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三十一章 深吻的效果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直至他轻轻贴着她的脸颊落上一个浅吻,“转过身去,别乱动。”

就这样,东方焰手臂一个用力的翻转,将她的小身子挪了过去,将背对着自己。

而他则只是贴过来,勾着她的腰将她拉入胸口,从身后抱住不再动作。

他鼻端的呼吸撩动着她的头顶;他的心跳她的后背感觉得异常清晰;他的一只大掌覆着她的小腹一阵阵的温暖化散着她一番番的坠痛;还有他的……ying挺,抵着她的臀……真的让她再不敢动一点点。

许久许久……他的呼吸渐渐平稳,才又吻了吻她头顶的发,“被绑架时……有没有想到我?”

这是在问她吗?

被绑架时……她真的是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可她又觉得直接说自己没想到并不是个好主意,于是干脆绷着嘴巴装睡。

没有等来她的回音,他也没有再问,只是低头在她的耳边轻轻吻着,“烟儿……遇到任何情况,记得想着我。我绝不会让你有事,任何时候。”

童语烟失神地看着镜中自己那展嫣红而微肿的唇,她第一次知道,深吻,可以让嘴唇变成这样的效果。

是的,他吻她,似乎像个贪吃糖果的孩子一样,不知道满足。

她不知道自己昨晚是在他怀里多久睡去的,只知道一晚都睡得出乎意料的踏实。

天未亮时,唇端便感觉到了什么湿润的、温暖的物体,非但没有让她清醒,反而更让她迷蒙,甚至不受控制地开启了双唇去吸~吮……紧接着,那东西就猛地探入了她的口……

直到这时,她尚未清醒的脑海里才混混沌沌地反应到……那是他的唇。

紧接着,她的意识便一瞬间就涣散了,只由着他吻着……吻着……里里外外,辗转反侧……

直至……她再一次昏睡过去。

完全清醒时,天已经大亮了。还好今天是周末。

那个男人并不在身边,床上只有她自己。幸好。

床边放着一叠衣物——一套休闲款式的女装、一套内衣裤。是她喜欢的简洁风格、米灰色系,尺码也正合适。

在卫生间里整理耽搁了好久,直到她觉得必须得出门时,才不得不轻轻推开了卧室的门走了出去,心里很有些忐忑。

顺着楼梯而下,只觉得什么味道香甜扑鼻,让她不由得先循着那香味看去。

楼下偌大的客厅似乎并没有什么人,这时,厨房门开了,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男人端着一只小锅走了出来,正看到了楼梯半中腰的童语烟。

“烟小姐,您好。”

这个人童语烟见过一次,自己第一次从东方国际大厦离开时,是他开车送她回去的,应该是东方焰的司机。

童语烟下楼走过来,客气地打招呼:“先生您好。”

“叫我小李就好。是焰少爷让我来给您送点衣服和早餐的。”

东方焰这时候让他来这里照看,想必,也是极信任的。而且,他称呼东方焰“少爷”,并不是“总裁”,说明他不止是工作关系。

“烟小姐请坐,少爷让我买来了红枣枸杞粥,说是补血。我刚在厨房热了下,这时正好喝。”

童语烟忙应着,不消一会儿,餐桌上就摆上了香甜的红枣枸杞粥、精致的红糖豆包和四样可口小菜。

看到这些诱人的粥菜,童语烟才感觉到自己的确很饿了。

一口气喝下一碗粥,小李又给她盛了第二碗,“烟小姐,慢慢吃,还有很多。”

这么一说,童语烟倒不好意思起来。想起自醒来之后,一直都没有见到……那个男人……思来想去,还是忍不住问:“小李……那个……东方……总裁……”

话问出口,竟拿不定自己该怎么称呼他。叫“表哥”?想必作为东方焰的司机,事情也都看在眼里,再说“表哥”,她有点叫不出口。于是……说了“总裁”,却又觉得挺别扭。

果然,小李也顺着她道,“‘总裁’回公司了。焰少爷来这儿住的时候不多,因为从这儿回公司的话,天不亮就得走。”

“这儿……是哪儿?”

“这儿本来是东方老爷名下的老宅子——芷园,后来焰少爷喜欢,老爷就送他了。烟小姐,少爷说,以后您随时来这儿我都可以接送。”

“啊?我、我只是,昨天有点意外的事……才在这里临时住一晚的。”

“可焰少爷早上给我交代说,今天会有你的衣服和日用品送过来。”

“这……这怎么可能。”

“是这样的。焰少爷还说,这几天你身体不舒服,就先别外出了。在这里吃点补品好好养一养。”

“别外出?这不行。今天虽然是周末,可我学校研究室还有事情……”

“哦,焰少爷说学校的假他今天给你请好,不用担心。”

“可、可我晚上还得回家。”

“焰少爷交待说,烟小姐你要是有任何问题了,等他晚上回来。”

看着眼前装了满满一衣柜的当季新装,还有塞不进去暂时堆放在一边的换季衣物及各式各样的内衣、睡衣,另外一大皮箱的洗漱护肤日用品,童语烟只是越来越愤懑。

本想要直接走掉,可小李根本就像是来监视她的,一口一口“焰少爷”,让她寸步难行。于是,忍了又忍,决定等他过来,当面跟他说清楚。

对着那堆莫名其妙的东西心烦一天,傍晚时分,再呆不住,于是,童语烟便走出小楼,想要在院子里转转。没料到,一走进院子,才发觉这里的每一处小景都令人喜欢。

这显然是一处与北方环境格格不入的极其别致的庭院,无论是花草树木,还是屋檐廊柱,甚至是紫藤架下一方竹桌竹椅,都浸透着一股子江南韵味。精致、典雅、恬淡、温婉——这实在不像是东方焰这种男人会喜欢的风格。

廊下一块木匾,上面雕刻涂漆的两个娟秀又不失劲道的字——芷园。坐在竹椅上,看着看着,童语烟便有点昏昏欲睡。

直到……被傍晚的风沁得丝丝凉意的身体蓦地一暖,她舒适地扭了扭身子,即刻鼻尖似被什么湿热的气息吹拂着,令她心下一惊,下意识地猛地睁开了眼睛。

身上覆盖着是件西装外套,眼前是东方焰近在咫尺的面孔。俊挺的鼻尖几乎碰触到她的,唇线轻启,似乎就要贴上她的唇尖。而那对墨海似的眸子里……竟好像沉浸着满满的浓得化不开的柔情。

这简直太诡异了。

童语烟反射性地一把搡开他的身体,一脸的惊异和瘟怒,外套也跟着滑落在了脚下。

他眸中某种浓烈的东西也跟着瞬间收敛尽退,只是淡淡地看着她,口气不悦,“现在可是冬天了,你就这样坐在这里打瞌睡?”

“我没睡着。”

“那我走进来,你都不知道。”而直到自己忍不住又想要亲她的时候,偏偏醒来将他推开。是故意,还是无意?不管哪一样,都令他不喜欢。

看看天色,还没有全暗下来。童语烟从竹椅上一站起身,“东方焰,我正等你要跟你说……”

起得太猛,久坐造成的一股集中的暖流奔涌而下,童语烟一句话没说完,登时就卡在了那里,身体定格动也不敢再动。

东方焰哪里知道,只当她突然肚里又痛得厉害,二话不说,上去就将她一把抱起了身。

童语烟慌了,揪着他的衣服捶打着他,“东方焰你放我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上楼再说。”

“上楼?我不上楼。”

“那你想让我在这儿抱你亲你,还是在客厅?”

只有她选择地点的份儿,没有选择事件的份儿?他凭什么总是这么霸道?

童语烟还在气鼓鼓的时候,却已经别无选择地被他抱着进了小楼。路过门厅,眼看小李正恭敬而立,似乎自己一天的看守任务终于圆满完成。

童语烟面红耳赤,愤懑难平。

这个“走狗”,我童语烟跟你结下梁子了,哼!

这么腹诽着,东方焰已经拾阶而上,最终进了卧室将她放在了床上。非但没有起身,还作势真的就要吻她……

童语烟慌张地连连后退,“等……等等,我要去卫生间。”

好在他没有再缠住她,童语烟跑去了卫生间换了新的卫生巾,又磨磨蹭蹭很久,心想他应该早没耐心地离开时,她才轻轻打开房门。

没料到,刚走出一步,就笼罩而来一片阴影,还未待她反应,整个人已经被控制在了墙上,下巴被一只大手抬起,嘴唇便躲无可躲地被他死死吻住了。

她没说“不要”,只说“等等”不是吗?所以,东方焰当然很乐意在这里等着,不管等多久。

童语烟想要抗议却已然知道是徒劳,便只想着就这样任他吻了算了,捱过一阵是一阵。

可她漠然而僵硬的反应显然让他不满,小腹一沉便直接将她的身体压在了墙壁上辗转厮磨,两只大手更是钻入了她的外套里,控制着她的腰际放肆地抚摸起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