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十五章 真的结束了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孩子——宁澄玉知道。

“那个孩子……我哥他说他会求娜兰和雪姨原谅的……”

“不,不是孩子的问题。即使没有孩子……”一份感情的背叛,已成事实,童语烟做不到视而不见。

“澄玉,谢谢你。我知道你是希望我们好,但是……如果是他让你来劝说我的,请你转告他,我们不可能了。”

“不!语烟!”一声低吼,冲至身边的竟正是宁程浩。

宁程浩想要拉住童语烟的手,她却执意抽了出来,站起了身想要离开,对面的宁澄玉却没有动。

她明白了过来,原来这里,是宁澄玉和宁程浩约好的。

好吧,其实澄玉的好心她明白,只是,无法接受而已。

“澄玉,我想,我先回学校了。”

“等等语烟。”宁澄玉上前拦住她,“对不起啊语烟,我偷偷约了我哥过来……我只是想,你们、你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语烟,你要气要骂,当面对着他,解恨。”

宁程浩连连点头,“语烟,你怎么骂我都成。就是别不理我行不行?我有好多话想给你说。”

童语烟深呼吸一下,点点头,“好吧,你说,我听着。”说罢,她怔怔地坐回座位。

宁澄玉一看有转机,忙对哥哥摆摆手,转身便消失了。

宁程浩压抑着满腹的焦躁和狂喜坐在了她对面,一时之间,竟不知从何开口了。

“我晚上还有实验要做,要说什么,快点吧。”

宁程浩诚惶诚恐,伸手就一把握住了桌面上她的小手紧紧攥住,“语烟,原谅我好不好?我知道我该死……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语烟,要不、要不我们结婚吧?我们现在就结婚!现在我们就去!”

“别傻了。”童语烟终是抽回了手,眸光凉如秋风,“程浩,谢谢你陪了我七年,这七年你对我的好我会让他们和过去一起永远封存——今后,不再记起……我们,真的结束了。”

“不!不!语烟……语烟不行!”

童语烟起身,看着他发红的眼睛——这是自己身处这个城市七年中,唯一从始至终陪着她暖着她的人——如果不该属于自己,便是自己想要的太多。

那么,放手,是唯一的选择。

********

落满秋叶的路,长的好似没有尽头。

细碎地踩在脚下,沙沙的声响也像在一点点敲击着遥远的记忆……

那年的夏天,又瘦又小的童语烟第一次来到这个陌生的北方城市,没有云镇温柔的水,没有云镇湿润的天。

那年的夏天,又瘦又高的宁程浩偷偷玩起了摩托赛车,一把失控的方向,将童语烟挂倒在地,自己也摔得仰面朝天。

那年,她十五,他十七。

……

那年的除夕,几家人包下整场烟火表演庆祝跨年,怕冷的童语烟捂着两层厚厚的棉衣站在最后面,看着几个小孩子不甘寂寞地亲手尝试。

一支七彩烟火在她脚下爆开,童语烟吓得摔倒,脸色煞白。童建业心疼问她,她语无伦次:那个……大个儿,故意吓我。

大个儿浩——成了宁程浩的别称。即使后来发现,几个男孩子中,他并不是个子最大的,只因为他最喜欢往女孩子堆里钻。

开学,他笑嘻嘻地将赛车停在她面前。

烟丫头,为了弥补对你心灵的创伤,我送你。

从此,天天都能见到一个瘦高个儿,载着后座的小女孩,风驰电掣在上学的路上。

那年,她十六,他十八。

……

那年春天,传来童建业遇难的噩耗,容雪一巴掌打在她脸上骂她是“灾星”。童语烟呆呆地坐在墓碑前的夜空下,直到他从背后拥住她。

烟丫头,从今往后,我疼你,我对你好。

那年,她十七,他十九。

……

那年冬天,他半夜从家里偷跑出来,接住从二楼跳下来的童语烟,塞给她手里一把从路边临时采来的长青桐,祝她生日快乐。

第一次,他吻了她的唇,她看到他的脸,比她更红。

那年,她十八,他二十。

……

那年中秋,几家人的团圆饭桌上,他喝红了脸,当着所有人宣布,我宁程浩喜欢童语烟,谁抢我跟谁急。宁远笑骂着,小兔崽子喝点马尿就找不着北。

她在一帮大人小人的起哄声中喝下了三杯红酒,只是想掩饰自己脸上羞红的痕迹。

那年,她二十,他二十二。

……

那一年……又一年……

他一次次说着,烟丫头,你等着,我大个儿浩要娶你。

那一年……又一年……

她只是笑着。没人知道,她不说话不代表她不开心,而是……她怕一开口,梦就醒了。

可最终……还是一场梦。

一场梦……

“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嘶鸣,伴随着一道红色的闪电,就那样直直冲着她而来。

童语烟飘飞的思想来不及归位,整个人已经被一股力量猛地包裹住,向一边倒去。

一阵天旋地转,重重地摔倒在地,她却并未感觉到特别的疼痛。

睁大眼睛看定——自己刚刚虽然走了神,可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医学院大门口,而自己分明是走在人行道上的。

那辆红色的跑车——是的,她认得,那是童娜兰的车。显然,她并不是故意的,只是这样肆意横行地开车习惯了。这次,恰巧碰上她而已。

爸爸童建业去世后,童家产业无人经营,便索性入股了医学院。今天校庆,童娜兰便代表妈妈容雪作为校董事会成员之一来出席。贪玩的童娜兰在中午庆典结束后没有离开,而是又参加了下午的学生庆祝舞会。

没想到喝得晕晕乎乎一出来就撞了人,显然,童娜兰也被这样的意外吓住了。

可是,当她打开车窗伸头一眼瞧见了童语烟的脸时,立刻鄙夷地发出一声冷哼,关了车窗一脚油门便走了。

童语烟无语,这时才想起,应该还有个刚刚救自己的人,被自己压在身下呢。

“小姐,你很重。”

童语烟慌慌张张连忙爬起身,才顾得上去看地上的人。这一看不要紧——那一头金棕色的头发,墨蓝色的眼,还有轮廓分明的面庞和极富立体感的五官……

“伊万教授!”

校门口已经围拢了一圈人,更有学生认出了他,惊叫着,热情地上前搀扶,连童语烟也被挤到了一边去。

********

伊万教授这一摔,伤到了肘关节。左臂上了夹板,需要恢复最少一周。

当热心的学生们渐渐在校医院散去,研究组的成员一一被安排好继续晚上预定的实验,天色已暗,童语烟才终于得以有机会站在他面前。

深深弯腰鞠躬,心中充满了内疚和感谢,“伊万教授,谢谢你。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才造成了你的伤,对不起。”

“嗨,干嘛这么沉重。好像遗体告别仪式。”一口流利的中国普通话,如若不看长相,一定会觉得就是一个地地道道地中国人。

童语烟一愣,抬头看他白皙的脸上尽是笑意,她也忍不住笑了。那抹突然绽放在靓白剔透的脸颊上的梨花般的笑意,格外惊艳。

在今晚预定的实验环节,童语烟正好做伊万的助手。此刻,伊万不能继续工作,童语烟也自然跟着闲了下来。于是,研究组成员一致安排她来照顾伊万的伤,童语烟责无旁贷。

“伊万教授,现在要送您回宿舍吗?”

“其实,我觉得更需要吃晚饭。”

晚饭,是啊。早过了饭时,学校的饭厅已经打烊,要吃晚饭只能去校外。可是……吃什么……

“我听学生说校外不远有一家很有特色的……加姜面。”

“加姜面?是不是……炸酱面?”

“啊,是的是的。杂姜面。”

“是‘炸、酱、面’。”

“咋姜面。”

“炸、酱、面。”

俄罗斯男人双手一摊,一脸坦然,“好吧,你赢了。”

自己好像较真了。童语烟尴尬地笑笑,好在,一顿炸酱面还请得起。“那家面馆我知道,伊万教授,那我就请你去那里好吗?”

“嘘……别让面馆的人都知道我是‘教授’好吗?国家机密。”

看着那个吊着一只胳膊的率先而走的背影,童语烟禁不住莞尔。

这个伊万在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告知研究室里的学生不必将‘教授’二字挂在嘴上,他更喜欢大家直呼他‘伊万’。

而也直到这时候,童语烟才真的觉得这个伊万是的确很有意思,并不是矫情。

这家面馆店面不大,但装修很有特色,而且经营的炸酱面口味纯正经典,宾客多是慕名而来,即便过了饭时也络绎不绝。

当一大碗炸酱面在他的手里呼噜呼噜一口气便吃掉一半时,童语烟实在无法将对面的这个人和俄罗斯权威医学教授、俄罗斯国家荣誉奖章获得者、俄贸易集团继承人联系起来——除了他那张六分欧洲四分亚洲长相的脸。

而这样发奋吃面的场景……却让童语烟似乎看到了七年前的自己。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