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四十一章 晚了十九年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东方,你是认真的不?”

看他不说话,他继续道:“语烟的事,咱们都知道。小姑娘说是童家的人就是,说不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以前童叔还在倒罢了,现在,人也算是无依无靠了,你可不能诓人家。多好一姑娘,要不是宁程远那家伙下手快,还真说不定我就上了……”

东方焰目光里一把冷刀射过来,苏一鸣赶紧转口,“我的意思就是,对语烟,别抱着玩玩的心态。我知道你堂堂一个东方集团总裁不缺女人,可童语烟不是那种任人随便玩玩的女孩子。她值得一个好男人好好对待,对不?”

什么叫“堂堂一个东方集团总裁不缺女人”,什么叫“值得好男人好好对待”?难道他东方焰是个整天混迹在女人堆里的坏男人?东方焰狠狠甩他一眼。

“怎么?觉得我说的不对?东方我可有话说到前头,如果你对语烟不是认真的,趁早撤退,我上。”

“滚。”一个音节,干净、利落、清晰、不容置疑。

苏一鸣长长吐了一口气笑得有些怅然若失,“东方,你这下手也忒快了点。哎呀呀,我怎么总是晚一步呢。”

不是晚一步,是晚了……十九年。

东方焰重重看了他一眼,阔步沿走廊往回走,苏一鸣忙追上来,“去哪儿?”

“回去。”

“诶,你以为我叫你过来就这一件事啊?我是真有案情要跟你说的。”

“说。”

“就你们昨天送来医院的两个受伤的员工,我带人过来跟他们做笔录了,发现这起爆炸似乎……有点问题。”

东方焰眉心一皱,果不其然。

“这要是有问题就属于刑事案件了,我这边得插手。”

“我自己可以。”

苏一鸣汗,“老兄,我知道你可以……可是,给我们警队点存在感啦?不要总给我找跟在你后面擦屁股的事。”

东方焰一脸的我又没逼你,抬步欲走,又被苏一鸣追上。

“还有事?”

“那个……我刚刚正好路过欧阳芊芊的病房,顺便进去慰问了下。”

东方焰嗤笑道:“苏队长,你倒很博爱。”

“什么?什么博爱?我是觉得,你更应该去看望一下她。东方大少爷,人好歹是欧阳家的千金小姐,欧阳家是什么来头?人家上赶着跑这儿给你当牛做马,如今受伤住院,你于公于私也得去看望一下吧。还别说,这指不定以后欧阳芊芊会不会成了你和语烟之间最大的障碍了,想想你还不如趁现在把语烟让给我……”

东方焰冷眉一挑,“欧阳芊芊让给你,要不要?”

为什么这人不怒不笑就这样面无表情,也让人不寒而栗呢?苏一鸣干干地笑笑:“你的,你的,都是你的。行了吧。”

苏一鸣说着话,还是没拦住东方焰向大门走的脚步。可是,有时候事情不是想不去就不去的。还未走出门,就碰上了从走廊那头被护士推在轮椅上的欧阳芊芊。

苏一鸣不禁有点尴尬,“欧阳小姐怎么下床了?东方刚说去病房看望你的。”

欧阳芊芊只是盯着东方焰,“没人照顾,只能由护士小姐送我去做检查。正好,东方,你推我回病房吧。”

苏一鸣一听,好一副怨妇腔,忙道:“正好队里事情还多,我先走了,好好休息。”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欧阳芊芊笑得更暖软,“东方,走吧,三楼。”

东方焰咳了咳,没有说话,终还是上前推过了轮椅。

三楼的vip加护病房,欧阳芊芊手臂一抬,“抱我上床。”

病房里再没别人,否则,东方焰并不想自己动手。于是,弯腰下来,将她即轻又疏离地稳稳从轮椅抱上去,就打算起身,欧阳芊芊却手臂一个收紧,将他的脖子拉进臂弯,“谢谢你来看我。”

没有往日职场女强人的利落干练,也去掉了一贯严谨的妆容,欧阳芊芊有着南方女子特有的水润的皮肤和妩媚的大眼,不失为绝色女子。

只是,东方焰不喜欢。

他淡淡对视上欧阳芊芊的目光,“你要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现在是公司午休时间,不会忙到连陪我说会儿话都没空吧。东方,我可是病号。”

“那更要多休息。”说着,他抬手将颈上她的手臂拉了下来。

“东方……”

东方焰的手机正在这个时候响起,连看也没看,他直接接听在耳边,听筒里传来一个低沉而淡漠的声音:“小焰,有空来医院一趟。”

“有事?”

“有事。”

“马上到。”

东方焰暗灭电话,转身走出了病房,和欧阳芊芊连句招呼都没打。

这个时候,身处市中心医院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童娜兰。

童娜兰冒冒失失地一把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连敲一敲都免了。结果撞到一屋子的白大褂,才不好意思地对众人点点头。

坐在办公桌后的便是是中心医院院长容霜——一个干练、严肃、一丝不苟的中年女人。

容霜有些责怪地横了童娜兰一眼,才对几个科室主管医生最后交待了几句工作,让人都散了,最后站起身来,“越来越没规矩了,连敲门都不会。”

童娜兰满脸堆笑,赶紧上前接过容霜手里的茶杯,添满了水放回桌面上,甜甜地叫了声:“姨妈。”接着就过去殷勤地给她揉着肩道:“我这不是着急么。一着急就忘了。”

“什么事这么急?”

童娜兰立刻换做了愁容满面,一张笑脸皱成了一团,半蹲下身子揪着容霜的胳膊委屈十足,“姨妈……我刚从妇产科过来。”

容霜面色一紧,看看她的表情,也明白了个三分,“娜兰,你不会……还没有吧。”

童娜兰恨恨地点点头。她就不明白了,满以为经过上次在君豪酒店那一夜,她怎么都该怀上的。为这,她还特意去做了血hcg检查,据说能够在受孕一周后便能准确检测出来。可是……竟然还没有。

“姨妈,你还得继续帮帮我。”

“我帮你出报告,这是小事。问题是,我也不能帮你变出个孩子不是?娜兰,我看这事你和你妈从一开始就太冒险了,这哪是能说瞒就瞒得下去的事情,早晚宁程浩知道了,你在宁家人面前怎么站得住脚跟?”

“姨妈姨妈,你就别说了,这我都知道,所以我也急呀。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有什么问题,我只能再继续试试啦。姨妈,你就帮我再拖一拖吧。反正早晚个一两个月也看不出来,我还是有机会的嘛。”

容霜从来都抵不过容雪这对母女的求缠,谁让这是她的亲妹子和亲外甥女呢。这个世上,能始终如一和她站在一起的,总归是她娘家人。别的,谁也靠不住。

于是,拍拍童娜兰的手背,只得好言好语:“娜兰啊,姨妈可告诉你,怀孕这种事可不是百发百中的事情。有很多夫妻两个人都没问题,照样多少年都怀不上孩子的。你呢,最好做好最终的补救方案,不能指着这一条道往前走,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姨妈,你就等着喝我总商会会长儿媳这杯喜酒吧,跑不了的。”

“到那天啊,最开心的就是你妈妈了。她那天还跟我念叨说你们这些孩子一个个都不省心,前几天又有人出事了,赶紧把你嫁到宁家她就放心了。”

“我妈她说的是方家儿子方大楼吧。姨妈,他是不是也在你医院呢?我想过去瞧瞧。”

“有什么好瞧,急诊室当时吓晕了几个小护士,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了,才会那么惨。”

童娜兰心里不得不一阵阵瑟缩,又忍不住去探问,“那他现在人呢?”

“人是抢救过来了,但肯定不是健全人了。而且,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脑子也不清醒,正准备转去精神专科瞧瞧。娜兰,这种人你可别接近。”

“呵,知道知道。我又不傻。”

童娜兰嘴里说着,心里却越发觉得不可思议。到底是什么状况,造成方大楼落得这个下场?

那方大楼天生胆大性野,外号“方大胆”。原本父辈还是他们家童氏企业的股东,也算是有点地位的。只是几代单传,到了方大楼,也就他一个男丁,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可惜,方父过世后,他不但不思进取,还把家业都快败光,家里只能倚靠保留的一点点在童家的分红维持生计。

童娜兰之所以会跟这样的人混一起,一是因为从小就认识,二是这样的人喜好让她这样高高在上的人给上三分面子,感觉是被看得起了,也就乐于为她办事。

但心底里,童娜兰自然不会真的看得起他。

即便这次因为她的指使造成了他遭遇了这样的后果,童娜兰也一点没想过什么关于“愧疚”的事,她想的是,怎么样从他嘴里知道那天到底出了什么事。如果有证据,是不是可以好好给童语烟那死丫头还回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