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十一章 别动了胎气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说着话,容雪便伸手亲昵地拍拍宁澄玉的手背,“你啊,就快作姑姑了。”

姑姑?

宁澄玉着实短路了好一阵,一时之间真的没有理顺这个“姑姑”从何而来。

童娜兰也没必要矜持了,知道妈妈故意引到这个话题,为的就是将自己怀孕的事情传出去,于是索性显得很是羞涩地抚了抚自己平坦的小腹,“今天妈妈陪我来做产检的,我有程浩的宝宝了,五周。”

宁澄玉登时被震惊当场,呆呆地看看童娜兰,再看看身旁的童语烟。童语烟的脸上毫无血色,只是默然。难道是真的?童娜兰竟然和哥哥在一起了,还怀了孩子!而且这事显然童语烟已经知道!

就在这个当间,不远处正从停车场走来的宁程浩已经看到了眼前的情形,竟怯步不前,不知何去何从。

宁澄玉火了,上去一把揪住哥哥的衣服将他拽了过来,劈头就问:“哥,你说这是不是真的?娜兰有了你的孩子?”

宁程浩艰难地蠕了蠕唇,话未说出半个字,冷汗已经布满额头。

而童娜兰则笑着过去挽住了宁程浩的胳膊,将手里的检查单扬了扬,“程浩,医生说我们的宝宝很健康。”

“哥!”

“澄玉……这个事……你听我回去给你慢慢说……”

“说什么啊?要说你现在就当着语烟的面说清楚。”宁澄玉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为什么语烟这么不想见到哥哥,原来、原来竟是哥哥背叛了她,而她竟然在这个时候还被歹徒强jian了!

看到这个情形,容雪自然而然上前维护道:“澄玉啊,其实这事是件大喜事啊。你看你哥和我们娜兰也是青梅竹马,这桩喜事我正想着什么时候跟你爸爸说呢,他一定很高兴。”

“可、可语烟怎么办?”

“这跟语烟有什么关系?你们小孩子打打闹闹的,别当真。”

宁澄玉和童语烟、童娜兰是一起长大的,也是知道哥哥有女人缘,经常和她们混一起,可也同样知道哥哥一直喜欢的是童语烟。在她眼里,他们就是默认的一对。突然面对这样的变故,她根本无法立刻消化。于是上前就想要再揪住宁程浩问个清楚,手臂却被身后一只纤纤小手死死拉住——是童语烟。

“语烟?”

“澄玉,我们走吧。”

“可是……我哥他还没把事情说清楚……”

“没什么说的。我们走吧。”

被童娜兰拽着的宁程浩此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想要上前又有口难言。

童娜兰看到他这副样子,心里来气,索性一把将他拽到身后,上前拦住童语烟,一副不屑的神情,“童语烟,我知道你这几天是躲着我呢。不过,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今天我就把话说清楚了——宁程浩是我的,从今往后,你不许再纠缠他。”

童语烟眸凉如水,清白的面庞未有一丝波动,就连那唇轻启着,吐出的一字一句也如冰刀般寒冷——“他是我不要的,请便。”

从未见过这样的童语烟,童娜兰竟一个哆嗦,汗毛倒竖。当她反应上来她字句里的蔑视和挑衅,心口立刻如野猫抓挠般地愤怒毛躁起来,恨不得上去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死死踩在脚下。

然而刚刚伸出的手就被一个强劲的力量一把抓住,那力道更痛得她叫出声来。

惊恐看去,竟是——

“表哥?”

东方焰捏着她的手缓缓按下去,任谁看都是轻柔的,但只有童娜兰知道自己的腕子有多疼。

“表哥你……干嘛?”

“娜兰,小心,别动了胎气。”

好一句温言软语,可眸子里的骇人的警告,却让童娜兰生生不敢再放肆,只能任由着他抓着她的手将她推到了宁程浩跟前。

那骇人的眼神立刻变成了极度藐视,“宁程浩,照顾好我表妹,等着喝你们喜酒。”

罢了,又转向还未回过神来的容雪,礼貌而恭敬地欠欠身,“小姨,恭喜。你找了个好女婿。”

“哦……呵,小焰啊,怎么会在这儿碰上你?”

“表妹不舒服,我接她回宿舍。”

容雪这才意识到他所说的这个“表妹”指的是童语烟,而下一秒,竟看到东方焰一步过去,双臂一勾,竟一把将童语烟横抱起身,头也不回地朝医院大门而去。

宁澄玉快步跟上,还不忘回过头来对着宁程浩愤恨地瞪两眼,直叫他偏过目光不敢直视。

停车场的黑色劳斯莱斯前,宁澄玉赶过去帮忙拉开了后座的车门,东方焰弯腰将童语烟稳稳地放置了进去,却一时之间并没有撒手,只是近在咫尺地看着她,欲言而又止。

童语烟也没开口,着实觉得他这么抱着她出来的动作,未免太过于夸张。这时候这个没常理的男人总该不会又想对她做出什么动作吧,宁澄玉可还在车外站着呢,于是下意识地狠狠推推他的肩膀。

东方焰终是撤身而出。

“谢谢东方大哥,那先送语烟回宿舍吧。”宁澄玉心里正纠结得紧,跟着上了后座,一路无话。

********

“澄玉……宁澄玉!你给我站住!”

宁程浩就知道自己这个妹妹是个藏不住掖不住的主,这么大的事,她绝对立马要冲到爸爸面前告他的状,于是送童娜兰母女回去后,便直接等在了自己家楼下,果然不一会儿就见到宁澄玉气冲冲地回来了。

“宁澄玉……你听我说啊!”

“放开!别拦着我!你有本事跟我上楼咱们当着爸爸的面再说。”

宁程浩急了,死拖着妹妹一路拽到了楼后的花园里。

“我知道你生我气呢,可你听我解释啊。”

“我生你什么气?该生气的是语烟才对,你怎么不跟她解释去啊?”

“我找她几回她都不听我说啊。”

“那你给我说有什么用?我才不要听!花花公子!陈世美!负心汉!白眼狼!”

“我、我才不是!我宁程浩这辈子只喜欢童语烟一个。”

“呸!那你说,童娜兰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的?”

直截了当的逼问让宁程浩舌头打了结,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地道:“这、这……应该是。”

宁澄玉怒了,推开他的阻拦就想走,不出两步再一次被宁程浩死死拦住。

“你听我说啊——那天我就是喝多了,我一点也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后来醒来看到娜兰跟我躺在一张床上……然后不久,她就给我说她怀孕了。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除了那次,我绝对没对她怎么样过,我一直把她当妹妹,就跟你似的,就当我妹妹来着。”

宁澄玉越听越气愤,“你好意思么你,当妹妹?我怎么觉得你平时就跟娜兰眉来眼去的啊?”

“我哪有!我发誓我对她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宁程浩说得无辜极了,更是指着天一副说谎就遭天打雷劈的坚定样子,宁澄玉一时气得也没了话说。

说来自己哥哥是个什么样子,她早也看在眼里,从小到大喜欢混在她们女孩堆里玩,能说会道,嘻嘻哈哈,特招女孩子喜欢。可他就是一这样的人,说起对谁动过心,除了童语烟还真没别人。跟别的女孩子打打闹闹惯了已经是个常态,但只有在童语烟面前,才总像个男子汉的样子,那股子认真和用心,连她这个当妹妹的都嫉妒。

可眼前的问题是,他再怎么瞎闹,也不能跟别人闹出个宝宝来吧!

宁澄玉狠狠瞪他一眼,“那语烟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发现的?”

“就……我出事前几天。娜兰给我说她怀孕的时候,我当时真傻了,她突然抱着我就亲,我一点都没反应过来……语烟一推门,刚好撞见。”

“丢人!真丢我们宁家的人!”

“你别给爸说啊!他非揍死我不可。”

“不说就没事了吗?你没看雪姨一副乐见其成的样子,就差没上门提亲了。而且,那肚子里的孩子一天比一天大,你能瞒到什么时候?”

“给我点时间,再给我点时间。”宁程浩揉着脑袋,眼看那一头黑发就要一寸寸揪下来,“澄玉你都不知道我这几天怎么过来的,我都烦死了,我就差没跪在语烟面前哭了。我真的不想失去她……我想娶她做老婆的,我没喜欢过别人,真的。”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啊……哥,那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娜兰她……”

“我想……我想给娜兰道歉,我、我哪怕让雪姨抽死我呢,我不能真为了这个孩子跟娜兰结婚吧,这不行。”

“雪姨要执意逼你呢?娜兰要非得要这个孩子呢?”

“给我点时间让我争取一下行不行?只要你先别给爸爸说,然后、然后帮我求求语烟,哪怕能求她给我个机会让我当面给她解释,不要这样就不理我了啊……”

“我、我都快被你气死了。你说语烟有什么错撞上你这个没良心的。”

“我的错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澄玉,现在只有你能帮哥了,你一定得帮帮我。”

“你,好自为之吧。”

======

求收藏啊亲,放入书架,方便第一时间接着看,也是对月月最大的鼓励~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