫骂。但是现在满目是狐疑之色。眼睛看着他,面上的表情分明是在说:“骗鬼去吧,这里的出没的强盗能够抢你?该是你抢人家吧!”

朱照在少女的伶俐目光下,满是尴尬。将牧童抗在自己的身上,对少女说:“走,我送你弟弟回家!”

少女现在没有辙,更是怕怪人性情暴起,对自己的弟弟下死手。弟弟的身体都是在人家的手里,自己的身手更是不及怪人,只得在前面带路,向着自己的家走去。

少女故意在山道上走得很快,还挑崎岖不平的地方去。但是朱照没有一点点吃力,反倒把她这个常在山林里跑得姑娘累着了。

朱照在路上不紧不慢地走着,看着这个背影和样貌都有些像师妹的姑娘。如果不是时间和地点都是不对,他可能还是以为在山林里无忧无虑学艺的时光。

他又问起重要的事情说:“姑娘,现在是什么年号了,距离光武十年有多少年了?”

少女在前面走路几乎是一个趔趄,说:“光武是什么年号,我又不是老学究,哪里知道!现在是实行西元年号了。已经是西元1900年了!”

这次轮到了朱照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啊”地声音!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