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四十七章 东方焰的女人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东方爷爷,我也要敬您。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东方毅看着眼前的小辈们甚是欣慰,“娜兰啊,你看你们这些小孩子一个个都成了大小伙子、大姑娘了,爷爷我能不老吗?”

“东方爷爷永远不老。”

“那就好咯!”一句玩笑说罢,老爷子又转向了旁边的童语烟,“语烟丫头,什么时候再陪爷爷我杀几盘啊?”

“好啊,东方爷爷。”每每,东方毅对童语烟都有着一种特殊的亲切,就连眼神,也有着一种琢磨不清的欲言又止。童语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这感觉她每每都觉得愈发强烈。

这种亲切的眼神,同样也没有逃过童娜兰的眼睛。童娜兰经常不解,无缘无故的,一贯以威严而高高在上示人的东方老爷子,为什么偏偏对这个野丫头另眼看待。这让出惯了风头的她一直嫉恨在心,此时同样。

童娜兰立刻高调地捧起酒杯拉回了众人的注目,“爷爷您要是不能多喝,我就先干了。”

说罢,她举杯就要喝……那酒杯眼看就要碰到嘴唇,突然,身子一倾,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干呕,那杯酒也满满的全数泼洒在童语烟的身上。

这一变故太突然,所有人都担心而疑惑的看了过来。而这个时候,容雪已经过来,一把揽住了女儿,抚着她的后背大声念叨起来:“哎呀呀,医生说你不能喝酒的啊,你看你看,你只顾着自己开心,忘了肚子里的宝宝了吧!”

肚子里的宝宝!

这无意就是一枚重型炸弹,将宴会厅炸了个底朝天。

童娜兰还在痛苦地干呕着,呕得眼泪都冒了出来。

童语烟心下了然,宁澄玉彻底没了辙,而宁程浩的脸已经刹那失了血色。

东方焰双臂环在胸前,却似乎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一切,同样将每个人的神色尽收眼底。连自己都开始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个表妹的演技,可谓炉火纯青。

张楠递过纸巾,轻声道:“娜兰她这是……”

“楠姐你真不知道啊?我们娜兰已经有了你家程浩的孩子了。”

这一次,这样一枚重炮,直接让宴会厅片甲不留。

宁远轰地一下站起身,冲着宁程浩就吼道:“臭小子!怎么回事?”

本就体弱的张楠显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一个眩晕差点没站稳,被宁澄玉赶忙扶住。

而宁程浩脸色煞白,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宁远愤怒了。他作为国家总商会会长,前一阵自己儿子却在生意上出了那么大的事,要不是后来被无罪获释,他这老脸简直就没地方放!

勒令宁程浩闭门思过,这小子竟然还是整天不着家,正发愁着这样下去宁氏还怎么放心交给他呢,他竟然!竟然又给他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就算这些孩子都是青梅竹马长大的,但他们是什么样的家庭?怎么能允许这样隐瞒家长未婚先孕没有家教的事情发生?而且还在这样的场合被众人看在眼里。简直成了笑柄!天大的笑柄!

“说话!怎么回事!”宁远的吼声响彻宴会厅,看到儿子竟然到现在还瞒着自己,直到被人家这样追问上门,这让他完全无法接受。扬起巴掌,“啪”的一耳光就狠狠甩在了儿子脸上。

东方毅也顿失了笑容,在场的人都尴尬无措起来。而刚刚在女眷席上落座的人尤其是方夫人,也都明白了童娜兰为何会“没大没小”,便更尴尬了。

终于,东方毅扬了扬手,容峰最精于察颜观色,而作为君豪的老板,东方焰的舅舅,他也最合适来出面,于是立刻起身跟一众人拜谢光临。识趣的便都陆续起身告了辞,欧阳震云也携夫人和欧阳芊芊先行离开,容霜亲自派车送行。

一时间,宴会厅内一片死寂。

童语烟能想象到童娜兰选择在这个时候用这种方法将事情说出来,且不说刚刚的呕吐是真是假,想必也是不得已吧。

如果宁程浩能早点积极处理这件事情,也不至于今天让这么些人看着,更让东方爷爷的寿宴不欢而散。

但,这些,已经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在洗手间擦拭着衣服上沾染的酒渍,身后便传来了童娜兰的脚步声。

“怎么样童语烟,如果还对自己和程浩心存希望,这下该死心了吧。”

呵,自己何德何能,一晚上要受同样的威胁两次。

童语烟转过身,“我没有什么不死心的,因为,我不会再要回已经不要的东西。”

她不是故意挑衅童娜兰的,只是实话实说。而且,对童娜兰,她没必要掩饰自己的想法而已。

走出洗手间,她开始考虑自己这个时候是不是也可以离开了。

宴会厅里宁伯伯势必要就此事给出一个交代,而自己,再待下去会不会让长辈们觉得尴尬?

脚步有些犹豫间,却在走廊拐角处正撞上了席地而坐的宁程浩。

宁程浩是被命令着陪刚刚呕吐完的童娜兰来洗手间洗漱的,此刻,半边脸红肿着,一脸的末日般的颓丧。

童语烟看了他一眼,打算绕过他离开。她不想一会儿娜兰出来看到她和他一起,而徒惹什么不必要的是非。

可就在她想要走远的时候,宁程浩如梦方醒,起身几步拦在了她面前。

他的眼睛是红色的充血,就那样看了童语烟好一阵,直到看她想要继续走开才急急开口:“语烟,先别去宴会厅了,我爸他们怕要问你话。”

果然……

“这件事……我本来也没什么要说的。”

“他说这事是我、娜兰和你三个人的事……其实都是我的错,我不想你一会儿因为我而难堪。”

自己是不是该在这个时候他还在为自己着想而感动?

童语烟心里没有一点感觉是不可能的,可是,她明白此刻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程浩,你先照顾好娜兰吧。娜兰她……真的很在乎你。一会儿要是宁伯伯他们质问你什么,你不需要照顾我的感受……”

“我知道,我现在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会告诉所有人……我宁程浩,只爱童语烟!”

“宁程浩你……”

“可是我做过的事,我会负责。语烟……我这辈子对不起你,但我心里还是会爱你一辈子。”

“我不需要!”童语烟一点也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如果这个男人注定不属于自己,那么,请让他和所属的女孩幸福去吧。那个女孩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不管你需不需要,我都有这个权利。”

“你没这个权利,你凭什么这么自私地担负着一个女人的一生幸福,却还要另一个女人背缚你道德的枷锁。我已经有我自己的生活了,也请你全心全意地经营好和娜兰的生活,明不明白?”

“什么你自己的生活?你别说你这么快就能忘了我们的感情而喜欢上别人了吧。”

“为什么不能?”

“呵,想说那天在学校接你的那个人呢吧?别骗我了,我已经知道了,那个人是东方焰的司机。是你表哥派车去接送你回家的对吧?还想骗我。”

童语烟一瞬间却突然平静了。就在前一秒她还不能理解宁程浩为什么已然做了这样的事情,面临这样的处境,还能大言不惭地说会爱她一辈子。原来,口口声声说明白自己该怎么做的人反而是最放不下的那个,只因为,他认为她放不下,他觉得他需要对她的这份“放不下”而负责,唯有这样,才能减轻一点自己的负罪感。

想到这里,她淡淡笑了,刹那绽放在唇角的笑意轻轻地一闪而过,却无比惊艳,“宁程浩你错了。是东方焰派车去接我的,但不是你想象中的送我回我家……而是……去他那里。”

显然,宁程浩没有理解,或者是不想去理解。

“是的,我现在……是东方焰的——女人。”

宁程浩只觉得脑中响过一声惊雷,比今晚所有的事情都让他震惊而不知所措。

她说,她是东方焰的女人!东方焰!东方焰!

他摇头,用力地摇头,“不可能!童语烟这绝对不可能!你是故意这么说的是不是?我才不会相信!你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让我死心我知道!我知道!”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这是事实。”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不会再喜欢你了吗?童语烟你太天真了!我宁程浩这辈子就是喜欢童语烟,只喜欢童语烟,爱童语烟一辈子!”

情绪激动的宁程浩此刻根本想不通任何事情,什么童娜兰、什么童娜兰肚子里的孩子、什么宴会厅里的一众长辈,他都顾不上了,甚至上前就握住童语烟的双臂想要将她扯入自己怀里。

童语烟是想让他死心,让他放下的,可没料到会引起他这么剧烈的反应,想要伸手阻挡还没来得及,只听得脑后一股冷风,自己的头皮就是一个钻心的疼。

竟然是冲过来的童娜兰一把揪住了自己脑后的发,将她生生甩开一个趔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