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十九章 那么禽兽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长的有一个世纪,黑暗中发出吱呀呀的声响,几道手电筒的强光晃动着向角落里的她刺穿过来,她已经完全丧失了反应能力。

“这、这不会死了吧?”

“滚,哪那么容易死!”说罢,伸脚向她踢了踢,感觉到她更努力的蜷缩和颤抖,方大楼才继续道:“看,没死吧,不过,好像真被吓得不轻。”

幽闭恐惧症是个什么玩意儿?还真能把人吓死不成?

这丫头刚到童家不久,童娜兰便唆使他带人一起将她骗到了这片坟场,在黑屋子里关了她两天两夜,真差点弄出人命来。

这次故技重施,方大楼却有点别的心思。

瞧这丫头——那惨白的半张脸,嫩得能掐出水来,缩成了一团的小身子,真想上去狠狠地蹂~躏一番。

早就看她看得垂涎,可惜原先是宁程浩的女人,他没法子碰,稍微欺负一下子还被那家伙打爆了头。

但现在可不同了,有这等好机会落在他手心里,不碰一下都对不起自己啊。

方大楼越想越着急上火,只觉得裤~裆里的玩意儿都已经有了反应,再等不了了。

一把将跟前俩人往外面推一边嚷嚷,“去去去,给本少爷我在外面等着去。”

“诶,方大胆,你这可不仗义啊,要有啥好处咱也得一起上啊。”

“妈的,等老子上完再说。”

一人屁~股上踹上一脚,方大楼一把拍上门,转回身来就开始解皮带脱~裤子,可人还没扑上去呢,就听门外传来两声凄厉的惨叫。

“鬼嚎什么呢?”话说在这荒郊野外的坟场干这档子事,突然被这样的惨叫打断,还是怪渗人的。方大楼壮着胆子想出去瞧瞧,裤子还没提上来就被半敞开的门缝外那一幕场景吓呆了。

那是一个又高又大的黑色人影,手里一把银色小刀在月光下闪耀着凄厉的冷光。而那人脚下翻滚着的正是他两个跟班,喷溅而出的黑红血色发出嘶嘶声响,格外毛骨悚然。

方大楼几乎以为自己看见了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妖魔鬼怪,想要向后退,不想被掉下一半的裤子绊住,扑通一屁~股坐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

他不知道,那把银色小刀,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手术刀,就看是放在谁的手里。就好比现在拿着它的人——鬼医伊万。

要不是他喜欢随身带着把手术刀,当初俄罗斯三军总司令恐怕也救不过来。

而此刻,他只不过用手术刀精准而温柔地在门口两个人的大腿动脉上划了两个口子——不大不小,不长不短,足够让他们的血慢慢地喷出来并且喷上一个小时,能不能活命,就看造化。

至于里面那个……

一阵震耳的轰鸣萧然而至,黑色的劳斯莱斯扬起翻滚的尘土。伊万还没进去,东方焰人也已经如迅豹般站定在他的面前。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彼此不止是认识,更是在俄撞到一起不止一次的老冤家——表面敬重又相互瞧不起。

门缝里仰面跌倒的男人luo露着下~体眼睁睁看着外面一个比一个冷峻一个比一个阴森,不管哪一个进来,他都不会有好果子吃。而这时候,逃无可逃,就差瘫软在地尿了裤子——这裤子还绊在腿弯上更像是将这倒霉催的牢牢绑住一般。

“一人顾一个?”伊万率先提议。

东方焰没答话,直接一脚踹门就冲了进去,而且——直接冲到了最里面的角落里,将地面上一团冰冷彻骨的小东西紧紧抱起在了怀里。

这、这男人真不讲道义,还没喊开始呢!

而东方焰却已经理所当然地抱着怀里的人儿向外走去,连地上那个肮脏的玩意儿瞧都没瞧一眼,他知道,若是瞧哪怕一眼,他绝对会有一枪崩得他脑袋开花的冲动。

“嗨,东方,就这么走了?”

“这个留给你练刀,不用客气。”

练刀?好吧,心里颇有些不爽,算这家伙倒霉,自找的。

童语烟十五岁那年,从云镇来到了这个城市。

那年,二十二岁的东方焰正在俄罗斯国际经济学院留学,同时扩展东方集团在俄的经济势力。

没人知道,当时童建业摆家宴算是给童语烟洗尘,东方焰的突然出席不是回国参加商会年会的顺便,而是他专程来看她一眼。

更没人知道,一个月后他又秘密回来了一次,那次——童语烟失踪下落不明。

东方焰从一份重要合约的签字现场擅自离开,连夜包机回国查出了她的下落,再连夜赶回,成就了他在商界势如破竹之中唯一一份错失的项目。

他难以想象七年后的今天,这样的事情竟又重演,而且,还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烟儿,烟儿……”

他一手抱紧她在身侧,一手控制着方向盘疯了般地横冲直撞在死一般寂静的暗夜里,心口好像被撕扯着,痛。

直到黑色的劳斯莱斯冲进了一处静谧的小园,东方焰抱着她出来冲进了园里的二层小楼。他第一件事就是按亮了小楼内每个房间的所有的灯,才又抱她上了二楼的卧室,将她端端放在了大床中央。

“烟儿,没事了,嗯?这里很大,很亮,你看看,你看看。”他双手扶着她冰冷的脸庞,想让她看仔细此刻敞亮的环境,可是,她还是双目死死盯着一个虚无的地方,浑身止不住地发抖着。

东方焰心慌又急躁,眼看着她失血而惨白的双唇,哪里还有往日粉嫩的颜色,顿时什么想法都没有了,箍着她的脸抬起来,便一口将她含~入了嘴里。

真的冷极了,好像冻住的一块坚冰。

可此刻的东方焰却一瞬间平静了下来,含着她的唇,无比耐心。嘴唇轻轻摩挲着,一点点舔~舐着,一口口柔柔吸~吮。

童语烟“唔”的一声轻咛,像是被他的舌烫到了,猛烈地一个瑟缩,终于,她飘散无神的瞳孔刹那紧缩起来,聚焦在了他近在咫尺的脸上。

显然,这刺激尤为甚之,就连手脚也一瞬间找回了知觉,反射性地想要推开他,却没有得逞,自己整个人在宽大的床上如脱兔般地向后缩了一大截。

东方焰无疑是舒了一口气,但当他看到她移开的床单上留下的一滩血迹,整个神经立刻又紧绷了起来,甚至连头跟着“嗡”的一声巨响。

刚刚那畜生并没碰到她,那么……难道是她的伤,没恢复好?

而此刻的童语烟如梦方醒,根本还没来得及看清自己身置何处,就被眼前的男人给吓住了——东方焰!而且,怎么会是正在吻着自己的东方焰!

自己明明被不知什么人绑架到了一辆白色的车上,然后醒来时……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她想要大叫想要呼救却已经呼吸困难……再后来,光影与黑暗交错,死寂又充斥着嘈杂,一切都好像做梦一般——一场令人窒息的噩梦。

“东、东方焰……你、你干嘛?”

“过来。”不由分说,他就一把抓住她的脚腕将她整个人拽向自己身边。

童语烟惊吓不已,手推脚踹都如隔靴搔痒,对他丝毫不起作用,而他的大手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裤腰,作势就想要往下扯。

“啊!放开!放开我!”

东方焰急了,这丫头该不会以为自己在这个时候是又想对她做些什么吧?自己有那么禽兽?

“童语烟你给我安静点。”

“干嘛?你、你松开我!”童语烟转手去拉自己的裤腰,只怕他的蛮力真将她给扯光了,“东方焰你个混蛋你松开!”

“好,好我松开。”他气鼓鼓地抬起了双手,“你自己脱。”

童语烟惊。

“你要是不自己脱,我就动手了。”

童语烟恨恨地瞪着他,攥着自己裤腰更紧了。

东方焰无奈到了极点,“你……伤口……我看看。”

断断续续的几个词,童语烟一时组织不到一起去,直到小腹传来一阵扭痛,异样的暖流从石块般冰冷的腹部沉坠而下……还有床单上一片殷红……她终于明白过来了什么。

见她又愣在那里,东方焰没耐心了。

他记得清清楚楚那次……宁澄玉说……要是再晚点,她就会没命。

就在她的眉心越扭越紧时,东方焰一跃而上,双臂一揽便将她抱入了怀里,一手控制住她僵硬的身子,一手便又去扯她的裤子。

“不是!不是……我不是……”童语烟慌乱失措,还想要抵抗,两只小手和一只大手就在她盈盈小腰上纠缠了起来。

“东方焰我不是……”

“我看看,要不严重最好,否则现在就去医院。”

医院?哪有人这样……需要去医院啊?

可小手难敌大手,自己的裤子硬生生地就真被他一把给抹了下来,更因为争执中用力过猛,直接抹到了膝盖。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