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十七章 这么巧的事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在童娜兰得意满满之余,却遇到了一件意外的事件——她的爱车,被毁了。

前一天还在酒店停车场好端端停着的红色跑车,第二天竟然成了一堆废铁,那像是被几十吨的压路机平平展展压过去而粉碎成一堆残破不堪的铁片的场景,触目惊心。

童娜兰差点惊厥了过去。

君豪酒店——是自己亲舅舅容峰的产业。自己的车子在这里被毁了,竟然在监控录像里找不到一丝的痕迹,这简直太诡异。

童娜兰让宁程浩帮着一起报了警不但于事无补,反查出了她新车买来的半年内超出三十多次的违章记录。

这么查来查去,五六天过去了也没有一丝进展。

“童小姐,你回忆一下最近得罪过什么人吗?或者是你的车子撞到过什么人?”警队的办案人员也十分无奈。但眼前的童小姐趾高气昂一看就是有背景的人物,这宁少爷可是国家总商会会长公子,他哪能得罪得起,只能耐着性子继续。

经这么一提醒,童娜兰莫名其妙地就想到了车毁前一天自己在校门口差点撞到童语烟的场景。可是,童语烟哪来的胆子?又哪来的这份能力?

童娜兰不死心,但为了证实自己的想象,又拉着宁程浩直接找到了学校调监控录像。

那天她好像看到什么人跟着童语烟一起摔飞了出去,当时没在意,现在想起来,该不会是……

面对两个都不是好惹的主,校方很配合,很快调出了当天的监控。当画面里显示出了那辆红色跑车几乎撞到人,又径直离开时,宁程浩顿时黑了脸。

他只需要看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纤瘦的背影——童语烟。

“你、你竟然撞了语烟!还逃逸!”

童娜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叫他来可不是叫他来吼自己的。更何况还是因为——童语烟。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撞到她了?没撞到又哪儿来的逃逸?宁程浩我就知道你心里只会护着那个死丫头!”

监控室的值班人员被他们一通争吵惹得面面相觑,而童娜兰也意识到了在这种场合吵架只会惹来非议伤了面子。于是憋着气再去看屏幕——那被一群学生围着扶起的男人,身材高大挺拔,金棕色的头发……很像是那个从俄罗斯来的什么伊万教授!校庆时候她留意过的。

据说是俄罗斯赫赫有名的医学权威,在他们学校组建了一个研究室,因为偏偏挑中了童语烟作为研究组成员,所以童娜兰记得尤其清楚。

难道是他?

北方的秋天过去得很快,立冬这一天,天气已经很冷了。

童语烟早早裹上棉衣站在教师公寓楼下。

这是伊万连着吃炸酱面的第六天了,他怎么竟真能连着吃六天?

而且,她都得陪着要上一小碗素面,再剩下大半碗吃不完。

肚子空空地回到宿舍,却每次都能在宿舍桌面上发现一份美味的外卖,而且,六天,天天都不同。无论是甜粥、馄饨,还是虾饺、米糕,一尝便是最少出自星级酒店标准。

童语烟不知道这是谁的手笔,有次实在忍不住了,去楼下问了宿管,宿管摇摇头,也不懂她是不知道,还是不愿说。

童语烟不由得更奇怪了。

“嗨,女孩儿。”

童语烟还漫无边际地出神着,那个高大的男人已经穿着件黑色风衣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童语烟傻傻地绽出一抹笑,“今天,还吃炸酱面?”

“今天跟我走吧。”

“嗯?”

伊万抬抬手臂,那里的夹板和绷带已经没有了,“我已经康复。为了感谢你六天的照顾,今天我回请你。”

六天的照顾?自己也就是请他吃了六天的面而已。

而从第二天开始,他就已经可以去研究室指导监督研究课题进程了,除了需要动手的地方,他会指导让童语烟代劳。

但伊万已经率先走去,童语烟只得忙跟上去。

经过六天的熟悉,童语烟知道了伊万的父亲是俄罗斯人,而母亲是俄罗斯华裔。所以他跟着母亲接触了很多中国的东西,包括中国的美食、中国的筷子、中国的语言、还有中国的女孩儿。

虽然是第一次来中国,但显然知之甚多。甚至,他说他在中国还有亲戚。

而就在两个人沿着笔直的梧桐大道向校外走时,侧路上突然疾步走来的宁程浩便被撞了个正着。

宁程浩从校警务室出来就闷头越走越快,甚至将童娜兰远远地落在了后面。跟着飞快的脚步,宁程浩满心思里都是画面中红色跑车前那道划过半空而倒地的弧线。

偏偏一抬头之间就看到了童语烟,宁程浩显然什么都忘了,举步上去拦在了面前,“语烟,你要不要紧?”

童语烟诧异。

“我、我刚刚才知道你被撞到了,你要不要紧?”

童语烟摇头,低垂下眸光想要离开,宁程浩却全然顾不上地伸手便想要握住她的手。

然而,动作行至一半,童语烟整个人便被一个力量利落地拉到一边去,他落了空。

直到这时,宁程浩才注意到童语烟不是一个人,而站在她身边的将她紧紧拉在身侧的,是个身材高大的欧洲男人——这张脸像是集合了所有既令西方人自豪、又令东方人向往的优点,深邃、坚毅,又不失亲和和温暖。

尚不知道他是谁,可他就这样站在童语烟身边,就已经让宁程浩满腹酸涩。

可自己,有资格酸涩吗?

“语烟……我、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被撞伤。”

童语烟淡淡摇头,“没有,我很好。”

“宁程浩!”终于追上来的童娜兰一眼瞧见了眼前一幕,更是犹如火上浇油,登时就大喝了起来。更几步上去将宁程浩拖回了自己身边,鄙夷地看向童语烟……还有童语烟身边扶着她肩膀的男人——那个俄罗斯教授伊万。

呵,有没有这么巧的事情啊?

这个童语烟还真是不简单。

“喂,童语烟,我警告过你别接近程浩的,你这是干什么?有这样的本事这么快就勾搭上了俄罗斯佬,怎么还对程浩这么念念不忘的?”

“我只是在走我的路,而已。”

“走路不知道看到了要远远绕开吗?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吗?他可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娜兰你够了……”宁程浩一万个不愿意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童语烟,拉着童娜兰就想走,童娜兰却偏不如他的意,甩了他的手上前站定在童语烟面前。

“童语烟我问你,我的车是不是你叫人搞的?”

“你的车?”

“少给我装糊涂,你以为攀上个俄罗斯江湖医生就能耐了啊?你说你是不是叫他弄的?你赔我车!赔我车!”

童语烟实在不知道事情的由来,更不清楚该怎么回答她,而身边的伊万同样很无辜地耸耸肩,却上前用身体挡住了作势就想要撕扯上来的童娜兰。

“这位小姐,这是校园,你不是本校学生吧。”

“那又怎样?你不就是个外国大夫吗,你能把我怎样?”

“哦,你误会了。我没任何意思。我只是想说……”伊万一边用高大的身体将她向后逼退着,一边微微俯下过高的头在她耳边,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道:“这次是车,下次是人,信吗?”

童娜兰狠狠一个哆嗦,看他分明一脸的绅士和温和,可那声音却寒冷得彻骨,似乎若她再多说一句,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童娜兰从小到大没有受过这样的威胁——赤luo~luo的威胁。

偏偏这似有似无的威胁却诡异地让她肝胆欲裂。

此刻,牙齿也寒得打颤,脸色煞白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伊万已经笑吟吟地退后到童语烟跟前,“走吧,女孩儿。我们去吃大餐。”说罢,直接牵住了她的手,将她拽着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直到那阔步而走的背影完全消失,童娜兰才陡然惊醒,失声大叫起来:“他!他威胁我!就是他干的!宁程浩你赶紧叫人抓他!赶紧的!”

“有证据吗?”撂下四个字,宁程浩只觉得浑身无力。此刻什么也不想理,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呆着,谁都别来烦。可是……

“啊……程浩,程浩……我、我肚子好疼……”

童娜兰眼看宁程浩真的有撂下她不管的架势,也意识到自己因为气愤而没有在他面前控制住自己的脾气——这真不应该。

自己不能做得太明显以至于反倒激发了宁程浩的逆反心理。

眼下就有这样的趋势,所以,童娜兰急中生智,立刻捂着小腹娇弱而痛苦地叫出声来。

这一招果然管用。宁程浩没有办法再当做什么都没听到,尤其是看到她捂住的小腹。

“娜兰你……你怎么了?”

“程浩……我是不是伤到宝宝了啊……程浩,我们的宝宝……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生气的,我错了程浩……别丢下我不管啊,还有我们的宝宝……”

宁程浩不由分说忙将她一抱而起,向校外冲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